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思福音

大哉问 为了服事教会能宣告耶稣基督的福音,基督使者协会出版《以福音为中心的生活》。我开始学习这本书的内容,帮助我在生活与人际关系中,经过福音的检验,审查内心,真实地相信与悔改。有一位牧者 Daniel Montgomery 在这本书的书评中写道:“以福音为中心这个词已经变成非常受欢迎的基督教术语。但是,嘴上挂着福音并不代表你的心正在被福音转化。”过去我没有去思考这段话的涵义,但是2020年新型冠状肺炎疫情,就像一面镜子反射出我们属灵内心的真实状态,就是我们对福音的了解是流于表象的肤浅;我们可以迅速地提供主日学的标准答案,可是要我们分享福音如何更新我们的生命,就像一年级数学程度的小学生去作答大学微积分一样的困难。 福音是什么?如何理解福音?如何宣告福音?如何活出福音?在本文中,我尝试回答第一个问题:什么是福音? 福音是什么? 福音是基督教的信仰核心,正确地认识福音至关重要。如果有人问我们什么是有关“福音”的内容,我们是否能够清楚地陈述呢?因为福音具有丰富深邃的内涵,要将福音以准确的语境表达,需要深刻思考。Gilbert Keith Chesterton 说的好:“我们人常常很清楚自己不信些什么,倒不清楚自己究竟信些什么。”我们听过“福音”这个词藻,自认为很熟悉,可是对“福音”的“内容”却没有深入的思考与理解,导致“福音”成为一个朗朗上口的基督教的“属灵八股”,“基督族”的部落方言,或是“基督帮”的“属灵行话”。 福音的内容 要理解福音的内容可以有下列几种方式: 1. 使用使徒保罗的书信来理解福音“不是”什么。在《加拉太书》1章6-7节,使徒保罗指责加拉太人去随从别的福音;使徒保罗更是斩钉截铁说那不是福音,而是有人把福音更改了。这暗示福音有一套可以传讲和领受的固定核心事实,凡是与这个“核心事实”不同的内容不能称为“福音”,而是山寨版的假福音。 2. 使徒保罗的书信也很明确的指出福音“是”什么。在《哥林多前书》15章1节,保罗说:“弟兄们,我如今把先前所传给你们的福音告诉你们知道。”保罗接着在15章3-4节陈述福音的“核心事实”:“我当日所领受又传给你们的:第一,就是基督照圣经所说,为我们的罪死了,而且埋葬了;又照圣经所说,第三天复活了。”经文中的“第一”不是意味着保罗将福音分为几个要点,然后开始介绍第一点,第二点,第三点;保罗所说的“第一”,是“最重要”的意思。因此,福音最重要的“核心信息”是耶稣基督为我们的罪在十字架的受死,埋葬和第三天由死里复活 。保罗使用了两次“照圣经所说”的词组,表示福音的内容是依据圣经的记载。保罗在《罗马书》1章2节也说:“这福音是神从前借众先知,在圣经上所应许的。”所以,福音的内容不能脱离圣经。 3. 用整本圣经来理解福音:圣经是由不同文学体裁的书卷串连成整体,述说神与人之间一个动人的真实故事。圣经宣告的故事内容必然真实,才能够引人入胜,才有意义;而一个有意义的故事为我们提供了一个视镜,来看懂我们所身处的世界与我们存在的目的。既然福音是奠基于圣经的真实故事,因此,了解福音的一个方式就是把福音当成一个故事,这个故事的内容涵盖了人类最深层的终极问题: (1)

