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拜,个人 or 群体?

文/秦路
Image

敬拜,是基督徒再熟悉不过的概念了;敬拜,更是我们基督教信仰最重要的表达方式之一。基督徒的一生,是敬拜的一生。这是我们基督徒生命的本质,我们的受造、被赎,其实都是为了要敬拜神,这是我们信仰的核心。

“人受造,以及基督徒蒙拯救,都是为了敬拜。保罗在《以弗所书》第一章中清楚地说明了这一点,他说,神在创造世界之前所立下的救赎计划就是为了引导我们‘称赞祂的荣耀‘。为了防止我们忽视这一点,他说了三遍(弗1:6, 12, 14)。”1

持续两年多的新冠疫情,对教会冲击最大的,除了教会会员人数的骤减,到奉献金额的减少,最直接和可观的影响莫过于主日敬拜人数的下降和居高不下的线上出席人数。

虽然绝大多数教会都在疫情后开始了线上聚会,但是,这也引发了一个问题:线上的聚会,是真实的敬拜吗?或者,线上的聚会,会带给我们怎样的反思和期待?

新冠疫情给教会的敬拜带来了诸多改变,这种改变可能是由实体到线上的转变,这或许只是短暂的形式上的改变;也可能这种转变是不少信徒彻底地离开教会的主日敬拜;或是从过去的固定委身在某间地方教会的主日敬拜,到游走于各个不同的虚拟的网络直播的敬拜中。

可以说,新冠疫情给教会带来了许多挑战,一方面,教会都在后疫情时代面对着如何将会友重新带回教会的挣扎;另一方面,许多基督徒在已经习惯了线上敬拜的便利性后,开始怀疑每周日早上回到教会的必要性:我们真的需要每个周日早上回到教会吗?我们真的需要每个周日早上穿戴整齐、舟车劳顿去到教会吗?我们真的不能每个主日早上,起床后,一边吃着早餐、一边躺在沙发上“观看主日直播”吗?我们真的不能因着自己的喜好而随时切换主日敬拜的“频道”吗?

“是的,我们都有很多不再回教会聚会的理由。实际上,很多教会也不期待我们再回来。他们正在建立网络教会,并且也在招募网络牧师。周日不再需要早起,不需要穿正装,不需要一早出门找停车位,不需要理会别人哭闹不止的婴儿,不需要和那些你不喜欢的人聊天,不需要在冗长的讲道中憋住不打哈欠,不再需要领受饼和杯。”2

这些问题或许是我们需要面对的。或许,我们需要问的另一个核心问题是:敬拜,到底是个人的行为,还是教会整体的行为?是我们作为个人的行动,还是教会作为圣约群体的行动?

Paul Tripp 说:公共敬拜是对个人主义这个谎言的重击。3

主日敬拜之所以重要,其意义很大程度是在提醒我们,作为奔走天路的朝圣者,我们不是一个人,我们也无法仅仅依靠个人。在这个个人主义盛行的年代,共同敬拜/公共敬拜(Corporate Worship)便是对这一主义最直接的回应。

当我们在主日敬拜中将自己置于屏幕前的时候,镜头的后面,很大程度上是等于我们切割了自己与教会公共敬拜的联结,我们只是成为了主日敬拜的“观看者”,虽然我们也会在敬拜的时候开口唱,我们也会在祷告的时候闭眼和说阿们,我们也会在讲道的时候聆听;但是,我们却并不是真正的属于那个敬拜的群体,最起码,我们的人不在那里。

上帝的灵无所不在,圣灵随时随地都与我们同在,但是在特定的时刻,特定的场合,上帝的灵是有特别的同在的,这样的一种特别的同在,就是在主日的敬拜中。无论是新约或是旧约,当神的百姓共同聚集的时候,当神的百姓聚集在神的圣殿和神的教会的时候,神的灵会特别地与他们同在,这种同在是圣灵在每日的生活中与我们个人的同在不同的。

“新约明确指出,基督徒的聚会(这个家,这个身体,这个社群)是神在这个世界特别与人同在的地方。在旧约时代,神彰显其特别临在的地方是『会幕』、『圣殿』或『耶路撒冷』。在新约中,这个特别的’地方‘如今是主的家,也就是祂子民聚集的地方。”4

神荣耀的彰显,神的灵与祂的百姓同在,是在神的殿中,是在教会中。当我们离开了与神的众百姓在神的教会中的聚集,我们也就离开了圣灵的特别同在。这不意味着我们离开了圣灵或圣灵离开了我们,而是意味着,在那个特定的时间和地点——神所分别为圣、神所设立的——我们与圣灵的特别同在无关。

