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没有炮声的战争

文/柏有成
Image

最近开始与弟兄姐妹们一起阅读艾伦德所著《把难处变为优势——作蹒跚的领袖》(Leading With a Limp – Turning Your Struggles into Strengths by Dan Allender, 2006) 这本书。在《导论——你有什么惊喜》一文中,作者开宗明义指出“如果你是领袖,你便身处生命中的战场。”这句话将我的思绪带回到三十余年前的台湾。
 
当年在台湾年满18嵗的男子只要身心健康,就有义务要服兵役,为期两年。当年我被分配到马祖列岛,位于闽江口,距离福建省马尾港约10公里,每天面对强大的中国解放军。我服役初期担任政治作战部文宣官职位。我的主要任务是掌控官兵思想工作,负责政策宣导,同时替马祖防卫部司令官撰写精神讲话稿件。当司令官向集结的部队官兵宣读时,我的文稿转化成沛然莫之能御的权柄震撼。成千的官兵当中只有两个人知道这是出自一个二十出头年轻人的手笔,那是我第一次见识到文字的力量。尝到甜头,我在服役期间振笔疾书,成为政令宣导的传声筒,越写越觉得下笔不能自休,要大块假我以文章,一抒胸中块垒。我撰写过一篇文章题目是《一场没有炮声的战争》,文中充满了各式八股、教条式口号,和有口无心的呼吁。我记得在文章结尾,我呼吁国军官兵要警醒这场没有炮声的战争早已开打,战场是无远弗届,而主战场是我们的头脑,要知道为何而战,为谁而战云云。 

如今年纪渐长,回想起来,浑身鸡皮疙瘩掉一地,扫起来满满一麻袋,丢到垃圾掩埋场一点也不符合属灵环保。可是”如果你是领袖,你便身处生命中的战场。“这句话督促我扪心自问下列的问题:假设我明白生命的定义,那么如何定义战场?为何有战场?领袖在战场做什么?这场战争要进行多久?谁是领袖的敌人?谁是领袖的盟友?什么是建军备战的理念?什么是所采行的战略与战术?
 
另外一种反问方式:只有领袖才身处战场吗?如果不是领袖,是不是就不用身处战场呢?如果无法金盆洗手不干领袖,请问领袖可以谋和吗?如果是汉贼不两立,请问是否可以不战而屈人之兵呢?如果必须要背水一战,请问有没有速成攻略,遵循简单的一、二、三步骤,就可以运筹帷幄而决胜千里呢?如果必须短兵相接,能不能点到即止,不必杀红了眼,血流成河?如果不行,那么战败的结果是什么?可以像虚拟电玩一样,无痛阵亡吗?
 
我提出这些耸人听闻的问题,其实是我的罪人性格使然。例如,不劳永逸而能安居乐业,是我向往的生活境界;付出最小代价得到最大成果是我梦寐以求的葵花宝典,不但东方不败,在西方也所向披靡;钱多事少离家近是我奉为圭臬的求职标准。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我的工作挣得的钱本来就不多,而事情也没有变少,唯一实现的就是离家近。所以,至少目前这个工作满足了求职标准的三分之一,聊胜于无。不过在家上班,离家也太近了。总而言之一个字,我。
 
如果知道当领袖要上战场,拼个你死我活,经历短兵相接的血腥,领袖可以选择挂起免战牌,弃甲归田吗?是否领袖脱离了这个战场,却参与了另一场战役呢?领袖脱离战场就不是领袖了吗?看来“如果你是领袖,你便身处生命中的战场。”这句话的关键核心就是:谁是领袖 (being)?什么是领袖的资格?领袖在做什么 (doing)?为谁而做,为何而做?
 
我认为终极问题是:谁任命领袖?
 
看来我需要重新《下部队》来思考这些问题的答案。

曾是一颗被蓟马叮过的稻穗,​​徒具光鲜外壳,却没有真材实料;曾是一名知识殿堂的观光客,自诩学养俱佳,却没有深厚功底;神丰富的恩典,叫他与基督一同活过来,在基督里学习成为世界所期待的门徒。他就是柏有成,现任基督使者协会总干事。

Skip to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