别做一个“绊倒体”——读《水线之下》有感

今年在一次参与牧者聚会中,有幸听到牧者们分享自己在身心疲顿之下牧养的辛苦,深深觉得我们要更加敬重与爱护我们的牧者,因为一个健康的教会需要有健康的牧者。基督使者协会秉持与教会同行成长的理念,书房出版部近期翻译出版了一本好书《水线之下——领袖生命的建造与进深》,由Gordon MacDonald所着。我阅读全书之后,认为值得在华人教会推广,来建立健康牧者与教会。 这本书的英文书名,Building Below the Waterline,饶富意义。在前言部分作者讲述了这书名来自于纽约市布鲁克林大桥的建造故事。这座大桥于1870年开始施工,开工之后的两年,河面之上看来似乎没有任何动静,以致于市民议论纷纷,总工程师特别发表声明,解释虽然地上物好像没有任何进展,可是在水线之下,工人们正辛勤地打造基础工程,请市民耐心等候,拭目以待。这座大桥一共耗时13年兴建,于1883年完工通车。至今仍是纽约市的交通动脉。这座大桥能屹立不摇至今达138年之久,是因为当时的建筑团队在人们看不见的地方,尽心竭力地建造了桥身的立足之点:根基。因此作者以这个故事引申出一个广为人知的属灵原则:根基的厚实决定地上物的稳固。 这本书的特色是作者以自己的人生智慧,第一手的生活经验,来检视领袖服事内在的动机, 品格与外在领导和实践,逐步勾勒出一个铸造教会领袖的灵命基础和素质。书中有许多含金量高的内容,值得细细品味。例如:第11章“膝盖上的服事”,作者提到他在就读神学院期间从老师们看见的榜样就是“坚持”,“使我愿意先做好生活和事奉中的本分,再去吸引年轻人“改变世界”的雄心抱负。换句话说,就是先做对的事,再做大的事。”(108页)这句话对我像是暮鼓晨钟般地深深触动了我。在基督使者协会服事,我所讨论的,计划的, 推动的,与人侃侃而谈的,都是一些自认为有恢弘远景的天国大事,作者却谆谆训诲务必要专注看似平凡却极为重要的基本功:生活如同时钟,祷告是秒针,读经是分针,事奉是时针;只有秒针和分针正常运作,事奉才会有动力。 第16章是必读的一章,标题别出心裁,叫DNF,是 Did not Finish的缩写。DNF通常用于参赛者没有完成比赛抵达终点的代称。作者引申为领袖在金钱、权力、知识、亲密关系的试探中失败,而没有完成使命。“牧养生涯随着越来越多的要求和期望,压力也越来越大, 我不相信所谓的道德败坏问题会消失。反而我担心会越来越多,我们还会听到更多优秀领袖们的DNF。”(174页)真的是一语成谶。近年来教会或机构领袖发生丑闻,道德败坏的问题曝光,让我想起了一则经典笑话:波士顿是美国保险业重镇,但是当地的保险公司据说有三件事物不予投保:天灾不保,人祸不保,“晚节”不保!哎,曾几何时,领袖成了“绊倒体”。 因为领袖是人,领袖也是罪人,领袖都是与罪摔交搏斗的人。作者也语重心长地提醒领袖要在成就中保持警惕,因为社会风气崇尚丰功伟业,在福音事工中,意味着众多的会众与广大的影响力(53页);不时地审思自己的动机,不要利用天国作为工具去获得成就感,博取众人的认同,成为名人而确认自己有价值(59页)。这是对我及时的提醒。随着我在公众场合的分享机会日渐增多,在镁光灯聚焦的舞台上,我经常在扮演众人对领袖所期望的角色,可能造成假我的陷阱。作者挑战我可以站在圣洁的神面前,承认心中最黑暗的秘密及最深层的失败,持续的相信福音,让福音更新我的内心,深深扎根于耶稣基督所完成的义, 而知道我已完全地被神接纳,不需要靠外界的成功来肯定我在基督里的终极价值。 本书每一章的结尾,也提供实际的生活操练,例如:第12章“公众领导人的个人时间”,作者提出几个发人深省的问题:你如何管理时间?或更准确地说:如何及时管理自己?你如何应对科技爆炸式的成长(例如:智慧手机,脸书,推特)?作者也提出具体可行的方式,例如:安排一天的独处,保持静默和反思;计划单独或是与配偶共度安息日的早晨,经历并喜悦神的同在。 我深信这本书能帮助领袖塑造灵魂的强度与韧性,诚实地面对内心的罪和生命破碎的程度,在看得见的生活领域与看不见的生命底蕴,打造服事生命的基石,就是耶稣基督的房角石,建造持久而丰富的事奉人生。正如作者在序言中的结论:“在水线之下(领袖的灵魂)所做的工作决定了他是否能够通过时间和挑战的考验。这些工作就是敬拜,奉献,属灵操练。悄悄进行,只有神看得见。” 领袖们,你开挖奠基了吗? 曾是一颗被蓟马叮过的稻穗,​​徒具光鲜外壳,却没有真材实料;曾是一名知识殿堂的观光客,自诩学养俱佳,却没有深厚功底;神丰富的恩典,叫他与基督一同活过来,在基督里学习成为世界所期待的门徒。他就是柏有成,现任基督使者协会总干事。

