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背包

“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我心里柔和谦卑,你们当负我的轭,学我的样式;这样,你们心里就必得享安息。因为我的轭是容易的,我的担子是轻省的。”(马太福音11:28-30) 背包客 约20年前一张陈奕迅发布的专辑里,收录了一首歌叫《你的背包》,歌词讲述主人翁有一份已经结束了六年多却一直还未放下的感情,那份感情像一个沉重的背包,主人翁视之为宝,舍不得放下,但也因为这个背包,主人翁在向前走的路上感到很困难,歌词的结论是主人翁执着而消极地对自己说,那个背包“终有一天陪着我腐烂”。 每个人多多少少也背着类似的“背包”。歌词里对于那个属于“我”的背包的浪漫叙述,牵动了很多人的心。那个背包也许是一份感情,也许是别人的认同、工作上的成绩、又或是某些自己深切渴望而得不着的人、事、物。 对每一个“背包客”而言,那个背包是我们自愿背上的,我们也愿意承受这个背包的重量;对其他人而言,这个背包的价值总没有我们认为的那么高,但我们就是愿意;也有时候我们其实并不喜欢自己的背包,名为“责任”的重量压得我们苦不堪言,但我们明白这个背包不能丢,因为背包的重量也代表了里面承载的宝物在我们心里的份量,比如家庭、名声或前途,于是我们只能无可奈何地继续背着。 大多数时候,我们的背包似乎是自己选的。但歌词却很有意思,主人翁称那个背包为“你的背包”,那个背包本不属于他,是借来的,其实他早应该物归原主,放下感情,只是他舍不得。这种自讨苦吃的情结虽然并不理智,但我们还是会这样做,甚至觉得很浪漫。我们的追求其实并非从我们自己而来,但我们还津津乐道而不自知。父母的期待、男/女朋友的债务、邻居的情绪……从何时起,这些竟然也成了我们肩上重量的一部分,原来除了自己的背包,我们还背上了别人的背包。最不可思议的是,当我们意识到这一点,我们仍旧甩不开或放不下这些原本不属于我们的背包。 这并非当代人的困扰,主耶稣在两千年前就提出了一个解决方案,只是到今天我们还是没有学会。主耶稣首先提出,我们这些“背包客”有安息的需要,先天的生理条件限制了我们每天在睡眠上需要花三分之一的时间,也就是8小时左右的睡眠时间。然而主耶稣所说的安息,并非只是睡觉休息,而是我们需要到耶稣那里去,卸下重担,祂就使我们得安息(马太福音11:28)。我们愿意吗? 选对背包 在面对选择时,我们往往会从最容易的开始衡量、筛选,然后我们才一层层地深挖。笔者就曾花了两个星期的时间选了一个全牛皮公文包,我买它的原因是因为容量大,物料耐用,而且符合笔者的审美,到手后才发现包包的凈重量约有一磅半,并且因为是手提包,虽然容量大但提着真的是太重了。 我们兴高采烈地精挑细选,当所有条件都符合自己的要求,最后才发现那件衣服并不合身、那份工作并非当初所期待的、那个对象并不适合自己等等。今天的主流价值观提倡我们要积极尝试,只有尝试过才知道,但每个尝试的背后何尝没有代价。我们真的知道自己需要什么吗?有些尝试,常常带来不必要但沉重的代价。最惨的是,往往在我们经历之后,才发现原来我竭尽所能去追求的,其实不适合自己。 认知的有限,也许会让我们选错“背包”,或是因为“心软”而承担起别人的“背包”。然而耶稣却说,我们应该要负祂的轭,那个轭是天父为我们量身定制的,就如背包肩带的宽度、背垫的软硬度,对“我们”来说都刚刚好。耶稣知道我们真正的需要和渴望。祂的轭是轻省的,是容易的。可每个人就只有一双肩膀,不放下我们现有的背包,就无法背上新的由上帝为我们打造的背包。我们总舍不得,又或是信不过上帝。C.S. 路易斯有一段话这样描述: 我们使劲地往前,殊不知我们项上的狗带缠上了一根铁杆,我们尝试从不同的方向往前冲,结果只是围着那根铁杆缠了一个又一个圈,这时候主人抓着我们项上的狗带往后拉,要帮我们松开铁杆上的结,但我们误以为主人是要妨碍我们的前进,于是我们一边责怪祂,一边更加使劲的往前;又有另外一条和主人很亲近的狗,祂遇上了同样的难题,但祂熟知主人一心是为牠好,于是牠听主人的指示,很快就挣脱出来了。 使力的技巧 古人用牛犁地或载物,时常会用轭绑在两头牛的颈上,把重量平均分配在左右两边。左右两边的牛,力气不能差太大,像牛和驴就不能共负一轭,因为他们的力气相差太悬殊,无法同行。耶稣说祂的轭是轻省的、容易的,因为祂与我们并肩出力、同行。祂知道我们的力气有多少,什么时候我们可以坚持,什么时候我们需要休息。 耶稣说负祂的轭,就要学祂柔和谦卑的样式。耶稣在地上的33年,祂未曾对天父说不,即使面临钉十字架的前一夜,祂祷告说,“愿你的旨意成就。”耶稣的柔和谦卑,是愿意把主权交给天父,不单只是选对轭,还需要安静和敏锐地聆听及顺服。我们的一生难免会面临许多艰难抉择,除非我们愿意负耶稣的轭、学耶稣的样式,否则我们终究像C.S. 路易斯描述的那条围着铁杆打转的狗。 曾经有一位牧师分享,他的女儿小时候有一次与他一起逛街,路过一家店,橱窗里有件小裙子女儿十分喜欢,女儿便央求爸爸给她买。这位牧师当时心想这件小裙子没什么特别,便拒绝了。一路上女儿一声不吭,没有哭闹也没有哀求。结果这位牧师心里却开始挣扎了,心想,女儿平常不特别要求他买什么东西,其实那条小裙子也没多少钱。于是,在他们快要走到收银台的时候,他跟女儿说,要不我们回去买了那条小裙子好吗?怎料女儿的回答出乎意料,女儿说:“爸爸没事,我相信你的决定。” 你愿意相信那位爱你并且愿意为你舍命的上帝吗? 作者为90后,香港长大,14岁跟着家人移民多伦多。从小参加教会聚会及团契和服事,过去数年是儿童主日学的老师,进入疫情后一年,儿童主日学无法继续,儿童事工的服事便暂时停止。

