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经中的孝道

文/Paul Epp,译/李海平
Image

孝道的话题现在对我变得很真切,在我父亲去世之前,我和我的大家庭在他成长和生活的农舍里为他提供了临终关怀。在这过程中我学到很多,尤其是孝道方面,所以借此机会很想跟大家分享一下我的看见。我们将谈一谈《路得记》中的路得,她为我们树立了实践圣经孝顺的好榜样。

什么是孝道?

Dictionary.com将孝道定义为“尊重、服从和照顾父母和年迈家庭成员的重要美德和首要责任”。维基百科扩展了这一定义,指出“孝道是儒家角色伦理的核心……一般来说,孝顺意味着要对父母好、照顾父母;以良好的品行,不仅对父母,而且在家庭之外,为父母和祖先带来正面名声;对父母与长辈表达爱意、尊重和支持;对父母与长辈表现出符合社会规范的礼仪;确保男性继承人;维护兄弟之间的兄弟情谊;明智地向父母提出建议,包括劝阻他们远离道德上的不义;对父母的疾病和死亡表示悲伤,并在他们死后埋葬其遗体等,并进行祭祀。”

不符合圣经的孝道原则

但儒家孝道中的内容有些符合圣经,有些形式却不符合圣经原则。比如首先,祖先崇拜不合圣经。圣经指出,我们只应崇拜上帝,崇拜任何东西或任何人都是有罪的偶像崇拜。其次,有些儒家孝道形式充斥着性别歧视,像是重男轻女。作为基督徒,我们知道男女在主面前是平等的。第三,父母有时会强迫孩子不服从圣经的命令。例如,他们可能会让孩子在考试中作弊以获得好大学的入学资格,或迫使孩子嫁给非基督徒等等。在这些情况下,圣经表明我们应该优先顺服上帝而不是顺服父母。在选择职业时,父母必须非常小心,不要将自己的梦想强加于上帝的旨意。

第四,《创世记》中说,“人要离开父母,与妻子联合,二人成为一体。”(创2:24)当一个人结婚时,他们现在主要效忠于他们的配偶而不是他们的父母。当父母有需要时,他们搬入与已婚夫妇同住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但此时的父母应该听从已婚子女,而不是进入房子成为一家之主,已婚子女也应该尊重父母并商量好遇到事情该如何处理。

符合圣经的孝道

然而,儒家孝道也有非常符合圣经原则的方面。例如,“你们作儿女的,要在主里听从父母,这是理所当然的。要孝敬父母。”(弗6:1-2)随着孩子在父母家中长大,圣经中的孝道意味着两件事。首先,它意味着服从你的父母。服从听上去很简单,但却是一个很难遵守的命令。然而,服从是孩子的职责。父母的职责是确保他们的命令对孩子有益,并且他们的命令是荣耀神的。

其次,圣经中的孝道意味着孩子敬重父母。敬重父母意味着让他们感到特别,因为他们做了一些特别的事情。我从小一直是一个听话的孩子,虽然我并不完美,有时也会偷偷做一些父母不批准的事,但我从未经历过叛逆、挑衅的阶段。尽管如此,我还是感到遗憾,因为我仅仅做到了服从我的父母,而不是将孝敬父母列为重中之重,所以我只是尽了圣经中最低限度的孝道义务。比如,我很少拥抱他们,给他们写感谢信,很少告诉他们我爱他们,很少送他们礼物,为他们做家务很少多于最低要求……
随着孩子独立成人,他们服从父母的义务开始消退,但孝敬父母的义务永远不会消退。当父母不能再照顾自己时,他们有义务照顾父母。使徒保罗在《提摩太前书》中写道,“人若不看顾亲属,就是背了真道,比不信的人还不好,不看顾自己家里的人,更是如此。”(提前5:8)

