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耐等候,以神为乐

口述/谢愉虹,整理/简海兰

2019年6月,重明从Westminster神学院毕业,通过美维吉尼亚洲“主恩教会”面试,确定了神呼召我们来教会服事的异象。然而,因签证转换问题,我们需要暂时回中国等待在美工作签证。

那时我们刚从神学院毕业,对神开路服事的恩典无比激动。尤其是我深知自己十分不配。我信主没几年,也没有教会服事的经历,只是陪读了一个神学院,并没有受到完整装备,也没有活出美好生命见证。陪读的大部分时间都在生孩子、带孩子,及处理家庭琐碎的生活,其中更充满苦毒怨恨。当时我还不清楚神对重明的呼召,稀里糊涂地陪读到毕业。难以想像神竟选中我这样平庸的妇人成为传道人太太,且要跟他去服事一个200多人的教会!待我回过神来领受这恩典时,神却给了我极大的鼓励。在国内等待签证的那段时间,我积极参与家庭教会的服事,努力装备自己,想弥补服事经验上的缺乏,并随时预备顺服神的呼召。

然而,就在我们回国等待签证期间新冠肺炎爆发,驻中国的美国领事馆一夜之间关闭。原定2020年9月第一次的签证面谈被取消。一开始我们以为疫情是暂时的,领事馆短期间内就会恢复正常业务,圣经上的话也安慰我们:“凡事都有定期,天下万务都有定时。……神造万物,各按其时成为美好,又将永生安置在世人心里。然而神从始至终的作为,人不能参透。”(传3:1-11)当我一边服事家教会,一边等待签证时,国内家庭教会遭到政府严重逼迫,会堂被关闭。神却在那时操练我开放家庭的功课,在自己家里组建年轻妈妈查经小组,用做饭和神的话语喂养刚成为母亲的姐妹们。神恩待鼓励我,让妈妈查经小组事工十分兴旺。神也装备重明不断地在教会讲道。就这样边祷告边服事了半年多。到2021年1月签证第二次被取消时,我心里开始焦虑了。那时美国总统已由川普换到拜登,但入境限制没有改变。世界局势有更多负面信息:疫情严峻、中美交恶、航班取消……我们每天祷告求神开路,主恩教会许多弟兄姐妹也持续不断地为我们祷告,仍未得到想要的回应。曾怀疑神的呼召是不是真实的?是不是我不配去服事,或者神知道我还没有预备好?每天心里都焦虑不安。但圣经上说:“我们若盼望那所不见的,就必忍耐等候”。(罗马书 8:25)

某天夜里,圣灵感动我在祷告中悔改;我表面上说顺服神的安排和计划,心里却没有顺服。我只愿意顺服神做对我有利的安排,那根本就不是顺服。真正的顺服应该是接受那些神给我的不易接受的事情,无论是让我一直不能成行的安排,或是顺服祂给了我服事的机会,后来又将它拿走。悔改中继续等待时,圣经安慰我:“那等候耶和华的必重新得力”(赛40:31)。可是,21年5月,第三次签证还是被取消了。这消息破碎了我最后的信心,完全绝望了,也认定我们来不了美国了!近两年来我们的签证毫无进展,就像寒冬的冰雪一样冻住了!心里觉得对主恩教会弟兄姐妹十分亏欠,辜负了他们的期待。但是我不能接受,也不明白的是,我的神为何要改变祂的计划?

一天,我跟重明争吵,说出一句让自己都难以置信的话。我说,神这次如果不开路让我去主恩教会,这辈子我也不想再服事别的教会了,我要回去做原来的谢律师,不要去当什么陈师母……!现在回想起来,这是我信主这些年经历到最大的一次信仰危机;我跟神生气、跟神交易,要祂给我恒久祷告的应许。说出那句气话之后,圣灵责备我,我才突然察觉自己在服事背后的虚荣和骄傲。我不是单纯爱主,被自己未察觉的罪捆绑;我很早就告诉同事和亲友要辞职去服事教会,但等了这么久,连签证都拿不到,不是教人笑话吗?我是个接受呼召要去服事教会的人,还在被世人的眼光和看法捆绑,还贪恋过去属世的生活。我把亲友的担忧视为羞辱,心里委屈时,觉得神不爱我,不听我的祷告,祂抛下了我?

