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C.史普罗:我生命中最大的转折点是悔改

文/文道

所有人本质上都是撒旦的信徒,要成为基督的门徒,必须要有真实的悔改。宗教领袖最该警惕虚伪的罪,这些人待在教会里却一辈子是无神论者,这就是典型的“打不赢,就加入敌营”。福音的冒犯人之处不可能除掉,若要改革,我们就必须准备好为着神的荣耀承受冲突。

“如果我是魔鬼,我就会特别阻止史普罗。对于史普罗来说,他不仅相信上帝所启示的真理,而且他传播真理;他不仅使真理清晰,而且使真理有意义;他所创造的意义不仅仅是抽象和理论的连贯性,而是一个实际的、道德的、现实的、改变人生的挑战。”这是神学家巴刻对于史普罗的一段评价。

美国杰出的护教家和神学家史普罗(R.C.Sproul)于美国东部时间2017年12月14日周四因肺病离世,享年78岁。约翰·派博近日在纪念史普罗时写道:“我爱史普罗。我敢肯定,我欠他的甚至比我能回忆起的还要多。如果没有他的影响,我对神圣上帝的敬畏和祂话语的真实性就不一样了。”

午夜祷告,改变“火爆浪子”

史普罗于1939年2月13日生于匹兹堡,父亲在匹兹堡市中心有一家会计师事务所。1942年,小史普罗坐在母亲的膝盖上,用打字机敲出了有生以来的头两个字母X和O,意思是“吻吻和抱抱”,就在写给父亲的信件结尾处。当时父亲正服兵役,远赴北非。

从小学到高中,史普罗花在运动场上的时间远多于花在打字机前的时间。16岁那年,父亲重病被医生宣布“没有办法了”,史普罗不得不开始做兼职,强撑着担起家庭的重担。无法接受突然打击的他,心中从此充满苦毒、挫折、困惑和愤怒。球场上,裁判吹哨判他犯规,他就一把夺过哨子塞进裁判的嘴里。当父亲病逝,“我没有流眼泪、没有一点情绪起伏。我好像橄榄球的四分卫,全程安排指挥丧礼的进行……之后的那年我无止境的堕落(愤怒能使一个年轻人作很多事)。我成了一个标准的火爆浪子。”

因为橄榄球比赛的成绩,他获得了一项体育奖学金,入读匹兹堡北边的威斯敏斯特学院。入校的时候他尚未信主,但在开学没多久便归向基督,非常渴慕地研读圣经。然而生命蜕变的时刻却始于一个午夜的祷告,那次的经历深深影响了史普罗,令他永远刻骨铭心。

那是一个寒冷的冬夜,临近夜里12点,睡在学院宿舍的史普罗被一个声音唤醒,“起来!走出这间屋子”。踩着积雪,史普罗走进校园中央的教堂,在黑暗中一排排座椅在朦胧的月光下依稀可以辨认,他一直走到前面,跪下来,摆出一副祷告的架势,却不知该如何开口。

“忽然一阵恐惧的浪潮淹没了我。我极力挣脱盘踞在我心中的预兆,我要逃避神的面。待恐惧感消退,另外一阵波涛紧接而来,……一股不可言喻的平安冲刷着我的灵魂,使我饱受摧残的心立即得着安息和宁静。我……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只单纯沐浴在神的同在中。”在《神的圣洁》一书的开头,史普罗回忆自己多年前跟随耶稣之初,三更半夜爬起来寻求神的“疯狂”。自从那次“会面”以后,他跟随基督再无后悔的可能。

1960年6月11日,史普罗与青梅竹马的恋人维斯塔结婚,与妻子走过恩爱的57年。

他曾任美国改革宗神学院神学教授,牧养教会多年。1978年,他与巴刻、薛华、卡尔·亨利等人共同签署了芝加哥圣经无误宣言,抵挡自由派对圣经权威的质疑。

史普罗是一个非常爱笑的人。有一次,他在一所大学做演讲,点名叫一位学生回答他的提问,这位学生的反应令大家哄堂大笑。学生说:“我不知道应该怎么答复你的问题,但是我相信你一定可以用拉丁成语来作答!”史普罗的学生一向喜欢拿史普罗以拉丁成语解释教义的习惯开玩笑,他毫不介意。

尽管史普罗充满幽默感,但他对真理的态度却不容妥协,他用一生捍卫神的话语与福音的权威,也曾因强烈的反堕胎立场而闻名。他帮助整整一代人与圣经所启示的神相遇。四十多年来,他通过讲道、广播、电视、书籍、杂志等多种方式竭力传扬真理、领人归主,并藉由神学、圣经研究、护教学、基督徒生活等课程,帮助他们认识神与神的圣洁,使他们成为灵命成熟的基督徒。利戈尼尔福音事工(Ligonier Ministries)是史普罗创办并开展的重要事工,1982开办了广播节目《史普罗学习时间》,1994年又开始每天广播《心意更新》节目,影响了万千听众。

直到去世,他一直担任自己亲手在2011年创办的改革宗圣经学院(Reformation Bible College)的名誉校长。他是学校的首任校长,为学校命名,制订课程计划,持守办学使命。