以基督福音为中心的合一

1.普世教会合一运动的背景,兴起与发展 薛华(F. A. Schaeffer)以约翰福音13章34节为脚本,于1970年出版了《基督徒的记号》(The Mark of the Christian)。他在书中提到:”爱与见证的合一,是基督赋予基督徒在世界面前所披戴的记号。唯有凭借这个记号,世界才可能知道基督徒是货真价实,而耶稣是父所差派“(1*)。薛华称这个记号是“终极的护教”(final apologetic)。薛华说:”身为基督徒却可能不展示出这个记号,但是如果我们希望非基督徒认出我们是基督徒,我们必须展现这个记号“。在这个快速变迁,分崩离析的动荡时代,薛华书中所发出的挑战,在数十年之后读来,更觉得振聋发聩,掷地有声。当代教会比起过往更急迫地需要披戴起合一的记号。 这不是第一次对于教会合一的呼吁。回顾历史,1910年6月14-23日,英国爱丁堡世界宣教会议,大会主席穆德(John Moot)在大会的八大议题中倡导普世教会合一,得到与会代表的支持,决议基督徒之间应互相尊重,谋求各教会宗派在宣教地区的合作,以彰显教会合一的见证,是现代提倡基督教,天主教,东正教,普世教会合一运动(ecumenism) 的先驱。于是1921年在日内瓦成立”国际宣教协会“ (International Missionary Council),1948年在荷兰阿姆斯特丹成立”世界基督教会联合会“ (World Council of Churches),继续推动教会合一。 2.合一的圣经基础

同工领袖门训系列之三:异象与召命

属灵同工领袖需要有异象,不能只墨守成规,只按传统行事。如果连领袖同工都没有异象和方向,会众如何跟随?让我们用旧约摩西作例子。《出埃及记》三章1-3中,神向摩西显现,要摩西把一批被奴隶的犹太人从埃及带出来,这是神给他的托付。神以异象吸引摩西,后给他召命,就是带以色列人出埃及。 “你的话是我脚前的灯,是我路上的光。”(诗119:105)。路上的光就是大方向,每个人看都是一样。脚前的灯是个别带领,每个人各有不同。大方向是宏观的,比如教会的整体异象。神透过教会做什么,各人看是一样的。召命是神对个别信徒的带领。基督徒生长环境不同,机遇恩赐也不同,神呼召我们在其中扮演不同角色。我们要明白各人虽所处岗位不同,但都需要明白大方向,与其他弟兄姐妹的服事配搭,不应各自为政。以下分别阐述异象与召命两方面。宏观是大图画异象,微观是个人召命。其中宏观又分纵线与横线,犹如一个十字架。 宏观的纵线:四传模型 (4S) 教会的异象在于大使命。“所以,你们要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或译:给他们施洗,归于父、子、圣灵的名)。凡我所吩咐你们的,都教训他们遵守,我就常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太28:19-20)这大使命是主耶稣亲自颁布的。那么长的一句经文,主要动词在于“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因此教会的首要目标是门徒训练。不只是本地带门徒,也要到国外带门徒。门徒训练就是带领人信主,扎好了根,慢慢成为神的仆人,再去传福音,再去宣教,循环不息地延伸出去,扩展神的国度。 很多教会领袖都知道门训的重要,但却做不好。主耶稣不单颁布大使命,他在世上三年多的服事也是大使命的切身表现。笔者有一次听到美国神学院Columbia International University的Bill Jones教授的讲演,受益很多。他说,主耶稣在世的服事生涯,大慨可以分成四个阶段。 第一阶段是从慕道到相信,发生在公元27年初,记载在《约翰福音》一章45-49。当时施洗约翰有两个门徒。耶稣经过,约翰说,“看哪,这是神的羔羊。”所以这两个门徒就跟着耶稣了。后来消息传到拿但业,他开口就得罪耶稣,“拿撒勒还能出什么好的吗?”腓力说:“你来看!”耶稣看见拿但业来,就指着他说:“看哪,这是个真以色列人,他心里是没有诡诈的。”拿但业对耶稣说:“你从哪里知道我呢?”耶稣回答说:“腓力还没有招呼你,你在无花果树底下,我就看见你了。”拿但业说:“拉比,你是神的儿子,你是以色列的王!”拿但业本来瞧不起耶稣,他后来改变了,他称耶稣是以色列的王,是神的儿子,因为耶稣说在无花果树下就看到他了。这样,他们几位相信了。这阶段就是从慕道到相信。 第二阶段是从相信到门徒,发生在28年初的时候。耶稣拜访当时叫西门(后来叫彼得)的渔夫,叫他出海打鱼。西门听从,打到很多鱼,但却请求耶稣离开他。因为他看到耶稣的神迹奇事,很害怕,感觉自己不配。“耶稣对他们说:『来跟从我,我要叫你们得人如得鱼一样。』他们就立刻舍了网,跟从了他。耶稣稍往前走,又见西庇太的儿子雅各和雅各的兄弟约翰在船上补网。耶稣随即招呼他们,他们就把父亲西庇太和雇工人留在船上,跟从耶稣去了。”(可1:17-18)这个阶段是从相信到门徒。 第三阶段是从门徒到同工。28年末,有一天晚上,耶稣整晚在祷告。第二天就选召了12个使徒。“祂就设立十二个人,要他们常和自己同在,也要差他们去传道,并给他们权柄赶鬼。这十二个人有西门(耶稣又给他起名叫彼得),还有西庇太的儿子雅各和雅各的兄弟约翰(又给这两个人起名叫半尼其,就是雷子的意思),又有安得烈、腓力、巴多罗买、马太、多马、亚勒腓的儿子雅各,和达太,并奋锐党的西门,还有卖耶稣的加略人犹大。”(可3:14-19)门徒变成耶稣的同工。后来耶稣差派他们两个两个出去传福音,给他们赶鬼的能力,回来的时候给他们评估。这要训练他们独立,因为耶稣要走了。 第四阶段是同工到差派。发生在30年四月。耶稣受难、复活和升天以前。耶稣嘱咐门徒:“愿你们平安!父怎样差遣了我,我也照样差遣你们。”(约20:21)这是差派。 按着Bill Jones教授的分享,我提出一个四传 (4S) 的基督徒成长与教会增长的模型。这是宏观异象的一条纵线,即:传福音 (Share),传生命 (Solidify),传服事 (Serve),传出去

