得人如得鱼,一次心灵震撼之旅——洪都拉斯监狱事工短宣回顾

我是一位从事抗肿瘤药物开发的科研人员,却因着神的带领,跟随 Living hope 短宣队,探访了洪都拉斯两所监狱,这次经历可谓是一次心灵震撼之旅!从来没有想过要去监狱看看,因为那是一个囚禁犯人的地方;从来也没有想过要到一个遥远的中美洲小国去探访两个监狱。我们探访的第一个监狱是一所大监狱,男犯1000多人,女犯300多人。监狱外狱警荷枪实弹,让人凭添一份紧张的气氛。进入监狱第一次近距离接触犯人,不免有些紧张和害怕。在铁栏里面的犯人,个个赤裸上身,显目的刺青,面容也不友善。幸亏探访前,方牧师让我准备了一个与犯人的分享短讲,心中打了几个腹稿。我注意到犯人给我做了几个与足球相关的手势,我随既也做了几个足球动作,对方立马伸出拇指,瞬间我找到了与他们拉进距离的话题。监狱很大,进去之后看见一个很大的足球场,足球场上搭好了一个凉棚,约有三四百犯人坐在其中,四周也都站着不少犯人。会场有一个前台,赞美敬拜的音乐响起,我们内心的恐惧开始慢慢的减弱。紧接着赞美敬拜团队开始用歌声敬拜,期间有不少与犯人的互动,回应热烈。当主持人介绍 Living hope 时,响起热烈的掌声。那一刻,我们的担心全然消失。监狱布道会开始,先有当地牧师短讲,后有方牧师分享。方牧师用自己苦难少年的故事来讲述自己信主的的经历,从绝望到充满希望,让犯人们知道苦难有共同之处,而信主是找到希望的途径。受到犯人喜爱足球的灵感,我告诉犯人们我们都一样,都喜欢足球,上帝爱我们也爱你们,耶稣为我们而死,也为你们死,信主的喜乐属于我们也属于你们,我们来的目的就是让你们知道耶稣爱你。没有料到,犯人们反应非常热烈。刹那间,我觉得神与我同在,是神借着我的口,传讲祂的信息。 Jose Ruiz 牧师是一位充满神恩赐的牧师,他的呼召带着从上天来的能力,句句打动犯人们的心灵!Jose Ruiz 牧师大声地呼召,耶稣爱你,你愿意接受祂做你的救主吗?听着 Jose Ruiz 牧师大声的呼召,一个震撼的场面出现了:犯人一个又一个走上台前,跪下,举手向天,愿意接受主耶稣成为他们的救主,伴随着他们一个又一个走上台前,是一阵阵热烈的掌声,我和队友们无不泪流满面。我们的神,祢真伟大!祢在最黑暗的地方彰显祢的能力与荣耀,祢的救恩是如此的全备,在最贫穷的土地,拯救最卑微的灵魂。在这片土地,这里的人们对上帝都有敬畏之心。我们带着满满的喜悦从监狱出来,我们的牧师又召集狱警,为他们祷告。当牧师为他们祷告的时候,他们都低下头,在上帝面前,表现了他们的敬畏。我们了解到一个重要的信息,在监狱中已经有教会,带领敬拜的都是在监狱中的基督徒,监狱中的牧师也是从犯人中产生,其实在我们的前面,Jose Ruiz 牧师巳经服事了八九年,昨天出现的震撼场面,四十余位犯人信主,与监狱教会的工作密切相关,让人欣慰的是这些决志信主的犯人,都有监狱基督徒带领跟进。探访第二个监狱,紧张和担忧荡然无存。在第二个监狱,敬拜是监狱里的基督徒带领的,赞美诗似乎也听过,经文也是熟悉的,仿佛回到了自己的教会。第二个监狱相对小,我们和犯人的距离拉的更近。让我们感触很深的是犯人表现出来的友爱。由于聚会场所较小,天气闷热,有一位犯人不停地用一片纸皮箱板在为我们的队员扇凉风。在这个监狱,我们看见一位只有一条腿的犯人,带着一本圣经来参加聚会。在这个监狱,我们看见一位拄着拐杖来参加聚会的犯人。当 Jose Ruiz 牧师呼召的时候,这位犯人拄着拐杖走上台前,决志信主。他一直都在哭,为着自己的罪,也因着内心的感动。白玉峰弟兄一直都在安慰这位犯人,他的手轻抚着犯人的背,犯人一直在颤抖,也许他从来没有感受过这份爱。洪都拉斯是一个经济极不发达的国家,这里很少看到青壮年男人。青壮年男人们大都希望离开这里去美国谋生,还有一些人铤而走险加入贩毒团伙,难怪监狱里关着大量青壮年。据不完全统计,