在美国,被狗咬了之后……

事情发生时我正在UNC – Chapel Hill(北卡大学教堂山分校)读研。分享我的亲身经历给大家,希望可以帮助到其他在美国学习的中国学生和学者。 一个风和日丽的午后,我和妻子散步归来,心情十分愉快,边走边聊着,完全没有注意到一对母女牵着一只小狗迎面走来。因人行道很窄,在擦身而过之时,这只小狗猛然间跳起来咬了我的手臂一口。真是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我都没反应过来。并且没想到的是,之后的剧情更加“狗血”。 飞来横祸 那只狗体型很小,冷不丁跳起来咬了我之后,牵狗的女孩赶紧把它拽到了一边。当时我并没觉得特别疼,只是衣服破了一个小洞,手臂上有发红的牙印。那个女孩的妈妈问了两句“Are you Okay?”,就准备带着女孩离开了。 出于本能,我让她留下姓名、电话号码和住址,万一有什么事可以联系到她。她很不情愿地嘟哝着说了,住址就在我们隔壁小区,确实我也依稀记得她们是从隔壁小区走出来的。我记在手机上,想要拨一个电话给她核实一下的时候,她却说手机没带,还说是我先pet(拍)她的狗,狗才咬我的。事实上我根本没碰她的狗,甚至都没注意到这只狗经过。可是她不理会,拉着女儿和狗,头也不回地走了。 回到家,我发现伤口有些破皮,还滲血,心里就有点紧张,要是得了狂犬病怎么办。妻子连忙开车送我去了家附近的急诊室。 护士给我打了一针破伤风,并让我们尽快联系狗的主人,确认一下那只狗有没有打狂犬病疫苗。我拨打了那个电话号码,是空号!护士安慰我们说,在美国养狗一般都要给狗打狂犬病疫苗,否则是不允许养的。主要是怕万一,万一那只狗没打狂犬病疫苗的话,我必须要在3天内注射狂犬病疫苗。护士帮我们联系了Animal Control,我大概讲述了事情经过,他们说会马上派人来调查。 Animal Control的工作职责主要是防止虐待动物、救援遇险动物,以及处理动物袭击人类的个案。 回家之前,我们先去了隔壁小区,可是按照狗的主人(她留给我的名字叫Cloudia,以下简称C女士)留下的地址却找不到房子,有那条街,却没有那个号。C女士为什么给我们假的电话和地址呢,该不会那只狗有问题吧?!无奈回到家没多久,Animal Control的人就来了,是一个高高大大的中年男子,穿着制服,还佩着枪。他询问了我们一些细节,我们告诉他那对母女就住在我们隔壁小区,他说会去小区的物业了解一下情况。 Animal Control的人走后,我们在网上搜了一下“狗咬人”,还真有不少类似情况,不过通常狗的主人都会主动出示注射疫苗的证明,并支付相关医疗费用,像这样掉头就走,而且留下虚假电话号码和地址的,就没见过。 寻找狗主人