牧师比其他人更容易犯虚伪的罪

对史普罗来说,教导与传讲神的话并不是义务,而是享受。约翰·派博第一次听史普罗的录音讲道是在做家务时,当时就被史普罗的信息所吸引。

史普罗的讲道充满真理与爱、热情与能力,诚实而有说服力。他不只是教导真理,更注重安慰、鼓励、劝勉,并在年轻人面前高举耶稣基督,而不是高举他自己。当羊群跌倒时,他为他们流泪。但他对基督的复活与再来充满信心,在流泪中仍常常喜乐。忧愁与喜乐相伴,成为史普罗讲道时的特色。

虽然史普罗充满爱心和喜乐,但是他非常厌恶假冒为善的人。大学毕业后他就进了神学院,他天真地以为神学院是个护卫基督教信仰的地方,但是他发现它是怀疑不信者的大本营,充满了假冒为善以及存着不敬虔争辩的人。“他们学习只是为了毁谤基督教。最后,这些人待在神学院和教会里,却一辈子是无神论者。这就是典型‘打不赢,就加入敌营’的表现。”

在教会中,他揭露虚伪神职人员的罪。史普罗认为,“牧师虽有任职证书,也不能免于虚伪。或许,牧师比其他人更容易犯这种罪。别的不说,牧师的生活必须符合会众的高度期望,又要符合一般人对牧师的刻板印象。这就足以让牧师想伪装成为敬虔的模样。这是个不小的试探。”

史普罗眼中的神职人员有很多种,他们加入教会的动机有许多不同。有些人出于对上帝的忠心,才成为牧师。有些人对神学问题十分热衷,每天都在争论宗教问题。有些人是为了逃兵役,才去当牧师(这就是越战期间,美国神学院人满为患的原因)。还有人当牧师,是为了尝尝当领袖的威风。然而,主耶稣论到这些宗教领袖如同粉饰的坟墓,外面好看,里面却装满了死人的骨头。

不只斥责别人的虚伪,史普罗也总是诚实面对自己的挣扎。“牧师的讲道不只针对会众,也是针对着自己,这点非常重要。事实上,牧师个人生命的挣扎,才酝酿出这些讲章。牧师必须一直传讲上帝圣洁的真理,一直传讲人必须完全顺服上帝的道,而不能等自己完全顺服了、圣洁了,才传讲这些真理。传讲比自己现实状况更高超、更完全的真理,这不是虚伪。但宣称自己达到了那最完全的真理,其实还没达到,这才是虚伪。”

在《神的圣洁》一书中,史普罗写道:“事实上,一位传道人的信息越忠实于神的话,他越容易被人们称作虚假。为什么呢?因为一个人对神的话越忠实,他所传讲之信息的要求也越高。信息的要求越高,他越达不到要遵循的标准。”

史普罗见证说:“当我在各教会传讲关于神的圣洁这样的信息时,我内心常有退缩畏怯的念头。我可以料想,人们听了我所传讲圣洁的信息,就认为我这个人一定跟我所传讲的信息一样圣洁。在这时候,我不禁要欲哭无泪地说:‘祸哉!我灭亡了!’倘若我们认定一个讲圣洁这个主题的人,他必然是一位圣人,这是一件相当冒险的事。其实,我确信自己之所以迫切地渴望明了神的圣洁,正因为我并不圣洁,真是颇具讽刺意味。

我不过是一位凡夫俗子,我花在教堂外面的时间远胜于留在教堂里面的时间。但是正因我约略浅尝了巍峨之尊,所以才欲罢不能。正因为知道身为一位蒙饶恕之人的意义是什么,也知道差遣担任使命的责任何在。所以我的灵魂饥渴难挨,我的灵魂需求更多。”

虽然教会里有虚伪,但是史普罗告诉我们,我们真正要问的是:“基督是伪君子吗?”“教会存在的目的不是颂扬会众,也不是吹捧会友。教会完全为了荣耀上帝,顺服上帝,才得以存在。在基督教里,完全的基督是为了有罪的世人而降生。在基督里没有虚假,没有诡诈,也没有欺骗。基督爱真理,祂行真理,祂就是真理。”

悔改前,我们在撒旦的王国里是盟友

在讲台和文字工作中,史普罗竭力宣讲上帝的圣洁,以及人的罪恶。就如他自己所说:“上帝是圣洁的,而我们不是。”

史普罗曾以自己为例谈到人的罪性。“多年以来,我一直抽烟上瘾。虽然我从未真正算过究竟有多少人劝过我,但是我猜至少曾有数百位。……他们仅仅提出几个忠告,告诉我一些瘾君子都知道的事实。早在我成为基督徒之前,我对于抽烟的害处早就耳熟能详了。早在美国公共卫生局长把警告标签贴在香烟盒上之前,我就知道抽烟对我有害无益。早在我吸第一口香烟之前,我便知道抽烟不好。然而,我还是照做不误。‘我八成疯了’,这就是罪的本质。”