无商不宣——在巴比伦开公司

“…你们去做生意,直等我回来。他…回来…要知道他们做生意赚了多少。” (路19:13-15)必也正名乎春秋时期齐国宰相管仲的名言:“士农工商四民者,国之石,民也。”原义是四种国民皆是国家的柱石,无高下之分。经过儒家文化与科举制度的演绎,将“士农工商”这个次序引伸为社会阶层的高低;日后又对“无尖不商“产生错误的解释。“尖”原是量器之意,代表远见与度量。以讹传讹将“尖”变“奸”,成了“无奸不商”,再转变成“无商不奸”,从此“商人”背负污名,商业在华人心目中是属于“下品”。为了名正,言顺,事成,讨论营商宣教议题,必须排除对商人和商业的负面印象,重新审视现代宣教生态版图的演变之后,才能对商业宣教有翻转的认识。专职宣教士 (career missionary) 原本是进入福音未达或福音未得群体与地区,开荒布道,建立教会的主力。本世纪福音使命的挑战之一是,这种宣教的管道因政治情势与宗教抗衡压力被闭锁。这些国家不允许专职宣教士进入,但是穷困地区愿意开放国外商业投资与专业技术。回应严峻情势的挑战,差派宣教士进入这些地区建立经贸实业,成为接触异文化群体的另类实践方式。 营商宣教的本质洛桑委员会2004年讨论商业宣教模式,发表《洛桑第59号专案报告,Business as Mission, Occasional Paper No. 59》,阐述营商宣教的定义与要素。综合言之,具有使命感的门徒创办商业实体,营运获利,永续经营。地区是穷困百姓及未曾听闻福音的异文化群体。为当地社群创造财富,促进地方经济发展,改善生活品质环境,终极目的是分享耶稣基督的福音与灵性的转化,“使人知道各样的善事都是为基督作的“(腓利门书6节)。这种转化的力量来自生活层面细腻的表达福音:1. 在创业规划中精心研发产品,使经营的生意有利可图。盈余回馈乡里,增进百姓福祉。2. 在商业交易中看重承诺,坚持诚信,赢得当地社群的信任,建立口碑、能长期经营。3. 在行事为人中具体呈现信心,盼望和爱心的模范。4. 在社群互动中展示美善与恩典,建立优质的人际关系。5. 在社会公益中承担社会责任,帮助穷困,休戚与共,建立行之有效的服事模式。6. 在工作领导中表达仰望上帝与顺服带领的举止,善待员工,有为有守。一个妥善经营获利的公司,可以创造良好工作环境,让员工发挥所长。