“合乎中道”看自己,说自己

“你自己说你是谁?” 在许多公开场合,或工作,或学校,或教会,或社团,我们常常需要向别人介绍自己。简明应景的自我介绍是建立人际关系的第一步,比如告诉对方自己的姓名、家庭、职业、爱好等等加上一些与情景相关的个人小事迹以拉近彼此的距离,大概就可以给人初步良好的印象了,所以介绍的内容基本是一些可以让别人知道的“我是谁”。在一些特定的情况下,比如谋职,促销或演讲,尤其在新冠病毒疫情期间必须透过网路来运作,为了加深给听众的印象,除了经历专长之外,在介绍自己或被介绍时或许更加刻意美化了“我是谁”。在职业生涯中,我曾经有过许多依情况而定的自我介绍“版本”,甚至自以为幽默灵活,还为语气略带夸张的自我介绍而沾沾自喜。直到有一天,我的女儿半开玩笑问我说,“爸爸,这是真实的你吗?”乍听之下,颇觉错愕,推销自己嘛,扬长补短,无可厚非!但仔细一想,对“真实的我”却没有一个明确的认知。可以确定的是,在内心深处我必须自问“我到底是怎么想自己,看自己的?”因为“怎么想,怎么看自己”在不知不觉之间或多或少都会展现在介绍自己的心态上。 我有一位同事,因为在职业上的高成就,退休前在公司里是少数几位资深“院士级”(Fellow) 的专业人士,在同事们为他举办热闹的退休庆祝会后,我问他以后有什么计划,没想到他却伤感地说,“以后我就不能再介绍自己是公司的Fellow了,只能当个欢乐的家伙(jolly fellow)。”这也令我想起另一个有趣的故事,前著名的伟大职业拳王,穆罕默德•阿里 (Muhammed Ali, “The Greatest”),在飞机将要起飞时,空乘要求他系上安全带,阿里没有立刻行动却说:“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伟大的超人 (Superman) ,超人不需要安全带。”空乘妙答说:“超人会自己飞,超人不需要飞机。”姑且不论这故事的真实性有多少,当阿里晚年罹患帕金森疾病时,他坦然地说:“我不是最伟大的,上帝才是。”眼看当年常胜的拳击手套墙上高高挂,无数奖牌沉默地收集灰尘时,曾是伟大的阿里会说他是谁呢? 所以,“你自己说你是谁?”这个问题是法利赛人在施洗约翰 (John the Baptist) 开始传道时问他一连串有关“你是谁”的核心问题(约1:22)。这一简单却深刻的问题也是我们当问自己的问题,也许我们少去深思,不愿多想,或是很容易地给出一个敷衍的回答,但如果诚实地面对这个生命的核心问题,愿意从神的话语中寻求答案,我们可以认识真实的自我,使我们的生命更专注,更有方向感,生活更有力,更踏实。  施洗约翰的回答 施洗约翰的故事是个很好的范例,照着以赛亚书的预言“……约翰来了,在旷野施洗,传悔改的洗礼,使罪得赦。犹太全地和耶路撒冷的人都出去到约翰那里,承认他们的罪,在约旦河里受他的洗。”(可1:4-5) 。犹太人从耶路撒冷差祭司和利未人到约翰那里,问他说:“你是谁?”他就明说,并不隐瞒,明说:“我不是基督。”他们又问他说:“这样,你是谁呢?是以利亚吗?”他说:“我不是。”“是那先知吗?”他回答说:“不是。”于是他们说:“你到底是谁,叫我们好回覆差我们来的人。你自己说,你是谁?”他说:“我就是那在旷野有人声喊着说:『修直主的道路』,正如先知以赛亚所说的。”那些人是法利赛人差来的(或译:那差来的是法利赛人);他们就问他说:“你既不是基督,不是以利亚,也不是那先知,为什么施洗呢?”约翰回答说:“我是用水施洗,但有一位站在你们中间,是你们不认识的,就是那在我以后来的,我给他解鞋带也不配。”(约1:19-27)  施洗约翰三次被要求表明他的身份,三次被问“你是谁?”这些问题其实反映了当时犹太人内心的预期(anticipation),期待 (expectation)和假设