所以,圣经中的孝道是我们按照神所希望的方式来爱我们的父母和长辈,但实践起来却不简单。

路得实践孝道的五种方式

通过研究《路得记》第一章,我们可以从中学习到路得是如何以神所希望的方式来爱她的婆婆,从而实践了圣经中的孝道。路得用了五种不同的方式来表达她的爱。

“士师统治的时候,国中有饥荒。在犹大的伯利恒,有一个人带着妻子和两个儿子往摩押地去寄居。这人名叫以利米勒,他的妻子名叫拿娥米;他两个儿子,一个名叫玛伦,一个名叫基连,都是犹大伯利恒的以法他人。他们到了摩押地,就住在那里。后来拿娥米的丈夫以利米勒死了,剩下她和两个儿子。两个儿子娶了摩押女子,一个名叫俄珥巴,第二个名叫路得,在那里住了约有十年。玛伦和基连二人也死了,剩下拿娥米,没有丈夫,也没有儿子。拿娥米与两个媳妇起身,要从摩押地回去,因为她在摩押地听见耶和华眷顾自己的百姓,赐粮食给他们。她和两个媳妇就起行,离开所住的地方,上路回犹大地去。”(得1:1-7)

路得实践圣经孝顺的第一种方式是,即使在最艰难的时期,她也继续支持拿俄米。拿俄米来自一个精神和经济极度萧条的国家。拿俄米生活在士师统治以色列的时期,那是以色列历史上最罪恶的时代之一,由于以色列人的不顺服,上帝用全国性的饥荒惩罚了这个国家。这对拿俄米、她的丈夫和他们的两个儿子来说是毁灭性的。随后,拿俄米的丈夫死了,她成了一个带着两个孩子在异国他乡的穷寡妇。而正是在这个时候,路得和俄珥巴嫁给了拿俄米的家庭。从人的角度来看,这个家庭没有什么可以提供给路得的。根据犹太人的传统,路得是一个非常有魅力的女人,甚至可能是摩押王的女儿,但拿俄米的家庭看起来却很失败。

在今天,寡妇的生活也很不易,失去丈夫的痛苦是无法形容的。但在古代东方男性主导的世界中,寡妇的悲剧是毁灭性的。很不幸的是,拿俄米的两个儿子也死了,此时路得和俄珥巴离开拿俄米去寻找摩押人做他们的丈夫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但他们却选择留在了拿俄米身边。你的父母和长辈也许如拿俄米一样也正在经历一些艰难时刻,也许是病痛、失业、婚姻难处……这正是他们需要你支持、陪伴和祷告的时候。

拿娥米对两个媳妇说:“你们各自回娘家去吧!愿耶和华恩待你们,像你们待已故的人和我一样。愿耶和华使你们各自在新的丈夫家中得归宿!”于是拿娥米与她们亲吻,她们就放声大哭,对她说:“不,我们要与你一同回你的百姓那里去。”(得1:8-10)

路得表现出符合圣经孝道的第二种方式是,即使拿俄米拒绝了他们,她仍然对拿俄米做出承诺。拿俄米爱她的儿媳,不想让她们为了她的幸福而牺牲自己的未来。她深信,如果她们能在摩押地找到爱她们并帮助她们重获社会和经济保障的丈夫,会好得多。因此,她敦促她们返回家园,她给了她们告别祝福,并与她们吻别。但是路得和俄珥巴拒绝了拿俄米的请求,并承诺会继续对她忠诚。

拿娥米说:“看哪,你嫂嫂已经回她的百姓和她的神明那里去了,你也跟你嫂嫂回去吧!” 路得说:“不要劝我离开你,转去不跟随你。你往哪里去,我也往哪里去;你在哪里住,我也在哪里住;你的百姓就是我的百姓;你的神就是我的神。你死在哪里,我也死在哪里,葬在哪里。只有死能使你我分离;不然,愿耶和华重重惩罚我!”拿娥米见路得决意要跟自己去,就不再对她说什么了。(得1:15-18)

路得表现出符合圣经孝道的第三种方式是,她在生活方式上做出了牺牲性的改变,以便能够履行她对拿俄米的责任。由于对拿俄米的承诺,她愿意放下她的国家、社区和世界观。路得证明她更关心婆婆的需要,而不是她自己的需要。