帮助当地的社区与政府看见一群真诚关顾,谦卑服事的耶稣门徒,以耶稣的爱与恩典展现生活信仰,致力回应社群的需要,呈现福音的盼望与真理,以及这位赐恩福的天父。营商宣教士的素质未听闻福音群体所在地的政治与风土民情,造成分享基督福音的困难。如果福音的使者要以商业宣教士的身份进入该地区,需要具备那些特性、恩赐、和基本技能呢?他的基本要求与跨文化宣教士无异。灵性层面:有清晰的呼召、认定商场为禾场;品格层面:成熟的生命,人际关系;心智层面:跨文化适应,语言学习能力;意志层面:开荒刻苦耐劳,承受压力孤单挫折。因为是商贸模式,他的事工能力层面有特殊的要求:具有创业精神,经营生意的专业知识与实作经验,包括市场调查,创业规划,筹措资金,招募员工,人事管理,生意网络推广,成本控制,税务财务报表,商业劳工法规,与政府部门交涉。差会招募商差宣教士的困难1. 士农工商的阶级阴影这种阶级观念深植华人心中,沿袭至今,在教会中形成一种潜意识的“圣洁”阶级。教会关心的主要课题是教导弟兄姐妹们如何在教堂之内服事,对装备训练门徒在世界中服事,没有太多著墨。要弥补如此巨大的鸿沟,教会需要教导整全的工作观,帮助门徒分辨和顺从神的召命,认清这世上没有“兼职”的信仰,只有全职的门徒。不再蔑视经商只是赚钱与捐钱的行业。2. 移民教会的“罗得情结”移民离乡背井的主要目的是寻求更美的家乡,享受清新的空气,舒适的家居生活,优质的教育环境,自由的成长空间。这种初衷无可厚非。来到北美富饶之地成为耶稣的门徒之后,因为成功神学的戕害,让一批“罗得”型的基督徒,认定基督徒的最高境界就是在地上做财主,在天上做拉撒路;营商宣教是一个遥不可及,永远无法到达的彼岸。教会的责任需要唤醒门徒重新思考福音的真谛,推动跟随耶稣的信仰实践与落实使命生活形态。差会招募商差宣教士的途径1. 策动营商宣教,恩泽未得之民:我所在的机构,基督使者协会,自1983年开始,每逢三年在美国举行华人差传大会。目的是激励与动员华人教会参与普世宣教。截至2010年为止,大会举行地点位于美国东岸,2011年增加美国西岸每三年举行大会,2015年拓展到美国德州举行。从2011年至今,每次大会约有2400至3400人参加。大会邀请讲员分享未得之民的宣教实况,工作坊开设商业与职场宣教的专题,呼召有志于营商宣教的弟兄姐妹委身。大会设有“下一步”跟进事工,辅导与连结合适营商宣教机构持续跟进培育,日后能进入未闻福音群体所在地,进行创业。2.