我们多么容易掉进罪的陷阱,成为罪的俘虏。史普罗认为,在我们悔改之前,我们选择做撒旦想让我们做的事。我们在撒旦的王国里是盟友,向他的命令行军。我们按照这个世界的价值观和系统行事。但是我们蒙召就是要成为圣洁,作为基督徒,必须要有悔改重生的心与之相称。“我们所有人,本质上都是撒旦的信徒。没有人是天生的基督徒。为了成为基督的门徒,你必须要有真实的悔改。”

史普罗曾见证说:“我生命中最重要的转折点是我的悔改重生,在我的生活中,没有其他事情会对接下来的事情产生如此剧烈的影响。我的整个生活都被改变了,而且完全颠倒了。我不是一夜之间变得完美或摆脱了罪恶。但在这种改变中,我的生活方向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在悔改之前,一个人的生命是远离神的。我们在不悔改中生活的时间越长,我们停留在一个不被改变的状态的时间越长,我们离神的距离就越远。重生并不意味着我们立刻从罪恶一跃成为完美,但我们的生活从根本上改变了。从我们悔改重生的那一刻起,我们的生活就朝着不同的方向发展,朝着上帝的方向前进。”

我们每一天的生活要么处在远离神的光景,要么处在亲近神被神雕琢的状态中,史普罗问道:“你正在被基督塑造、雕琢和塑造?还是你对神的事仍然冷漠,与基督隔绝呢?你是那些说‘你可以在基督教中找到有意义的东西,而基督可能是你的拐杖,但我不需要基督’的人之一吗?如果你这么说,你的意思是:‘我不需要祂。’在我的生活中,我没有祂的位置。我要打造自己的灵魂,雕刻自己的命运。这些都是一个没有悔改之人的标记。……当我们离开上帝,每个人都转向他自己的道路时,我们失去了天堂。所以今天,当我们呼吁人们悔改回转的时候,我们仍然可以把它想象成‘回家’——回到我们最初的地方,在上帝面前,与上帝相交,向上帝屈服。对悔改的呼唤就是对回家的呼唤。”

圣经中,保罗强调基督徒要过着出污泥而不染的生活,最重要的方法是藉着“心意更新而变化”。史普罗解释说,“真正的出污泥而不染,会使我们对神、对人和对世界都有一种全新认识。我们最终目的就是要符合基督的形像。我们蒙召为要出污泥而不染。我们不要盲从这个世界的导向,而当跨越这个世界的潮流,并且力求一个更高深的呼召和模式。这个呼召是要我们臻于至善的境界,而不是肤浅地呼召我们成为不合时代潮流的人。”

改革的阻力正是我们自己

今年(2017年)是宗教改革500周年,史普罗也是一位力行改革的人,他钦佩改教家,不仅因为他们传讲的伟大信息,还有他们向人们传递信息的方式。这些改教家都带着对神的热情,他称他们为“战场上的神学家”。美国改革宗神学院院长利贡·邓肯(Ligon Duncan)说:“在一个以玩世不恭、冷漠和浮躁为特征的时代,史普罗的宣告、信念和教导等同于5级飓风。”

史普罗对改革有自己的看法。首先,复兴和改革不同。复兴是指一种生命的更新。当传福音成为教会优先去做的事情时,通常会带来复兴。然而这些属灵生命的复兴并不总是导致改革。当福音的冲击力开始改变文化结构,复兴就成长变为改革。复兴能产生出大量的新基督徒,但是这些新基督徒需要成熟,然后才能给周围的文化带来明显的冲击。

“当我看到教会告示板上宣告一场复兴即将来临,我总是困惑不已。告示板上说明教会即将投入复兴的时间和日期。但我想,任何人怎么可能为一场复兴安排时间?真复兴是由神藉着祂的圣灵激动人心作成的主权作为。圣灵进入布满骸骨的平原(以西结书37章),运用祂的能力带来新生命,唤醒神百姓的属灵生命时,真复兴就发生了。”

在史普罗看来,教会的复兴绝对不是任何人的计划能操纵的。“从历史上看,没有人安排新教宗教改革的时间。威尔士的复兴并没有列在任何人的日程表上,美国的大觉醒运动也不是写在某人的记事册上的。教会历史上的这些划时代事件是神主权工作的结果,祂用大能推动实际上已经变得奄奄一息的教会。”

史普罗看到改革的阻力不在他处,阻力正是我们自己。如果我们要改革,就要从自己开始。“我们这些生来不愿冲突的人,会发现为了避免冲突,压制福音、稀释福音、或者遮蔽福音,这是很试探人的事情。当然我们可能因着自己传福音方式不当而加增福音让人跌倒的地方,但要除掉福音信息固有的冒犯人之处,这是做不到的,因为对一个堕落的世界来说,它就是一块绊脚石,就是令人反感的事情。它不可避免要带来冲突,如果要改革,我们就必须准备好为着神的荣耀承受这样的冲突。”

*本文参考了Ligonier官网、史普罗的《圣灵的奥秘》、《神的圣洁》、《教我如何不信祂》、《What Is Repentance?》等资料,一并致谢
*文章来源:本文系转载,原文刊登于ijingjie境界微信公众号


R. C. 史普罗著作《苦难的真相》,正在热卖中!


Skip to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