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拜之旅

文/吴宏为
Image

“敬拜”对于一些人来说就好像是每周去教堂的“短途旅行”,或是参加特殊的聚会活动,唱唱诗歌,听听讲道,获得新的信息或体验。我们自己敬拜的经历又如何呢?对敬拜的理解,心态和体会,是否曾经严肃地慎思过?我们的敬拜蒙神喜悦吗?耶稣曾对一个到井旁打水的撒玛利亚妇人说:“时候将到,如今就是了,那真正拜父的,要用心灵和诚实拜祂,因为父要这样的人拜祂。”(约4:23)(But the time is coming—indeed it’s here now—when true worshipers will worship the Father in spirit and in truth. The Father is looking for those who will worship him that way.) [NLT]. 神一直在寻找真实的敬拜者!

敬拜是心态和行为的表现

查考“敬拜”(worship)这个字希伯来文和希腊文的原意有助于我们对敬拜的理解。最常见的希伯来文单字被翻译成“敬拜”的是“shachah”(Strong’s Concordance #7812),这字的意思是“俯伏”(bow down)。根据词句的上下文它可以被译为“俯伏”,“敬拜”或“跪拜”。在亚伯拉罕献以撒的故事里,亚伯拉罕对他的仆人说:“你们和驴在此等候,我与童子往那里去拜一拜,就回到你们这里来。”(创22:5)亚伯拉罕的敬拜展现在他的顺服和他的行动上。所以,敬拜始于对上帝的敬畏,是一种心灵的态度而表现在行为上。

在新约中有四个希腊文单字描述“敬拜”,每个字的含义略有不同。(有兴趣的读者请详见 Vine’s Expository Dictionary of New Testament Words.)

Proskuneo ( to worship ) 是最常用的字,有“蹲下趋前亲吻致敬”之意,原意就像形容“狗舔主人的手”。它在新约中共出现了54次,比如说这字就出现在耶稣受魔鬼试探时,魔鬼对耶稣说:“你若俯伏拜我,我就把这一切都赐给你。”耶稣说:“撒但,退去吧!因为经上记着说:’当拜主你的神,单要事奉祂。’”(太4:9,10) [CUV] 这两节经文告诉我们,敬拜与事奉是息息相关的,首先要认清的是敬拜和事奉的对象,以及敬拜的动机。

Sebomai (to revere) 强调“表达敬畏或敬虔的感觉”,在新约中使用了10次。耶稣责备当时的法利赛人和文士引用《以赛亚书》,说:“以赛亚指着你们假冒为善的人所预言的说得好。如经上所记:’这百姓用嘴唇尊敬我,他们的心却远离我。他们把人的规条当作教义教导人;他们拜我也是枉然。’”(可7:6-8) [RCUV]

Latreuo (to serve) 有“呈献宗教敬拜之礼仪”的含意,在新约中使用了21次,比如保罗劝勉腓立比的信徒说:“因为真受割礼的,就是我们这借着神的灵敬拜(或作服事),以基督耶稣为夸耀,不依靠肉体的。”(腓3:3) [RCUV]

Eusebeo (to worship) 是“虔诚地行出敬拜的举动”,在新约用了两次。其一,保罗在雅典时站在亚略巴古向雅典人说:“诸位雅典人!我看你们凡事很敬畏鬼神。我到处走走的时候,仔细观察你们所敬拜的,发现一座坛,上面写着’献给未识之神明’。你们所不认识而敬拜的,我现在向你们宣告:祂是创造宇宙和其中万物的神;祂既是天地的主,就不住在人手所造的殿宇里。”(徒17:22-24) [RCUV]

综观“敬拜”这个字希伯来文和希腊文的原意和相关经文,可以清楚地看到敬拜的心态和敬拜的行为是互为表里不可分割的。敬拜不只是一个宗教的活动或仪式,敬拜反映了人的本相,人与神的关系,以及生活的方式 (lifestyle)。

