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典与托付

口述/徐国庆,采访整理/沈琅 
Image

第一部分:教职申请

2010年11月,我博士毕业。我学的是电脑科学,想在大学找教职工作。然而,梦想虽美,却行之艰难。

 一来,机会有限。学校不比工业界,在工业界,只要达到公司标准,就可以拿到职位,可是一所大学一般只有一个教职招聘。 二来,竞争激烈。从2008年经济危机开始,工业界有不少相当好的研究机构,如微软研究院、IBM研究院等,因为不再能够供养大批研究人员,所以调配他们去做工程工作;因此,很多高资历的研究员不想继续待在工业界,转战学校谋求教职。 三来,背景平平。我从俄亥俄州立大学毕业,虽然研究工作做得很好,但是学校不是MIT那类的顶尖名校;而毕业院校的排名对于教职申请来说,举足轻重。

七上八下

2011年初,我满世界地投简历,也拿到了不少面试,有北卡大学、乔治城大学、香港科技大学,还有欧洲的大学,但是没有拿到一个录用通知,总是排在候选名单第二、第三位。 学校会将录用通知发给第一候选人,给他一个月考虑是否接受录用。第一候选人若是拒绝录用,学校才会接着考虑第二候选人,以此类推。所以,排在后面的一等就需要好几个月。 另外,在面试之后,学校会为每个候选人安排一位联络教授,负责通知录用进展。但这个联络教授不会告诉我明确的答复,只是会提供一些片面的信息。这就是让我头痛的地方了! 

一所大学一开始告诉我:“你排到候选名单第一位了。”等到三月份,突然告又诉我:“事情有了微小的变化,另外一位面试者因为很小的优势,排到你前面了。”但他又安慰我,告诉我这位候选人的兴趣好像不在这里,不一定会接这个职位。我就好像是在走暗道,给我一点希望,但却看不到光。 另外一所大学,联络教授不告诉我排在第几位,只是告诉我:“这个礼拜我们在讨论这一位候选人,下个礼拜会讨论你。”于是,我就每天盼着那一天。好不容易盼到,我一整天坐在电脑前面等Email,结果没等到邮件,去问情况,结果又变了,又失望。我的心随着这些消息七上八下,像坐过山车似的,在希望和失望之间不停翻转。 

那段日子,我压力很大,焦虑不安,心里真是不好受。我失眠、上火,晚上常常睡两个钟头就醒了。我之前二十来年的学习生涯中,哪里经历过这样的折腾!之前无论是考试,还是申请读书,从来都是干干脆脆,考试分数出来就是出来了,学校申请录取就是录取了。现在,人家没有彻底拒绝我,但又不给肯定答复,天平一会儿朝要我的这头摆,一会儿朝拒我的那头倾,弄得我不能安心,又不能死心,我就那么被吊着。

交托给神

这样等了三个月,我明白过来。神是要我学习等候的功课。

通过圣经话语,我在神的里面找到平安。“那等候耶和华的必从新得力。他们必如鹰展翅上腾;他们奔跑却不困倦,行走却不疲乏。”(赛40:31)“我的心哪,你当默默无声,专等候神,因为我的盼望是从祂而来。”(诗62:5)“你要专心仰赖耶和华,不可倚靠自己的聪明,在你一切所行的事上都要认定祂,祂必指引你的路”(箴3:5-6)在我焦虑之时,这些话语带给我安慰与力量。 

我也学习将眼目从人转向神。我渐渐地明白,我要等的是上帝的明证,而不是从人那里来的消息和电邮。于是,我不再因为没有收到某个学校的消息而愁眉不展;学校什么时候讨论我的情况,我也无所谓了。我不再被email牵制了。 

我学习在祷告中将心里的重担交给神。我在祷告中跟神倾心吐意:我是在校园信主的,后来成长在校园团契,结婚在校园团契,服事也在校园团契。我喜欢校园,也喜欢做研究工作,我希望可以在校园任教,服事学生。如果上帝为我开门,我就继续做校园的学生工作。但是如果这不是上帝要我走的路,我也愿意顺服,就去工业界找工作。 我把更多的时间放在团契的服事上,带领诗歌、敬拜,带领查经、活动,我的时间都被服事充满了,根本没有闲暇再去纠结学校录用的事情。