当你的父母或长辈有需要时,你可能需要在生活方式上做出一些牺牲性的改变,比如在时间和金钱上。这可能意味着你让他们搬进你的房子,或是你需要支付大笔医疗费用。

当我的女儿Elise还小的时后,她为我年迈的岳父搬进养老院而感到难过,因为他的医疗需求太大,他的妻子无法照顾。尽管养老院环境不错,他的妻子忠实地探望他,我的家人也多次回科罗拉多州探望他,但Elise始终觉得养老院里的陌生人无法给予像家庭成员那样的个人护理。所以她承诺,如果她剩下的祖父母或父母中的任何一个人不能照顾自己,她就会搬进他们家来照顾他们。她在十几岁的时候就做出了这个承诺,我虽然很欣赏她的这份爱心,但对她是否真的会这样做我并没有想太多。

直到我父亲的健康开始恶化,他无法照顾自己。我21岁的女儿决定从宾州搬到堪萨斯州,在当地的社区大学上一些课,这样她就可以在我父亲活着的时候帮忙照顾他,然后在我父亲去世后继续照顾我的继母。我对她在照顾我父亲时表现出的同情心和技巧感到惊讶,在我和女儿照顾父亲的几个星期中,我从女儿那里学到了很多圣经中的孝道。为了照顾父亲,女儿不得不做出很多牺牲。由于对祖父的爱,她搁置了学术和社交生活。有些人可能会觉得很难理解她为什么会这样做,但圣经中的孝道本身就是奖赏。路得喜欢照顾拿俄米,Elise喜欢照顾她的祖父。

当然,肯定有人为他们年迈的长辈做出比Elise更大的牺牲。有些人不得不照顾脾气暴躁的亲戚,照顾他们几年甚至几十年。年轻的弟兄姐妹,你愿意为父母做出什么样的牺牲?当你的母亲辛苦工作了一天回到家时,你是自愿帮忙做家务还是专注于玩电子游戏?如果你的父母有激烈的争吵,你是去安慰他们还是只专注在你自己的事上?

这段经文中,我们可以看到路得以另一种方式展示了圣经中的孝道,当时她告诉拿俄米,拿俄米的真神将成为她的神,只有死亡可以将她们分离。路得表现出圣经孝道的第四种方式是,以圣经中的上帝为她圣经孝道的基础,即我们需要承认上帝是我们最终的父亲,并且尊重祂。孝敬父母和年迈的长辈是顺服神的行为,所以孝敬他们也是荣耀神的一种方式。

圣经中的上帝是你孝顺的基础吗?如果你父母的心愿与神的心意相冲突,你会选择顺服神胜过你的父母吗?你对荣耀神的渴望比对父母的渴望更强烈吗?

于是二人同行,来到伯利恒。她们到了伯利恒,全城因她们骚动起来。妇女们说:“这是拿娥米吗?”拿娥米对她们说:“不要叫我拿娥米,要叫我玛拉,因为全能者使我受尽了苦。我满满地出去,耶和华使我空空地回来。耶和华使我受苦,全能者降祸于我。你们为何还叫我拿娥米呢?”拿娥米从摩押地回来了,她的媳妇摩押女子路得跟她在一起。她们到了伯利恒,正是开始收割大麦的时候。(得1:19-22)


路得表现出圣经孝道的第五种方式是,即使拿俄米变得苦毒,她仍然保持愉快,这在《路得记》的其余章节有表明。也许你的父母在生活中遇到各样难处变得苦毒了,当然,你也可以用他们的苦毒作为你变苦毒的借口。“又要谨慎,恐怕有人失了神的恩;恐怕有毒根生出来扰乱你们,因此叫众人沾染污秽。”(来12:15)你可以选择成为解决方案的一部分而不是问题的一部分。有可能你并不完全理解父母正在经历的一切,但你有责任不让他们的苦毒影响自己,要相信神,尽量为父母苦毒的生活带来愉悦。