敬拜是全人全心的奉献

威廉·坦普尔大主教 (Archbishop William Temple) 在他的书《自然、人与神》中给了我们他对“敬拜”的定义。他说:“敬拜是将我们所有的本性都顺服于神,良心(conscience)因祂的圣洁而警醒,心智(mind)因祂的真理得滋养,想像力(imagination)透过祂的美丽而净化,心(heart)向祂的爱敞开,意志(will)因祂的目的而顺服。这些全都聚集在敬拜中,敬拜神是我们本性能够做到的最无私的情感,也是胜过自我中心的良药,而自我中心就是人的罪性和一切罪行的根源。”

这段对敬拜的描述,让我们想到法利赛人问主耶稣,“律法上的诫命哪一条是最大的呢?”耶稣回答说:“你要尽心,尽性,尽意爱主你的神。这是诫命中的第一,且是最大的。其次也相仿,就是要爱邻(或人)如己。这两条诫命是律法和先知一切道理的总纲。”(太22:37-40) [CUV] 所以,遵行主所吩咐的最大的诫命,其实就是敬拜的实质表现。

保罗在《罗马书》清楚地告诉我们说:“所以弟兄们,我以神的慈悲劝你们,将身体献上,当作活祭,是圣洁的,是神所喜悦的,你们如此事奉乃是理所当然的。不要效法这个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变化,叫你们察验何为神的善良,纯全,可喜悦的旨意。”(罗12:1,2)[CUV] 其中第一节英文的译文是 “Therefore I urge you, brothers and sisters, by the mercies of God, to present your bodies as a living and holy sacrifice, acceptable to God, which is your spiritual service of worship.” [NASB]。(将身体献上作为圣洁的活祭,蒙神喜悦,那是你们“属灵的敬拜”。)

简单的说,敬拜是深深体会到神的恩典,而愿意献上自己,将每天平凡的生活——睡眠,吃饭,工作,身体的活动——都当作祭品放在神的面前;不随波逐流以至于不经思考就融入了周遭的文化习俗,相反地,把注意力集中在凡事讨神喜悦,思想更新,明辨上帝的旨意。如此,由内而外的改变,借着圣灵的能力带出我们灵命的成熟,为人处世的智慧。所以敬拜是基督徒成长,经历成圣不可缺的必经之路。

敬拜点亮人生的旅程

《马太福音》第二章记载了东方博士的“敬拜之旅”。在故事中我们看到不同的人物,当他们面对救主耶稣基督的降临这大喜的信息时,他们的心态不同,回应也不同。

在希律作王的时候,耶稣生在犹太的伯利恒。有几个博士(博学之士)从东方来到耶路撒冷,说:“那生下来作犹太人之王的在哪里?我们在东方看见祂的星,特来拜祂。”希律王听见了,就心里不安;耶路撒冷全城的人也都不安。他就召集了祭司长和民间的文士,问他们:“基督该生在哪里?”他们说:“在犹太的伯利恒。因为有先知记着:’犹大地的伯利恒啊,你在犹大诸城中并不是最小的;因为将来有一位统治者要从你那里出来,牧养我以色列民。’”于是,希律暗地里召了博学之士来,查问那星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就派他们往伯利恒去,说:“你们去仔细寻访那小孩子,找到了就来报信,我也好去拜祂。”他们听了王的话就去了。忽然,在东方所看到的那颗星在前面引领他们,一直行到小孩子所在地方的上方就停住了。他们看见那星,就非常欢喜;进了房子,看见小孩子和他母亲马利亚,就俯伏拜那小孩子,揭开宝盒,拿出黄金、乳香、没药,作为礼物献给他。因为在梦中得到主的指示,不要回去见希律,他们就从别的路回自己的家乡去了。(太2:1-12) [RCUV]

第一种人就像希律王,以自我为中心重视金钱权位,基督就成了他们的绊脚石。希律王,有时被称为“大希律”(74 – 4 BC),在罗马人的批准下成为一位犹太人的君王,统治着犹大这片土地。希律为了巩固自己的权位,内心常不得安宁,甚至猜忌亲人排除异己。在他统治的末期变得越加残忍,他怀疑自己的家人将推翻他,他谋杀了他的一个妻子(Mariamne),她的母亲,她的两个儿子和他自己的长子。这导致罗马皇帝奥古斯都评论说,成为希律王的猪(希腊语中的hus)比作他的儿子(huios)更安全。当希律听到博士们询问新生的犹太君王生在何处时?希律自然心中惴惴不安,他私下让博士们告诉他代表新生王出生那颗星出现的确切时间,然后他告诉他们关于伯利恒的先知预言,心怀诡诈要求博士们说:“你们去仔细寻访那小孩子,寻到了就来报信,我也好去拜祂。”博士们在梦中得到主的指示,没有回去见希律,改道从别的路回自己的家乡去了。希律王在忿怒中显出心中的恶谋,下令把伯利恒附近两岁以下的男孩杀光。(太2:16)所以对权位的恋栈,甚至使人敌视基督。

