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回原型的领袖

文/柏有成
Image

战争与和平

《一场没有炮声的战争中》一文中提到艾伦德所著《把难处变为优势——作蹒跚的领袖》的一句话,中文翻译是:“如果你是领袖,你便身处生命中的战场。”英文是: if you are a leader, you’re in the battle of your life.” 我认为”战场“应该翻译成”战争“或是”战斗“。
 
艾伦德在书中提到说:“你需要信心,因为没有比领导更困难。”我认为比领导更困难的是承认自己需要上帝救赎的恩典。Paul Tripp 在《危机四伏的呼召》这本书中说道:“事奉是一场在你自己内心的福音之战,恩典能使你作个好战士……我们蒙召来为耶稣基督的福音而战,而那场战争始于我们的内心。”他语重心长地说:“牧者,没有会众比你自己更需要听福音。”耶稣基督和平的福音带领我们进到父神面前(弗2:16-18)
 
认识自己为罪魁是领导的开端
 
艾德伦形象化地描述领导统御像是在狩猎季节穿着一件在胸口画有靶心的衣服。真的是危机四伏。危机是一位不速之客,他总是在我们最不方便的时间出现。危机也是一个狙击手,时不时的向我们放冷箭,下一个应声倒地的就是我。领袖最致命的靶心就是品格。艾德伦在书中绪论的第二段提到机构成败的关键是领袖品格。艾伦德认为面对,找出与处理个人的失败,是领袖养成的必经之路。艾伦德提出领袖不愿意认错的三大原因:恐惧、自恋、上瘾。我认为这些是表面现象。它的根源是罪。最大的问题与瓶颈就是领袖,认识自己为罪魁是领导的开端。
 
台湾有一个脱口秀节目《康熙来了》,其中有一个广受欢迎的”女艺人卸妆“单元。两位主持人不按牌理出牌,挖掘知名人物光鲜亮丽外表之下的真实人生;借着搞笑嘲讽,将舞台上偶像明星打回原型。有一集节目中,主持人问受访女星一个耐人寻味的问题:“化妆是不是一条不归路, 你现在已经没办法不化妆了?”女星回答:“对啊!学会越多化妆技巧,回到家看到卸妆后的自己会被吓一跳!”
 
发人深省的对话!特别是在这个强调追求真我的时代。
 
如果教会的牧师、长老、执事、主日学老师受邀参加《康熙来了》,我们会被“还原”成什么样的人?我们敢卸下面具吗?会众会被吓到吗?更重要的是,我们会被那真实的自我吓到吗?
 
1983 年的名曲《现象72 变》,罗大佑以社会良心的角色描绘了80 年代台湾在经济快速发展期间的社会乱象。他用下面这段犀利的歌词结束:
 
现实生活不能等待奇迹,这是个非常简单的道理;
如果只要生存非常容易,只要你对人保持一点距离。
但是生活不能像在演戏,你戴着面具如何面对自己;
或许你将会真的发现一些奇迹,只要你抛开一些面子问题。

 
“但是生活不能像在演戏,你带着面具如何面对自己。”领导不能像在演戏,你带着面具如何面对上帝!在伊甸园里,亚当和夏娃堕落之后,他们不是昂然无惧地走出伊甸园的大门,迈向美丽新世界;而是躲躲藏藏地为自己以无花果树的叶子编织裙子。直到如今,人们无法面对自己,人们失落或是亏缺了神的形象,就开始寻找自我形象,开始制造有形与无形的偶像。头衔、光环、名声、掌声、品味、时尚不过是现代版最高级的无花果树叶子,我们竭尽所能使自己看起来比实际好,一个Photoshop 的形象包装。
 
“人心比万物都诡诈,坏到极处,谁能识透呢?”(耶17∶9),假冒伪善是自欺欺人的形象包装,是对上帝恩典的抗拒!假冒伪善是一个全然败坏的罪人在上帝发表独立宣言:我的自我感觉良好,自我形象良好,我不需要救赎!“不要自欺,神是轻慢不得的。”(加6:7)我们骗得了人,骗不了上帝!我们都需要被救赎。潘霍华在《团契生活》书中说道:“每个人都必然会让他的罪向自己及团契隐藏。我们不敢成为罪人。许多基督徒发现在义人中有真正的罪人时,会感到难以想像的惊骇。因此,我们持续与罪独处,活在谎言与假冒伪善当中。事实上,我们都是罪人。”
 
我们躲在自己的小角落里,安静而隐密地犯罪。在这种环境中,透明与敞开并不吸引人,它令人害怕与畏惧。就像在伊甸园里,亚当和夏娃用无花果树的叶子编成裙子,来遮盖他们的羞耻。如果神任凭我们留在自己的隐瞒,让我们继续私人的沉沦,这才是悲剧。但是爱世人的上帝,亲自用兽皮制成衣服给他们穿上,那件皮衣指向为我们流血的基督,上帝的羔羊用自己的血除去了我们的罪恶和羞耻。这是神给我们的礼物,以耶稣基督的救赎更新我们,重新恢复真理、仁义、圣洁的形象。(弗4:24)这是福音。我们的卸妆水。
 
感谢上帝,《耶稣来了》。

曾是一颗被蓟马叮过的稻穗,​​徒具光鲜外壳,却没有真材实料;曾是一名知识殿堂的观光客,自诩学养俱佳,却没有深厚功底;神丰富的恩典,叫他与基督一同活过来,在基督里学习成为世界所期待的门徒。他就是柏有成,现任基督使者协会总干事。

Skip to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