为天国培植下一代

最近和主内一位知名基督教领袖交通,他已届退休年龄,在积极寻找合适的接班人。我对他说,你身体非常健康,精力如此充沛,为何急着退休?他说了一句当头棒喝的话使我回味至今,他说:“我只想好好交棒,不想随意丢棒”。这个想法何等慎重可敬。他的意思是说,教会里面应有好的培植文化,甚至要有好的承传机制,让神国福音事业能在变化万千的世代中带着力量向前拓展,不被青黄不接的现象窒碍成长。今天北美华人教会老化的问题越来越严重,无论在领导层、同工层、普通会友层,青壮年的比例越来越小。不但人数相对少,在领导经验、事奉经验、当家经验等都相对十分匮乏。如果今天教会当家的一代忽然撤离,下一代同工能否把教会撑起来?如果你的担心非常强烈,那就应该好好正视这个问题,不能视若无睹。面对此情况,我们只有两条路可走:第一,顺其自然,什么也不作,看主怎样带领(似乎是非常属灵的态度)。第二,痛定思痛,积极寻求解决之道,花时间、花精力、花资源在建造下一代人才的培养上,并持之以恒,几年下来一定会看见成果。请看主耶稣,祂三十岁出来传道时,肯定知道自己在世上工作的时间只有三年多,祂知道祂的首要任务不是日以继夜地传道赶鬼医病,而是谨慎地选召了十二个看似普通的人,花时间兴他们一起生活、一同吃饭、一齐做工。有时循循善诱,有时严正责备,有时授权差遣,有时一起祷告。目的是要他们学习祂如何做工,如何活在神的面前,以至有一天祂要回到天父那里去的时候,福音工作仍能持续展开。从人的角度来看,主在世上工作的时间只有三年多,值得祂这样花时间在这十二个人身上吗?我认为不但值得,并且是必须的以及最智慧的策略,不然,且用人的常理和常话来说,主升天后,恐怕神的工作就因此停顿了。使徒保罗吩咐提摩太说:“你在许多见证人面前听见我所教训的,也要交托那忠心能教导别人的人。”(提后2:2) 保罗在这里劝勉提摩太,在教会中要把真道教导并传予那些能继续传予别人的人。这句简单的话其实已展示出代代相传的重要性,保罗在这里说出四代承传:(1)保罗(2)保罗的学生提摩太(3)提摩太的学生,他亦能教导别人(4)提摩太学生的学生。其实提摩太那时年纪一点也不大,保罗甚至提醒他不要叫人小看他年轻,可见他那时应该是个壮年人,但保罗已嘱咐他好好想一想如何去带出下面两三代的领袖。细读《使徒行传》和保罗书信,保罗常提到不少在他身边与他一起做工的人,甚至常把他们提升到与自己平起平坐的位置,赋予他们重要职能,又吩咐当时的教会要特别尊重这些忠诚可靠的年轻工人。保罗锐意要带出及成全下一代领袖的精神和行动清晰可见。艾得理牧师(David Adeney, 1911-1994)是英国剑桥的毕业生,年轻时蒙召到中国宣教,是华人教会一位备受敬重的属灵长辈。他一生中最令人钦佩的是,他看出中国教会需要优秀的青年领袖,他穷尽自己一切的资源和努力,不断寻找提拔青年基督徒,常常关心他们,为他们祷告,又挑战他们,把一生毫无保留地献给基督,甚至想尽办法帮助他们得到更多发展的机会。当今,在香港、台湾和北美有不少神重用的仆人和使女都曾被艾牧师爱护和提携过。愿今天走在前面的领袖们都能看见这个刻不容缓的需要,倾力为基督培训出新一代、新二代的优秀天国人才。 林祥源牧师在香港出生及长大。1982年至1990年间,曾担任菲律宾圣经神学院讲师及灵惠基督教会驻堂牧师. 1991年受美国加州圣地牙哥主恩堂之邀聘成为该会首位主任牧师。林牧师及其师母李绚华姐妹共同在该会负责牧养、教导、训练及植堂工作, 林牧师的志向是要与众同工一同建造健康成长并有宣教活力的教会,使华人教会真能承接最后一棒, 成为强有力的宣教大军。林牧师先后毕业于香港海外神学院及美国Grand Rapids Baptist Seminary。最后在威敏斯德神学院 (Westminster Theological Seminary)获其教牧学博士学位。除教会工作外,林牧师亦经常受邀请在美国、加拿大、亚洲地区等主讲各特会及夏令会。林牧师亦同时在北美中华福音神学院、正道神学院、海外神学院、台北中华福音神学院等担任客座教授,教导硕士班及博士班课程。林牧师为使者杂志总编辑、华人福音普传会董事会副主席及美加神学协会(ATS) 认证访查特派委员。