“事奉行传”——主在哪里,服事的也在哪里

事奉主是基督徒成长的必经之路,每个基督徒事奉的经历或许不同,但都可以体会到神妙手引领的痕迹。主说:“若有人服事我,就当跟从我;我在哪里,服事我的人也要在那里。若有人服事我,我父必尊重他。”(约十二26)简单的说,这段经文可以归纳出四个要点: 事奉的对象——主耶稣事奉的心态——跟从主事奉的准备——随时预备好事奉的满足——蒙天父的尊重 文中“我在哪里,服事我的人也要在那里。”英文信息版的翻译更点出了令人深思的涵义,“…Then you’ll be where I am, ready to serve at a moment’s notice.”(我在那里,你也要在哪里随时准备服事。) [The Message]. 回顾自己这一生事奉主的经历,在摸索中体会神恩典的带领,在服事中胜过自我的设限,在尝试中激励自己的成长,在感恩中警醒主要我们“随时预备服事”的美意。就以“事奉行传”见证服事主的喜乐和成长。 事奉是何物?懵懂之中,自我设限 认识主信了福音之后,常听到主里的长辈说,“要成长就要参加事奉……”,当时真是懵懵懂懂,连什么是“事奉”都搞不清楚。大一刚信主时,参加教会团契活动对自我形象的冲击还真不小,弹琴吗,免了!唱歌嘛,认不得豆芽菜的乐谱,高不成低不就的嗓音,藏拙吧!带领团体游戏,嘿嘿,能在大风吹找到椅子,不被吊单罚唱歌或旺旺学狗叫那就喘口大气,如释重担了。眼看着大哥大姐们,落落大方,能说能唱,大风吹到时,鹤立鸡群,一夫当关,扮什么像什么,分享圣经,说起见证也一样头头是道,羡慕极了!自己嘛,只好“谦卑,谦卑,再谦卑”努力的当个隐形人,大概只能做些杂事,搬搬椅子,摆摆桌子,分分歌本……其实我还挺乐意做这些的。

1 + 1 = ?