Image
我是那个站在我兄弟姐妹面前的金发男孩,我的父亲正确保我不会从台阶上摔下来。
背着我的父亲

“孝”这个字上面是“老”下面是“子”,换句话说,“孝”字就是儿子背着长辈。

在我父亲临终的日子里,我明白了一个儿子背着他年长的父亲意味着什么。我是照片里我兄弟姐妹面前的金发男孩,我父亲正确保他不会从台阶上掉下来。当我们还是婴儿的时候,我父亲真的会背着我们到处走。他为我们提供生活所需,带我们去教会,一起读经和祷告,为我们树立正直为人的榜样,甚至当我们长大成人时,他仍然是一个爱神、爱我们的好榜样。

我父亲90岁时去世了,在他去世之前,父亲和我们孩子之间的角色颠倒了。不再是他背着我们,而是我们背着他。在他生命的最后三周,在我的兄弟姐妹、我女儿和我之间,至少有一个人一天24小时都在他身边。前文提到我如何将圣经中的孝道定义为“以神所希望的方式来爱我们的父母和长辈”,这就是我们决心要做的。我们和他一起祈祷、读经、讨论、唱赞美诗、散步、拥抱、告诉他我们爱他。他拥抱了我们,告诉我们他也爱我们,也跟我们分享了对他来说重要的回忆和智慧之言。

Image
即使我和我的兄弟姐妹都已长大人到中年,我的父亲一直都是一个爱神、爱我们的好榜样。

那是我生命中最有意义的时刻之一。在陪伴父亲的最后三周,我给我父亲的拥抱,告诉他“我爱你”,胜过过去58年的时间。但我确实对我生命中的前58年感到遗憾。虽然我从来不是一个叛逆和不尊重父母的儿子,但我不得不承认,我是一个自满的儿子,多年来我本可以做更多的事情来表达我的爱,以神所希望的方式。我对自己没有尽到应有的圣经孝道感到遗憾。在此,我想用爱心向正在阅读本文的你说诚实话。

我们可以思考,自己有没有对父母非常粗鲁和不尊重?也许你认为,“我的父母太侵犯我的生活了;他们不理解我;他们把我和他们朋友的孩子作比较,而不是爱我这个人;他们是伪君子;我的父母一直在争吵……”还记得什么是“孝”吗?也许神正在呼召你背起你的父母——以恩典待他们,温柔地照顾他们,让他们知道虽然你知道他们的缺点,但你很感激他们为你做出的牺牲。
又或许你是非常乖巧的孩子,没有对父母粗鲁和不敬;然而,你仍然远远达不到圣经孝道的标准。你最后一次拥抱他们是什么时候?最后一次做他们没有要求你做的家务是什么时候?最后一次告诉他们你爱他们是什么时候?最后一次与朋友分享你对父母的感激之情是什么时候?

圣灵是否让你认识到你对待父母的方式有罪?如果是这样,我希望你做三件事。首先,祈求上帝宽恕。第二,请求父母原谅。第三,以神所希望的方式真正爱你的父母,为你的悔改结出果实。

父母们,我也有话要对你们说。你的孩子应努力做到符合圣经的孝道,但你有没有让他们很难做到?你是否像生活在痛苦中的拿俄米?不幸的是,并不是所有的孩子都像路得。你的苦毒不会激励他们变得愉快,相反,也许会影响他们也变得苦毒。我给父母们的建议是类似的:祈求上帝的宽恕;请求你的孩子原谅;并以神所希望的方式来爱你的孩子,从而为你的悔改结出果实。

Image
我和我的姐姐为临终的父亲祷告。

艾保罗(Paul Epp)牧师在堪萨斯州的一个牧场长大,毕业于丹佛神学院。他现是纽约州伊萨卡市第一华人基督教会的英文牧师,主要服事康奈尔大学的学生。他曾在得克萨斯州和科罗拉多州的华人教会服务了近19年,在中美洲伯利兹宣教,担任过丹佛市贫民区青年事工和休斯顿大学Cru的事工主任。他热爱“培养一生爱主、迷失者和教会的谦卑仆人”。

Skip to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