但最委屈的时候,也稍微体会到耶稣在十架上被弃绝的心情。当我读到:“耶和华必在你前面行;祂必与你同在,必不撇下你,也不丢弃你。不要惧怕,也不要惊惶。”(申31:8),这句安慰的话,再经过反思,才明白上帝并非真的离弃我。他透过圣经真理亲自安慰我,让我相信这煎熬的过程,是要先破碎后再重建我,帮助我看清楚罪的缠累,用祂的爱来遮盖我。就像为人父母爱孩子的良苦用心,不会让一个路还走不稳的孩子撒腿去跑。想到天父正耐心帮我对付掉身上的罪,再送我踏上服事的路,祂对我的爱,至真至切!

神的话领我从绝望中出来,但仍不知祂下一步的安排是什么?除了继续等待签证也没有别的办法。我还是每天读圣经来使自己振作。“你当倚靠耶和华而行善,住在地上,以祂的信实为粮。”(诗37:3)。读到这节经文时,忽然觉得,无论我是去了主恩教会,还是留在原地,不论是服事教会、家庭,还是回去工作,上帝都会接纳我。读经时享受到与神的亲密关系,仿佛已站在了天国。天国不需要什么签证,也没有疫情,多么美好又真实的应许!我们心存盼望:耶稣会再来带我们到新天新地里,哪怕如今住在这个瘟疫横行,国与国分裂相争的堕落世界,也可以凭信心与基督联合,来胜过这个世界。即刻,心里两年来积累的压力完全释放了。其实,信主那天我早已拿到天国的签证,已经足以欢呼雀跃,还在意什么地上的签证呢?

“主所应许的尚未成就,有人以为祂是耽延,其实不是耽延,乃是宽容你们,不愿有一人沉沦,乃愿人人都悔改。”(彼后3:9)。神奇的事发生了!就在我不去想签证的事情时,有一则新闻报导进入眼帘。有位印度妈妈因疫情得不到工作签证,无法带她十个月大美国出生的孩子回美国打疫苗。她给美国领事馆写了邮件,竟破例批准获得签证。这让我想到自己家也有两个美国出生的孩子,不妨也试试给美国领事馆写邮件?奇迹真的出现了,邮件发出不到三小时就得到领馆回复,破例批准我们三天后去面谈,且面谈当天就得到了签证!我们赶紧订购机票,不满一个月就来到美国。过海关时看到空无一人的上海浦东机场国际出发候机厅,就知道:若不是那位在旷野开道路,在沙漠开江河的神,我们凭着自己是断然无法离开中国的。因着信,神就会按祂的时间差派我们出发。两年的等候,看似裹足不前的焦灼停滞,都是神在预备我的心,让我除掉心里各种偶像,对付老我的虚荣、骄傲、不顺服、假谦卑……都是我走在事奉道路中极大的赐福。

来到主恩教会服事快一年了,每当回想起这段等候签证的历程,就会被神提醒:我靠着自己几乎不能来到这里,若服事有什么果效,不要归荣耀给自己,若服事暂时没有果效,也不要沮丧,只要合乎神心意,祂要成就的事情,即使环境再难,希望再渺茫,祂也会在旷野开道路,来成就祂所要做的工。我要做的,只是忍耐等候,专心爱主。因为祂说:“你们要尝尝主恩的滋味,便知道祂是美善;投靠祂的人有福了!”(诗34:8)。

作者生于1985年福建厦门,在厦门大学法学院完成本科和硕士学业,从事执业律师。2013年信主,2014年与陈重明牧师结婚,育有一儿一女。现居住美弗吉尼亚州,与先生一起在主恩基督教会服事。

Skip to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