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里面的,比一切都大

文/仇培林 
Image
宗教徒

从小我的生活就受到宗教的影响。奶奶是基督徒,参加国内的三自教会。母亲在我小的时候身体不好,各种求医问药烧香拜佛都试了一遍,后来就常去请基督徒为她祷告。和她接触最多的是教会里最“属灵”、最极端灵恩派的人。在坚持一段时间后,我妈觉得挺有效果。之后很自然地我跟着妈妈去教会,但心不在焉,对读圣经和听讲道没兴趣,并没有真正认识神。 
 
随着身体好转,母亲变得越来越“虔诚”。她经常被“神”凌晨一点叫醒起床,跪着唱赞美诗和祷告直到早上五点左右。后来她以先知自诩,声称得到神的很多启示,并以此来约束、控制我。比如周日不去教会敬拜神的话,神会发怒;遇到做决定的时刻,要根据她从“神”那里听到的这样或那样做,才是神喜悦的。因此,我对神有一种错误的认识,非常恐惧。我觉得如果神不喜悦一个人的做法,神的审判、定罪、刑罚甚至击杀就会立即临到。另外一些时候,母亲又说,神给我许多试炼,也会大大祝福我,将来我会成为非常了不起的人。恩威并施,让我很困惑,受其摆布,但内心深处希望这个世界没有神。 
 
从初中开始,我基本每天做噩梦,在梦中恐惧至极,大声呼喊,甚至惊醒隔壁宿舍的同学,常常在半夜两三点吓醒、再也睡不着。高三的时候,我得了颈椎病,头痛欲裂。我妈却说她祷告了,没事,就是神在试炼我,神不给我医治。因为我没有真正认识神,自己一直这样痛苦挣扎,没有平安。 
 
2016年我在兰州上大学,参加了一个校园团契(家庭教会)的活动。与其说是追求神,不如说是习惯使然。教会里有十位核心同工,负责安排每周的活动。那时国内开始打击基督教,一些信徒被抓,然后要他们写下核心同工的名字。可能因为我的姓特殊,有人记不住核心同工的名字,就把我的名字写下来。最后加上我,一共十一名信徒遭到逼迫。我被大学记过处分,保送读研的资格被取消。在此情况下,我决定申请来美留学。 
 
当时我申请了三所学校,我妈不在身边,却对整个过程有所了解。比如她知道学校的大概位置、我什么时间交的申请、几个月后可以知道结果等等。这使我觉得“神”很厉害、能超越时空。但我们电话交谈经常话不投机、不欢而散。我身体不舒服时,我妈说没事,要求我照常去跑步上课。有病不让我去看医生,说不是病,是邪灵攻击,只有求神才能恢复正常。连用电脑一件小事,我妈也要求我,开机前必须祷告。我忘了祷告,电脑就无法正常运转。基本每次电话交谈,母亲都在否定我的感觉、理解、知识和经验,并以顺服神的名义,要求我一切照做。我经常忍不住发火。事后冷静下来,又很有负罪感,总是再打回去道歉。其实是理智上觉得应该道歉,情感上觉得很恨母亲,两人像是不同频道,无法交流。2016年以后我经常和母亲吵架,感觉自己活得很扭曲、不舒服。2018年六月,出国前夕,我妈妈多次以神的名义强迫我在保险公司工作,每次都是早上五点多我还没睡醒,她就打电话过来告诉我,“神”让我继续在保险公司工作。反复多次,搞得我烦躁不安,甚至得了抑郁症。

转折

2018年8月我到达安娜堡的密西根大学读硕士。沿袭着宗教徒的习惯,我周五去查经、周日去教会敬拜。仍然是人到心不到,只盼着赶快结束、我好回去学习。除了适应新环境、克服语言障碍,抑郁症持续地困扰着我。我每天早上三四点就会惊醒,白天又头痛无力、昏昏沉沉。后来我忍不住请团契的弟兄姐妹为我祷告。 
 
2019年春节期间,牧师来和我谈话,听我讲述了从小的宗教生活。牧师怀疑我妈信的不是真神,而是被邪灵辖制。真神不是那么立竿见影地、不顺从祂立刻就降灾降祸。我第一次对母亲的信仰产生怀疑。打电话回家,母亲以一种非常客气、忍耐、居高临下的态度听我说话,好像在忍受一个疯子的胡言乱语。谈不出什么结果,我减少了通话次数,专心做自己的事。通过牧师的帮助、加上自己研读很多信仰和心理健康方面的书籍,一年后我从抑郁状态中走出来了。我顺利读完硕士,于2021年7月来到北卡罗莱纳大学攻读博士。 
 