趣谈“福音的脚踪”

传福音是基督徒一生的使命。《马太福音》中记载主所吩咐的大使命是基督徒耳熟能详的经文,“所以你们要去,使万民做我的门徒,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凡我所吩咐你们的,都教训他们遵守,我就常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马28:19, 20)。经文中的“去”字在希腊文是个分词,经文有这一层的意义:“当我们去的时候,不论在哪里,有机会就当宣扬主的道,成为福音的使者。” 《罗马书》第十章15节说:“若没有奉差遣,怎能传道呢?如经上所记:‘报福音传喜信的人,他们的脚踪何等佳美!’”这节后半段的引句,英文直译是“传福音者的脚是何等的美!”(“How beautiful are the feet of those who preach the good news!”). 保罗劝勉歌罗西的信徒说:“我们传扬他,是用诸般的智慧劝诫各人,教导各人,要把各人在基督里完完全全地引到神面前。我也为此劳苦,照着他在我里面运用的大能尽心竭力。”(西1:28, 29)。彼得也劝慰当时分散在各地受苦的信徒说:“只要心里尊主基督为圣。有人问你们心中盼望的缘由,就要常做准备,以温柔、敬畏的心回答各人。”(彼前3:15) 从这些经文,可以学习到传福音三个宝贵的功课:· 传福音是使命,是美事,是报喜讯。· 传福音是不论去哪里,当有机会时,就用神所赐各样的智慧努力去传。· 传福音是不计成败,随时预备好,用温柔敬畏的心回答寻道者。

小强,你在哪里?