“共同敬拜(之所以称为共同敬拜是因为基督的身体,即神的子民、教会,集体性地与神『相遇』)有时被称为’聚集‘、’集体‘、’公共‘或’会众‘敬拜。所有这些名称都很有帮助,并且体现出了合乎圣经的敬拜在共同敬拜这一重要方面的不同面向。尽管圣经指出,除了公共敬拜之外,基督徒敬拜还有其他独特且重要的方面(如家庭敬拜、个人敬拜和一生的敬拜),但公共或共同敬拜的重要性在新旧约中都有体现。当《诗篇》100:2和《希伯来书》10:25提到’来向祂歌唱‘和’聚会‘时,所说的都是公共或聚集的敬拜。”5

我们需要关注的不是教会的建筑,不是去到教会这个地方很重要,我们需要关注的不是一定要把弟兄姐妹从沙发上拽到教会的椅子上,而是因着基督的名而一同聚集的人,这是教会。如果我们的目的只是将人带回教会,那我们的方法和方式可以很丰富,但是,如果我们的目的是将人们从虚拟的“线上观看者”,转变为“实体敬拜的参与者”,那我们需要做的就是回归最简单、最基本的:带着敬畏的心来朝见神。

此文的立论并非是要批评或是论断那些至今仍旧留在线上参与教会主日聚会的弟兄姐妹,而是为要再次提醒弟兄姐妹敬拜的真义和共同敬拜的重要性。

苏明思(James K. A. Smith)在他的那本《欲望的门训:一切从“心”的习惯开始》一书中指出:“要正确地敬拜,让自己沉浸在直指天国的崇拜礼仪中,即便是无意识的欲望与渴求,也就是我们暗暗热切期望世界该有的样貌,也都要指向上帝与上帝对世界的心意。透过由圣灵引导的崇拜,上帝的恩典将能吸引我们并为我们的无意识定向。”6

我们或许之所以会看轻主日敬拜,看重线上直播,很大原因或许不仅仅是因为方便,而是因为我们的心缺乏对神同在的渴慕和追求。我相信不少弟兄姐妹之所以不愿意回到教会,绝不是因为方便与否,而是因为我们似乎已经失去了对敬拜的渴望和热切的期盼。

正如苏明思所指出的:“人之所以为人,就是会受到某些美满生活愿景的激励与驱策,也就是那些我们认为『生气蓬勃』的画面。我们想要它、渴望它、切慕它。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在这个世界上,是以爱作为最基本的目的的导向模式。”7

我的儿子很喜欢乐高,一直很想去圣地亚哥或奥兰多的乐高主题乐园。他的期盼是今年夏天我可以带他去,并且如果能在那里住上一晚,那会是他生命中最美好的一天。我问他,我在YouTube上给你放一个介绍乐高乐园的视频,你每天看,仔细看,然后我们就不用去了,你觉得怎么样?我六岁的儿子立刻大声叫到:但是爸爸,YouTube上是别人去的,不是我去的,我要自己去,我不要看别人去后拍的视频。

敬拜何尝不是如此?若我们的心中果真爱神、渴慕神,我们如何能够离开祂的同在如此之久而仅仅满足于每周的线上直播呢?如果你和我真的渴望圣灵的同在,我们又岂能不渴望将自己沉浸在教会主日的共同敬拜中呢?


参考书目:
1. 马太·默克(Matt Merker);杨文皓译,《共同敬拜:教会如何作为神的百姓聚集》,九标志中文事工,19页。 
2. 柯林·汉森(Collin Hansen)和约拿单·李曼(Jonathan Leeman)着,高洁 译,《重新认识教会:为何基督的身体至关重要》,Wheaton: Crossway, 2021,15页。 
3. https://www.facebook.com/photo?fbid=592269252263718&set=a.284525119704801 
4. 马太·默克(Matt Merker);杨文皓译,《共同敬拜:教会如何作为神的百姓聚集》,九标志中文事工,22-23页。 
5. 马太·默克(Matt Merker);杨文皓译,《共同敬拜:教会如何作为神的百姓聚集》,九标志中文事工,21-22页。 
6. 苏明思着,钟悯译,《欲望的门训》,台北:校园,2020,33页。 
7. 苏明思着,钟悯译,《欲望的门训》,台北:校园,2020,17页。

作者秦路,一个妇人的丈夫,三个年幼孩子的父亲,印城华人教会西北堂的植堂者/牧者。

Skip to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