向非洲散居华人宣教的挑战

“散居”一词原为希腊文διασπορά(英文diaspora),中文圣经里翻译为“散居”或“分散”(约7:35,雅1:1,彼前1:1,新译本)。教会历史上旧约时代“分散”的犹太人及新约时期“分散”的基督徒,均用这个词。近年社会学与跨文化研究的学术文章里多用“散居”来描述离乡别井、迁徙移居的人。人口散居是全球化的大趋势。华人是世界上最大的散居群体,在分布全球各地的约4600万散居华人中,至少有200万在非洲,而且每年有增无减。华人大量涌入的主要原因是,中国的经济发展需要非洲丰富的自然资源。作为回报,中国在非洲全境内大量投资建设高速公路、道路、铁路、桥梁,大坝和高楼。这些散居华人包括工程师、建筑工人、矿工、医生、护士、厨师、餐厅工作人员、管家、保安和教师等人群。中国商人正在寻找机会开设餐饮、医药服务、批发零售店以及建造厂房。这一切的背后有神的计划(创1:28)与召聚回家的宣教目标(申30:1-3,诗67:2)。我于2014年举家从北美迁往非洲肯尼亚,开始华人散聚宣教(Chinese Diaspora Mission)工作。散聚宣教以传统宣教为基础,但突破其地域(本地与外地)与事工(布道与差传)的简单分类,以“散居人口”为导向,其宣教事工包含四个方面:服事“散居人口” (missions to the diaspora);兴起“散居人口”(missions through the diaspora);超越“散居人口”(missions by/beyond the diaspora);联同“散居人口”(missions with the diaspora)。华人散聚事工CDM致力于帮助华人教会动员、装备和差派宣教士,在散居华人及其他族群中造就主门徒。我们寻求有共同异象的宣教机构、华人教会以及非洲教会合作,在非洲的散居华人群体与散居华人所在的本地群体中开展宣教事工。华人大量涌入东非,对当地教会而言,是一个难得的服事“散居人口”(missions to the diaspora),即对散居华人进行跨文化宣教的好机会。在非洲,基督教国家很多,例如肯尼亚,福音教会多达数千间。东非教会算是有经验的成熟教会,可以参与宣教和门训事工。然而这些城市和地区的华人移民在很大程度上却被忽视了。目前,非洲64个国家仅有不到40间华人教会,将近一半教会在南非,除南非外,平均每两个非洲国家有不到一间华人教会。全非洲约1200名华人基督徒固定参加聚会,平均每个华人教会约30人。非洲教会在服事“散居人口”的事工中遇到的障碍很多。  我曾参与肯尼亚浸信会神学院(KBTC)的神学教导工作,在教授课程期间,特别采访了12位东非教会领袖牧者,请他们分享与当地华人相处的感受与看法,以此作为散聚宣教的一个小研究,旨在发现非洲教会领袖在向散居华人传福音时遇到的难处以及可能的解决方案。希望这些研究结果可以帮助弟兄姐妹更多了解非洲华人宣教的需要,也希望对宣教机构与教会开展散聚宣教有所帮助。一、障碍在接触东非散居华人的过程中,非洲当地教会领袖普遍反映遇到很多挑战和障碍,主要包括:交流困难、文化差异、缺乏切入点以及缺乏资源。1.

唤醒宣教使命,点燃宣教热情——欢迎参加2020全球华人差传大会

文/林祥源 原本今年12月在加州举办的美西华人差传大会,因着疫情的缘故现已拓展为全球华人差传大会,全部改为线上会议,邀请了世界知名讲员分享现今世代急需聆听的讲题。 我还记得第一届美西华人差传大会于2011年在圣地亚哥举行,我们圣地亚哥主恩堂因着地理优势“近水楼台先得月”,自然鼓励弟兄姐妹踊跃参加,记得当时我们教会有800人参加,参与义工事奉。弟兄姐妹投入很多,但与其说投入多不如说得到更多。华人差传大会: 唤醒我们的使命。不是说我们不知道或是没有使命,但我们的使命慢慢昏睡,没有活力,原本宣教是教会的主要目标,但却变成了“附属”和“次要”。华人差传大会唤醒教会宣教的使命。教会应该是一条“救生船”而不是“游轮”,不是让我们在其中享受,而是要走出去把人救到耶稣基督的救恩里面。 清楚呈现使命。清楚使命之后,教会弟兄姐妹的心和事工都会与这个目标对齐。弟兄姐妹为了福音的缘故会放下自己的看法,愿意改善自己的个性;结果,教会内耗减少,同心合一向前行。 唤醒我们的灵命。差传大会的讲员每一位都拥有丰富的宣教“实战经验”,或是做过宣教士,或是推动宣教工作,在社会不同领域为主作着美好的见证。在华人差传大会,我们看见世界各地的属灵需要,听见震撼人心的宣教信息,也亲眼看到好像云彩般围绕我们的宣教士见证……邀请您参加2020全球华人差传大会,愿我们的心重新被点燃,教会重现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