我一直耿耿于怀,为何没有把握一次又一次机会,带那位偷渡来美,年仅十七岁的小强,去教堂,听福音,信主,得永生呢?直到我听说他后来积劳成疾,得了癌症,在生命最后的日子,回到家乡,含泪死去,最终没有得闻福音。好可惜! 我与小强共事 小强虽不是从金色冒险号下来的,却也是翻山越岭,几经周折才有惊无险地抵达纽约这个人间天堂,又被称为人间地狱的“北京人在纽约”电视连续剧的拍摄现场。现在我们把镜头转到纽约曼哈顿中城的一家衣厂。我必须声明一下,这与“北京人在纽约”中的主角,王启明先生,所开办的毛衣厂是完全不同的。毛衣厂是以羊毛线为材料,用毛线针一针一针编织而成的毛衣制造厂。而衣厂,则是以布料为材料,用衣车,(即:缝纫机),将裁片(即:布料被剪裁之后的半成品)缝制而成为服装的工厂。你也许会好奇,我怎么会对衣厂如此了解。说来话长,很多年前,我跟小强曾经在同一间衣厂打工。当时,我是烫衣工,他是车衣工。在那段漫长的日子,小强跟其他偷渡客一样,每天必须得起早贪黑,挣钱还债。据我所知,他所背的债务(就是偷渡费)非常高,约合美金3万5!可以说,那时候的他,身心疲惫,人生看不到希望,在黑暗中摸索前行。 小强下班之后 每天傍晚,拖着一身的疲惫,小强走在华灯初上的纽约曼哈顿中城八大道上。从衣厂步行回家,小强需要穿过七八个街区。虽然一路上会经过纽约中城邮局和麦迪逊花园广场之后门,等著名景点,但他早就被白天繁重的体力劳动消耗得精疲力竭了。他无暇欣赏风景,生活也没有乐趣。记忆中,小强是跟几位同样偷渡来美的福建老乡合租了一套公寓。虽说是公寓,其实里面的设备非常简陋。我进去看过,公寓里面没有家具,没有舒适的床褥,就连那台旧的电视机,也是从大街上捡来的。实际上,除了睡觉之外,这个所谓的家,根本就没有家的温暖,不过是一个栖身之所而已。 我尝试传福音给他 记忆中,小强除了拼命作工,几乎没有娱乐活动。偶尔,他会跟几个朋友一起,从纽约唐人街坐赌场巴士,去新泽西州的大西洋城赌场试试手气。即便这样,他还得冒充自己是年满二十岁,才能混过赌场保安的盘查。知道小强没有丰富业余生活,身为一名基督徒,我就尝试把一些福音性的单张,杂志和报纸,送给他读。有时,我还送一些福音录音带和讲道集给他听。我这样作是想尝试着喂他福音小笼包。犹记得有一次适逢香港著名歌星奚秀兰来纽约开布道会。见机会难得,我就热情邀请小强跟我一起去听。起初,他满口答应了我。不料,布道会当晚,刚好衣厂要赶着出货,他必须要加班,所以他没听成布道会。那晚,我看见许多人在现场举手决志,觉得挺遗憾的,心想:若是今晚小强也在,听见福音见证,在圣灵感动下信主,那该有多好啊!后来,我一直都等不到类似的布道会。我知道,神是借着这件事,让我学习等候和顺服的功课。 我再没见过小强 我记不得小强是哪一年离开衣厂的,只知道他离开衣厂后,就作了好多不同工作。他去过建筑工地,爬上爬下,搬搬抬抬,工作十分危险;他在餐馆作过服务生,端茶送水,出餐收盘,从早到晚,忙个不停。有时他会去外州工作,居无定所。我们从此完全失去联络。这样,我也没机会再向他传福音了。好遗憾! 小强走了,走得很远 很多年我一直都没有小强的消息。有一天,我走在纽约街头,刚巧碰到小强当年的室友,就是当年跟他一起租用同一套公寓的那三位偷渡老乡。我很自然问及小强现在怎样了。其中一位告诉我:小强生病了。我问:他生的是什么病?答:他是晚期肝癌。我再问:他在接受治疗了吗?答:医生说他这病没法治了。那现在他人在哪里?我追问。答:他在美国没有医疗保险,也没有亲人,所以,他就买飞机票回中国了。再过了些日子,我又碰到小强三位朋友中的一位,问:小强后来怎么样了?答:他回到了家乡,与父母亲团聚,直到在病痛中离世,他好不幸。 小强的三位朋友 小强走了,但他的三位朋友却不同。一个开了自己的外卖餐馆,生意还不错。一个开了自己的衣厂,也能维持。还有一个也挣到足够的钱,买了自己的房子。作为小强当年的朋友,他们三人现在都有了美国合法身份,各自的妻子儿女也都被申请过来,生活稳定。唯一可惜的是,当年他们都声称在家乡就是基督徒,但偷渡来美之后,他们一心只顾着打工还债,拼命挣钱买车,买房和申请家人来美,都不再去教会聚会了。看来他们又开始贪恋世界了,这是一种悲哀。 结尾的话 “小强,你在哪里?”我一直这样内疚,自责和懊悔着。想当年,我看见的小强,是一条鲜活的生命,但现在他死了,而且是永死。照圣经上说,因为他生前没有相信耶稣,灵魂没有得救,所以,在他身体死后,他的灵魂就去了与天堂相反的方向,在那里受到刑罚。每每想起此事,我都后悔莫及。不过最近这段时间,我在灵修时读到一节经文说:务要传道,无论得时不得时,总要专心。(提后4:2)我就开始反思:是的,小强虽然走了,但是在美国,在纽约,在衣厂,在餐馆,在建筑工地,还有许许多多跟小强一样的人,他们没日没夜地打工,忙着挣钱还债,他们的灵魂还没有得救,他们的人生也没有盼望。这些人多么需要我们去向他们传福音啊!所以,我们要抓紧时间,带领更多的人信主得永生! 野草,(原名)何进,道学硕士,纽约教会全职传道人。