文/杨义冠 “1+1=?”乍一看,除了脑筋急转弯趣味游戏中出现的五花八门的答案以外,人们几乎会不假思索地说:“等于二”。这个答案天经地义,也放之四海皆准,至少在可见的物质世界中确是如此。任何其它可能的答案都会被稍有常识和知识的人嗤之以鼻为“无知”或“无聊”。然而,这种在物质世界中“1+1”一定等于“2”的思维,其深层次的某些根本性前设,潜伏着对人与人,人与神之间关系的极具破坏性和摧毁性的力量。更为可怕的是,很多人深受其害却浑然不知。 坐在我对面的是一位三十出头的男人,从人的角度来看,他事业正处佳境,在上市公司担任中高管并深受领导器重。清晰的谈吐、敏捷的思维、坚定的眼神和健壮的身材无一不透露着他是一位极其自律的成功人士。话语间流露出的自信和进取心让人感觉只要努力,没有什么是达不到的。更重要的是,他还是一位基督徒,并且他的信仰深深扎根于他对科学与知识的探索,绝非稀里糊涂、迷迷糊糊的相信。这样的人实在是基督教圈子里让人羡慕和效法的对象,也是吸引人信主的美好见证。 他在电话里告诉我有事寻求帮助,希望面谈,语气中并不多见的些许焦虑让我马上答应。一见面,不出我所料,问题并不是关于他自己,而是关于他的妻子和他的儿子。他的儿子刚上小学,却在行为规范上有很大的问题,比如上课把脚放在桌子上,或钻到课桌底下,无法专心听课和写作业等,这也导致了他的成绩在班上一直排名垫底。这位父亲告诉我他其实并不那么在乎成绩,而是其他更重要的东西。他对自己的儿子说:“我并不在乎你的成绩,我在乎的是你是否真正努力和用功。” 与此同时,他对自己的妻子也有诸多不满。他不无苦恼地告诉我,正因为自己完全明白家庭和教养孩子的重要性,所以他一点也不介意单独承担起挣钱养家的责任,这样妻子就可以将精力全部投入到家庭和孩子上来。但事与愿违,孩子无论在身体、学习和行为规范上都差强人意,家里也不是他所向往的整洁温馨。尽管他的太太告诉他自己已经竭尽全力,筋疲力尽,然而他却认为太太还可以做得更好。久而久之,夫妻的矛盾和隔阂也越来越深,以至于最终几乎无法沟通,关系也日趋紧张。 他嘟哝着:“我真的没有什么过分要求,我想只要她努力了,结果一定是好的,这不就和“1+1=2”一样明显吗?难道我错了吗?”我注视着这位年轻人,回味着他所说的话,逐渐陷入沉思。这句话是如此的似曾相识,因为我曾对我的儿子,对我的太太,对我的同工说过。这句话也曾给我自己、我的婚姻和家庭、以及我的人际关系带来极大的破坏与伤害。这句话看起来如此合理,却细思极恐,因为这其中隐藏着极大的隐患和杀伤力。 首先,很多人也许并没有意识到这句话的背后其实包含了一句潜台词,那就是:“只要你努力了,成绩就会变好,家里就会整洁,问题就会解决,结果就会改变,计划就能实现……”。所谓不在乎成绩(结果)本身只是一块让其他人哽咽在喉,掩饰自己虚伪的遮羞布而已。同时,说这句话的人也占据道德高地,立于不败之势——既然努力就一定能成功,如果你没有成功,那就说明你没有努力或不想努力。这样的论断直接瞄准他人的态度和动机,可谓杀人诛心。同时也让他人望而生畏,不寒而栗,但却不知如何辩驳才好。 更危险的是,在这看似简单的逻辑中,有着一个将人“物化”(objectification)的倾向,这很危险。“1+1=2”看似简单而正确,但仅限于特定范围。这个法则无非只适用于最简单形式的物质世界,或者更具体地说,适用于数学世界。然而当这个等式被强行应用于其他方面,比如人有关系中,人就很容易在等式中变成没有生命、情感的物体。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很多人似乎在做“正确”的事情,但却付上了爱情、亲情和友情的代价。 然而,人就是人,不管被如何扭曲或贬低。并且,人是活的、是有灵魂的,所以一旦人被物化,人就沦为了仅仅是“活物”——如同动物一般。动物的生存法则是适者生存、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一旦人被当作动物一样对待,我们就不难看到人类社会中比比皆是的反目、背叛和尔虞我诈。人不再因为爱而顺服和努力,而是为了生存而算计与抗争,弱者的暂时屈从和听命也仅仅只是出于惧怕与求生的本能。惧怕的唯一必然结果就是反抗。