恩典降下 

2011年5月初,我收到第一个录用通知,是俄勒冈大学发来的;接着,我又收到维吉尼亚大学的录用通知。我拿着这两个录用通知去催促其他大学给出答复,然后,在接下来的10天之内,我陆续收到了好几所大学的录用通知,其中包括加州大学尔湾分校(UCI)。 

我的太太在南加州工作,而加大尔湾分校是南加州唯一一所录用我的学校。夫妻不可分开,这是圣经的教导。所以,我心里很清楚,这是上帝带领我去加州大学尔湾分校。 另外,我也知道,拿到这个教职,不是靠我自己,完全是上帝的恩典。当时,我去尔湾面试,因为不适应宾馆,所以面试的前一天晚上我基本没睡着。第二天一对一面试的时候,我脑子一片混乱,是硬撑着讲下来的。面试之后,我有自知之明,面试表现是空前地差。所以,我对加州大学尔湾分校没有抱什么希望。但上帝却将恩典赐给我,为我开了这扇门。 

2011年5月底的长周末,我和太太特地去了一趟尔湾分校。徜徉在美丽的校园里,我们无限感恩,神实在是将我们放在了迦南美地。我知道,若是靠我自己,是绝对不可能拿到这个工作机会的。上帝将这样的恩典赐给我,是因为祂爱我,也是因为祂要我借着这个工作的机会,在校园里牧养祂的羊。加州大学尔湾分校的聘书就是上帝给我这个呼召的明证。于是,我谦卑来到神的面前,与祂立约,我愿意摆上自己,将神所赐给我的教职献在祭坛上,在校园里服事主、服事学生。随即,我们便开始参与校园团契的服事。 

我和太太那时都是博士刚毕业,在尔湾根本买不起房子。但是,上帝为我们预备的,超过我们所求所想。一年多之后,我们买到一栋房子。房子在校园里面,是学校建给教职员居住的,因为地属于学校,所以房价很低。市场价200万的房子,卖给教职员只需要46万。我们知道,上帝赐给我们房子,不光是要祝福我们,更是为了拓展福音之用,所以,我们就开放家庭,接待团契。 

在之后的十多年里,我一直投身于学生事工、带领校园团契,其间也遇到很多挑战,尤其是时间的挑战,我的工作后来转到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我也经历申请终身教授、孩子出生等各种事情,时间恨不能一分钟分成两半花。常常在疲累的时候,也会软弱到不想继续做学生事工。但与神的那个约支撑我走下来,使我没有退缩。

第二部分:一路成长

神不弃我

在服事学生的这些岁月中,我常常会看到一些孩子对信仰忽冷忽热。我不会论断他们,反倒理解他们,愿意耐心地陪伴他们成长。看到他们,我仿佛看到曾经的我自己。上帝的爱没有放弃我,上帝的手一直带领我,我属灵的生命,才能一点点地长大。 

2001年,我在上海读大学。一位美国宣教士John来宿舍敲门,并请我吃饭,我由此认识了福音。John不久后就回美国,他把我托付给另一对宣教士夫妇Dan与Amy。Dan经常带着我和另一位同学在食堂读经。他会找一段经文,带我们查经。他还会带上一包瓜子,再带一大瓶可乐。他给我们每人两个大杯子,一大杯可乐,一杯瓜子。查经之后,我们会去附近的川菜馆吃饭。那是一段非常美好的团契时光。
 
我于2003年4月复活节受洗,是在家里的浴缸里受的洗。我经常跟着校园团契参加查经、福音营会,以及短宣。那时,我享受团契生活,但并没有真正把生命交给主。 2005年,我到美国读书。我当时的盘算是,先把教会放在一边,我先做好我的研究工作,之后我再去教会。但是神抓住我,祂没有放过我,否则我早就走丢了 。 

去美国之前,International Friendship这个机构帮我联系当地的美国接待家庭,提供短暂住宿。好巧不巧,安排接待我的家庭,是一位牧师的家。我本想先不去教会,结果一下飞机就被牧师接去了。 

后来,我在学校安顿好之后,那位牧师还常常打电话给我,问我要不要去教会,让我觉得很烦。一次,他又来邀请我,我不好意思拒绝,就去一下吧。就这样,我开始参加当地的华人查经班,后来又去了华人教会。教会的弟兄姐妹听说我是基督徒,就很开心。于是,我就成了教会与学生之间的桥梁,神使用我,组织查经,并带学生去参加。那时,我可以带诗歌,可以做见证。我可以讲我的 神是怎样的神,耶稣是怎样的。当时,很多道理我都知道,但是却没有什么真正的生命。