来北卡第一天我的膝盖受伤,接下来引发了一连串的伤病。我开始认真地思考为什么会发生这些事情。在生病修养过程中,我安静下来读圣经和听讲道,试图寻找答案。当我读到诗篇23篇中的”你为自己的名引导我走义路”的时候,我被大大感动。创造万物的神因着祂的名来引导我,那个时刻我真正意识到自己是一个需要向天父认罪悔改、回到祂身边的浪子。虽然以前读过这段经文很多遍,但是我一直没有任何感觉,也从来不觉得我是一个罪人。从那时开始我意识到自己做了很多错事,不仅得罪神也得罪人,心里很愧疚和懊悔。 
 
疾病让我意识到自己的软弱,神让我安静下来、藉着读经来明白祂是愿意与我同在的、带领我经过死荫幽谷的牧羊人。当我处在迷失中,感觉挣扎和无助,感受不到爱的时候,神透过我本科所在团契的传道人和北卡华人福音基督教会的弟兄姐妹对我的关怀和帮助,来告诉我,祂是多么爱我这个悖逆的浪子,并用祂的慈爱来把我寻回。神没有因为我的悖逆和自以为是就任由我迷失堕落。通过安静地读神的话语,我明白神不仅仅是一个公义圣洁的神,更是一个满有怜悯慈爱的神。祂知道我们无法靠着自己来脱离罪的捆绑,就亲自为我们设立赎罪祭,为我们开了一条又新又活的道路,这样我们可以坦然无惧来到祂的宝座前,得怜悯蒙恩惠,作随时的帮助。我们可以像孩子来到慈爱父亲身边一样来亲近神。我们要做的就是用信心来回应神的救恩和爱。虽然我在病痛当中一直有很多的痛苦挣扎,但我愿意用信心来回应神对我的爱和救赎。2022年3月,在张博洋弟兄的带领下我做了决志祷告,真正地认罪悔改并于复活节接受洗礼归入主的名下。 

新生命

在决志信主后,我的病情时有反复、甚至加重,我坐立不安、疼痛难忍。邪灵通过我妈多次警告威胁,说我要死了。也常常有不是来自神的声音搅扰我,说“我所信的神不会怜悯、关心、在意我”。但我确信我信的耶稣基督胜过一切的邪灵,胜过死亡。我在信主的那一刻,主耶稣就已经掌管了我的生命,作我生命的主宰,我不需要恐惧害怕。 
 
病痛让我停止学业待在宿舍里,从而有大量时间读经祷告。我开始明白圣经全然无误,也后悔没有早点明白圣经、从而靠着神的话胜过试探。通过读圣经、听讲道、并在弟兄姐妹的鼓励下,我学习信靠和仰望神,在病痛中紧紧抓住神,尝试经历神的平安和大能。 
 
对我有很大鼓励的是神儿子的身份。这个身份是不可夺取的,正如保罗所说,没有任何力量可以使我和神的爱隔绝。撒旦的伎俩就是欺骗,我承认自己犯过许多罪,但耶稣的宝血可以洗净一切,把我从撒旦的权势下买赎回来。耶稣在十字架上正是为像我这样的罪人死,祂的死和复活给了我全新的生命。有时邪灵控诉我,我立刻祷告,靠着神的话来胜过绝望、沮丧、或轻生的念头。 
 
我参加了三个查经小组,通过系统查经,来纠正以往的错误认识。比如玛拉基书三章十节所说的,“万军之耶和华说,你们要将当纳的十分之一,全然送入仓库,使我家有粮,以此试试我,是否为你们敞开天上的窗户,倾福与你们,甚至无处可容。”过去我的理解是神的祝福有条件,必须守律法十一奉献。现在明白了奉献是有了新生命之后自然的作为,正如教会和弟兄姐妹对我的爱心供应。虽然我目前没有经济能力奉献,但我仍然是蒙神祝福、是神所爱的。 
 
我也定期和弟兄一起祷告。开始学习如何理解我身边的人,学习关爱在异地的女朋友。同时,我也请求神帮助我学习如何原谅我的母亲,虽然因为她错误的信仰或者邪灵透过她对我造成了很多伤害,但感谢主,神借着我生命的破碎来重建的新生命,是真正属神的生命。 
 
现在生活中有许多未知:什么时候恢复学业,要不要回国,如何治疗,前路如何……我把这些都交给神,不再忧虑。我只求神带领、努力做好当做的事。积极配合治疗、保守自己有平安感恩的心、读经祷告、不虚度光阴。神既然带领我认识祂、进到祂的家中,神也必带领未来的路。

作者生于徐州,2018年赴美留学,2022年复活节受洗归主。现为北卡罗莱纳大学教堂山分校博士生。 

Skip to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