一旦“弱者”开始变为“强者”,所有的一切游戏规则都要重新被定义和改写,新一轮的“欺压”与“反抗”重新登场,只不过角色发生了改变而已。这难道不是当今人际关系的真实写照吗?整个世界就如同一个巨大的丛林,到处都充满了一种叫做“人”的动物在游弋与潜行,重复上演着“弱者”和“强者”的争斗,婚姻、家庭、友谊也无一能幸免。 噩梦还远不止如此。如果人类真的仅如动物一般只是遵行丛林法则的话,这个世界也许会比现状好许多,很多世世代代无法释怀和解的仇恨也许早已荡然无存。原因很简单,因为动物不懂“以眼还眼以牙还牙”,既然不懂,就不存在怀恨在心或报仇雪恨,更谈不上世世代代的怨与恨。而人是按神的形象所创造,天性需要公平和正义。亚当夏娃犯罪后,人更是将审判者的角色据为己有,并用自我欲望和自我意志来等同于公平和公义。于是在丛林法则之下生活的人类世世代代因为冲突,因为弱肉强食积累了无数的仇恨,小到人与人之间,大到国与国之间,种族与种族之间……仇恨无处不在。受害者和施暴者的角色不断更迭变换,仇恨也不断累积加深,每个人都以自我为中心,就没有和好的可能。 人不仅是这个问题的制造者,更是这个问题最根本和最直接的原因,因此也就无法为问题提供答案,或成为解决办法的一部分。基督徒原本借着神,依靠恩典似乎有可能化解这个难题,但很多基督徒是不是将“1+1=2”应用宰了与神的关系上,将神也“物化”了呢?这样一来,人神关系中最重要的恩典和信心也随之荡然无存。 在“1+1=2”的思维定式下,只要人够努力,上帝就一定会(不得不)祝福我;只要我够虔诚,上帝就一定会(不得不)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只要我有理,上帝就一定要(不得不)站在我这边……这样一来,我们的信仰不仅无法解决这个问题,反而成为了更大的帮凶和更“完美”的借口,让人肆无忌惮、名正言顺去争竞、攀比、欺压、抢夺、仇恨、杀戮和报复。历世历代,包括现今世代,打着宗教名义的杀戮和战争难道不是人类最深的伤痛吗? 作为基督徒,我们活出我们的信仰了吗?还是虚伪、功利和迷信?我们的下一代在我们身上看到好见证了吗?还是抵触和不再传承信仰?我们还在坚持“1+1=2”的思维模式吗?圣经告诉我们,人是按照神的形象所造,是有灵的活人,我们绝非身处丛林过着弱肉强食的生活。人存在的目的也不是一群仿佛《星球大战》电影中的克隆人,被一位叫作“上帝”的黑武士派驻到一个被称之为“地球”的星球上来殖民和掠夺。《威斯敏斯特小教理问答》开宗明义地宣告人的首要目的就是“荣耀神,并以祂为乐,直到永远”。 神从未说过祂行事的法则是“1+1=2”,恰恰相反的是,天国的奥秘是“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并且神的心意是“预先定下效法他儿子的模样,使他儿子在许多弟兄中作长子”。(罗8:28-29)可见上帝恰恰是要借着种种看似“1+1≠2”的情形,让人凭着信心,进入到神的荣耀和丰盛,在那份神人相交的奥秘中得益处。不仅如此,神更是要借着“1+1≠2”的情形,让人学习谦卑和顺服,从而效法基督耶稣的样式。耶稣基督也从未宣扬过“1+1=2”,相反祂一直在强调“我和父原为一”,并且祂为信徒祈求天父“叫他们合而为一,像我们一样”。使徒也反复告诫我们“在基督里合一”,“二人要成为一体”,“在真道上同归于一”。而这才是天国的法则,也是信仰的奥秘所在——那就是神“道成肉身”,要让我们“肉身成道”。这不正是这个世代、教会、家庭、婚姻和个人缺乏且极其需要的吗? 神赐给了人自由意志,因此人仍然可以继续固执地坚持在个人生命和各样关系的答卷上填写“1+1=2”,但却必须承受物化神与人的种种恶果、破碎与绝望。当然,人也可以谦卑、接受和拥抱那似乎不合常理的“1+1≠2”,从而享受因晓得和顺服真理而带来的真正自由。在真理面前,所有的自由都要被真理的光所照耀,所有运用自由意志而做出的选择都要承担其决定的后果。 站立在全能神的面前,面对自己的生命,亲爱的朋友,你的“1+1=?”呢? 作者为达拉斯神学院基督教教育硕士,教牧教育学博士。研究兴趣为灵命塑造、领袖传承、信仰与文化。和妻子育有一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