生命成长 

我慢慢委身在这个团契,生命逐渐成长。 

我和太太就是在这个团契结婚的。要举办婚礼的时候,我们很穷。那时,我的奖学金需要用来还钱,信用卡还欠了几千块钱卡债。一位姐妹跟我说:“你有多少钱,我们就帮你办多少钱的婚礼。”我很不好意思地说:“我一分钱都没有,我还欠两千块钱的卡债,下个月发了工资要还。”结果,我们的婚礼完全是由弟兄姐妹操办的,婚礼上的鲜花是弟兄姐妹提供的、婚礼之后的饭菜是各家准备的爱宴。婚礼办得非常温馨,基本没有需要我们花什么钱。我们也请了很多朋友,做了美好的见证。 后来,我开始做学生团契的主席,发email帮忙联络学生。我其实很亏欠,因为大部分事情都是年长的弟兄姐妹帮我做的。

我的生命开始有一点变化,是在2010年。我们那时租了学校旁边的场地,每周五晚上六点聚会,大家带着饭菜过来一起吃饭。我住在学校,所以常常来得早。我开了门,准备桌椅,然后就在门口扫雪,不然怕大家会滑倒。 

有一次,我在扫雪,一位姐妹第一个到了,她对我说:“徐弟兄,你殷勤服事,做团契的守望者。”我从来没这样想过,但她的话使我很受鼓励。 以前,我也做很多事情,但是仅是帮忙做事而已,比如,人家喊我去帮忙搬家,我每次都到。但之前都是被动地帮忙,不会主动考虑别人的需要。那句“做团契的守望者”,使我的服事有了目的。 

2010年,我去使者总部参加郭振游教授的生命影响生命门徒训练,很受触动。也是在2010年,上帝开始将一些牧养的工作交给我做。我和太太那时搬到加州千橡城,带领一个年轻人的团契。团契的孩子都是小龄,十一二岁,父母大多是开餐馆的。我带领他们查经,也常常陪伴他们,带他们去环球影城,陪他们去爬山。他们也愿意将心事与我们分享,比如和父母吵架了,父母想让他们早早跟着在餐馆打工,不支持他们读书。我们更多的是倾听、陪伴,用神的话语安慰和开导他们。 以前在团契,我是被服事的角色,这时是去服事人;以前依靠人、现在被依靠。我觉得这群孩子需要我,我又能给他们一些帮助,那时,我开始用心观察到原来可能忽略到的东西,更加敏感于别人的需要。上帝借此建造我牧者的心肠。

交托事工

神的带领总是有他的道理。他先建造我牧者的心态,再将教职赐给我,将更多的学生托付给我。现在我们做跨学校的学生团契工作。并且,神也为我开门,让我将信仰与计算机科学的内容联系起来。关于科学与信仰的关系,我们做过很多讲座,比如,通过计算机的软件和硬件关系来讲解灵魂与生命、自由意志与神的主权,帮助一些学生从计算机的角度来理解信仰,在福音工作上有一些拓展。 

对于学生,我常常给大家的建议是:不要光工作,也要休息。很多学生计划将这四年放在学习知识文化上。努力学习很好,但若只注重学习,则并不是一个很好的人生规划。 

除了学习,我休息的方式便是参加校园团契、参加教会。每一周下来,到周五的时候就非常累了。周五晚上,我去团契查经,那是一段可以放松自己的时光,我去团契跟弟兄姐妹聊天,在神的话语里有得着,空空的灵被充满,心里满是平安、喜乐,就不累了。团契、教会给我归属感,成为我的家。我希望年轻的留学生也能在团契和教会找到家,找到归属感。那么,几年以后,你收获的就不光是学业,你还会收获基督里的朋友、友谊,以及神在你里面,做你随时的帮助。 

通过认识神、服事神,神给我们很多的祝福,包括家庭、孩子,我们把孩子带到神的面前,每天带领他们读经,一家人很是幸福美满,这都是从神来的恩典。

徐国庆弟兄,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计算机科学系教授。现居住尔湾,在UCI和UCLA服事学生团契。 

Skip to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