荣格的人格类型测试真的准吗?

圣经辅导教师看荣格的人格类型测试 荣格(Carl Jung)因为背弃了家庭信仰的基督教,喜爱研究灵异与梦境,他的学说受到许多基督徒的抵制。但荣格提出”人格类型”(psychology types)的学说,持平而论,的确有很大的实用价值。今天大家熟悉的”内向人格”与”外向人格”分类,就是荣格提出的。 荣格的人格类型模型,进一步区分成八个维度。包括两种人格倾向(内倾型〔introversion〕和外倾型〔extraversion〕)与四种功能或定向方式(思考型〔thinking〕、感官型〔sensation〕、直觉型〔intuition〕和情感型〔feeling〕),每一种功能都可能以内倾或外倾的方式运作。 荣格的人格类型模型用在职能性向测验上,可以用统计方法建立客观的数据库,计算每种职业生涯各种人格类型的统计分布,得出每种人格类型最合能适合的职能性向。著名的Keirsey Career Temperament Assessment就是用这种方法建立的。 从圣经辅导的角度来看荣格的人格类型,我认为人格分类的模型有一定的参考价值,但是不要过度引申用来解释所有问题,或解决所有问题。 首先,人性是复杂的。八个维度、十六种人格,并不足以解释发生在人内心的活动。当一个人被罪捆绑,或是被圣灵更新,都可能做出出人意外的举动。荣格的人格分类方法本身也不是绝对的,而只是一种程度之别。每个内向的人都有外向的因素,外向的人也有内向的因素。 第二,人格分类不应该被视为一种操控人际关系的手段。有些人主张说,先认识自己与对方的人格类型,以此挑选最有效果的方式互动,看起来是为了改善关系,其实变成用一套体系化的刻板印象去为别人贴标签,而回避了人际关系中最真实的、天然的互动。在比较长时间的关系中,这种模式容易变成操控关系的手段。 第三,人格的确会改变。例如我小时候是内向害羞的,长大之后变得外向健谈。随着年龄增长、性格成熟之后,我会因着与不同关系中的不同需求,配合调整自己的心态。过度倚赖人格分类去认识自己与别人,会对人的微小变化视而不见,因而错失许多突破与成长的机会。 第四,因为人通常并不是很认识自己,因此自己评估自己的人格测验其实并不准确。做人格类型测验的时候,最好是让两个认识自己很久的人来回答测验的问题,再和自己的回答做比较。你会对结果感到惊讶,三个人的观察之中存在许多彼此都忽视的细节。 从圣经辅导的角度看人格,每个人都是按神的形象受造的,每个人的灵魂却也是独特与宝贵的。只有当我们认识神,才能真正地认识自己。也只有当我们与基督联合,拥有祂的生命,变得更像祂,才能真正地实现自己。人的内心有许多堕落之处,只能倚靠基督的救恩,不能用人格分类的技巧来改善。人际关系中有许多复杂微妙之处,只能倚靠圣灵的引导,不能用分析别人的人格找到答案。 陆尊恩传道,一九七七年生于台北,基督使者协会培训事工部副主任,毕业于台湾大学政治系、纽约大学公共行政硕士、费城西敏神学院道学硕士。他曾任台北信友堂学生事工部主任。参与使者协会后,推动圣经辅导培训、新世代校园事工培训、并从事福音布道、教牧谘询、与门训教材研发工作。他目前与妻子乐恩住在费城,育有三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