第二种人就像当时的祭司长和民间的文士,虽然他们熟读经书,知道旧约有关弥赛亚的预言,可是这些人头脑的知识,并没有带给他们对基督降临兴奋的热忱和喜悦的寻求,他们冷漠而不关心。伯利恒离耶路撒冷虽只有六哩路,他们并没有寻找基督献上他们的敬拜。

第三种人就是东方的博士(Magi)们了。“Magi”这个词来自希腊语Magos,指的是“祭司阶级有学问的人”,“智者”(wisemen)或者是“博学之士”是比较正确的翻译,他们很可能是专业的占星家,也是辅佐君王的顾问。他们关注天空星辰的一致性和不寻常的现象,潜心研究天文学/占星术, 当他们观察恒星和行星的运动时,他们仔细记录了他们所看到的一切。任何不寻常的事情都被他们视为某种预兆。在东方的天际他们看到了一颗特别的星的出现,引发了他们的“敬拜之旅”。我们可以从他们身上学到许多敬拜的功课。

渴慕见主
这些博学之士都不是犹太人,但是他们却渴慕朝见犹太人的王。很可能从他们的阅读和专业中,他们知道这位犹太人的新生王就是普世的君王,祂的降生是一个新时代的开始。

追随异象
神借着博学之士们的专业,给他们一个异象——在东方所看见的一颗明星——让他们注视跟随异象的引导。

专程寻访
这些博学之士们可能来自东方不同的国家,但他们决定寻访的心是一致的,使他们一起行敬拜之旅。

不辞辛劳
他们不畏辛劳危险,长途跋涉(估计约有 500 – 800 哩)为的只是要朝见敬拜献上礼物给这位新生王耶稣基督。

表明心意
他们到了耶路撒冷之后,公开地宣告他们的意向,寻问新生犹太君王降生的正确地点。

经文明证
耶路撒冷的祭司长和文士明示先知书的记载,加上东方所见之星的引领让他们顺利找到耶稣的所在地。

欢喜敬拜
找到耶稣之后,他们欢喜快乐,俯伏敬拜祂并呈献礼物。所呈献的礼物代表了他们对新生王的认知。黄金代表耶稣的尊贵和王权,乳香是用来在圣殿燃香敬拜神所用的香料,乳香代表耶稣的神性。没药是一种用于在埋葬死者前膏抹死者的油,没药代表耶稣的人性,也预表耶稣的死。这些礼物提醒我们更深层的属灵含义,神自己如何从天上来到人间成为我们的君王(黄金),献上自己履行祂大祭司的职责(乳香),并为我们的罪而死(没药)。这些礼物不就是象征了“关乎万民的大喜的信息”吗?

总而言之,这些东方来的外邦博学之士,他们的“敬拜之旅”可以说是他们一生的亮点,彰显了他们敬拜的诚心和寻求的智慧。故事也提醒我们,我们的敬拜是否满心欢喜地与神面对面?是否有神(话语)的光照?是否献上自己当作活祭?我们的敬拜之旅只是短途的宗教活动,还是一种蒙神喜悦的生活方式?求神赐给我们智慧,成为一个真实的敬拜者。

吴宏为弟兄来自台湾,早年毕业于台湾大学化学系获史丹福大学博士。吴弟兄曾任职化学厂及药厂产品研发实验室主管。退休后曾历任密苏里浸信会大学校董兼生化客座教授。其妻子陈安姐妹毕业于圣路易圣约神学院专攻心灵关怀与辅导。目前二人在研经,生涯与职业规划,情绪健康,婚姻与家庭方面服事教会弟兄姐妹。

Skip to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