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圣诞日历的诞生

文/姬荣菲
Image
写在前面的话

赞美之泉的创始人游智婷并非词曲创作专业毕业,创文的创始人莫非也非文学系毕业,但她们是被至高者拣选使用的器皿,也因此能够在各自的音乐和文学领域产生巨大影响力。上帝拣选人的旨意,不在乎人的行为,乃在乎召人的主宰。祂不看人的资历出身,唯独看重人乐意献上的心意。

在讲我的故事之前先和大家聊聊什么是“圣诞倒数日历” Advent Calendar。圣诞倒数日历是一个源起于德国的圣诞习俗。当时德国的路德教信徒,为了记录耶稣诞生日前的24天,从12月1日起,通过每天点起一支蜡烛,或挂起一副新的宗教画,或给孩子一块小饼干的方式来纪念圣诞月的与众不同。

Image

1920年,第一个有24扇小门的圣诞日历诞生。自20世纪50年代起,圣诞日历逐渐成为大众商品,传播到世界各地。小门背后的格子里开始装有巧克力, 化妆品或酒等不同商品。

倒数日历逐渐成为一种盲盒游戏,无论在线上还是线下,都被商家作为圣诞期间特有的营销模式来推广产品或服务,其中各大国际一线品牌的“圣诞倒数日历”设计最突出,最为吸引眼球。

故事就从这里开始

我是荣菲,毕业于鲁迅美术学院美术史论系,2014年随先生来到美国,2015年受洗信主。现在有两个孩子,是个全职妈妈。

2021年圣诞节前夕,我给孩子买了一套童话故事版的圣诞倒数日历,童话绘本的圣诞日历让我眼前一亮但又有一丝遗憾,因为圣诞倒数日历本是用来纪念耶稣诞生的,现在却逐渐失去其本质意义。一个想法在我心里渐渐成型,到2022年初,脑海里想要做一套圣经故事绘本版的圣诞日历的想法越来越强烈。

2022年是个寒春,美国经历着近几年来最严重的病毒蔓延,身边的朋友相继感染。当时正值中国春节假期,我们全家也难以幸免。在家隔离近一个月的时间,更让我体会到了人的渺小与有限,于是坚定了想要设计一套圣经故事版圣诞倒数日历的想法。

我将想法告诉一位姐妹,就是这套日历的美编钟丁玲。我们一拍即合,她愿意协助我一同完成。丁玲毕业于北卡罗莱纳州立大学绿堡分校(UNCG)的平面设计专业,也是一位有两个宝宝的全职妈妈。当我们决定开始尝试这个产品的时候,已经是三月初,距离圣诞节还有九个月的时间。我们不知道能不能在圣诞节前,做出内含十二本绘本的日历,也不知道做出的日历会是什么模样。一切都是见步行步。不住的祈求祷告贯穿了绘本创作的整个过程。我们唯一知道的是,如果祂喜悦,就会为我们敞开大门;如果祂不赞同,则会关上大门,而我们也会知道。

全职妈妈的身份,练就了我们见缝插针的时间管理能力。白天带娃时构思,画草图;只有当晚上孩子们入睡后,我们才可以专心投入地创作。我很清楚祂的带领,因为创作的灵感源源不断。就这样,七月初我们完成了初稿设计。

接下来就是打样了。为了节省开支,我们在中国大陆找了一家印刷公司。印好图案的纸张经过海运一个多月的时间,寄到我们手中。我们再全部手工裁剪,粘贴,制作日历。8月16日,我们的第一本圣诞倒数日历样本正式诞生。当看见一个想法被变成现实的产品,拿在手中时,我们的心中充满激动与感谢。

Image
Image
从梦想到现实

整个创作过程,让我体会最深的一句话是,“你们要先求他的国和他的义,这些东西都要加给你们了。”(马太福音6:33)我不是学插画出身,但却一直有着插画师的梦想,而这套圣诞日历阴差阳错地成就了我的梦想,包括故事中所呼应用到的经文和名言佳句,也都是我自己以往看书或电影时收藏的句子。

日历中所选择的每一个圣经故事,及所要表达的主题,其灵感都源于我对身边人的观察,或自己成长中的经历。成为妈妈后,让我看到很多父母和小朋友的无助,此套日历的设计初衷,除了要让经典回归外,还想让父母与孩子共同学习,共同成长,一同领受来自圣经的智慧。

样品到产品还有一段距离,也有很多琐碎细节要面对,上帝的带领并没有停止。感谢教会的弟兄姐妹帮我们四处询问。当联系到使者协会的同工后,他们给予我们很大的帮助与鼓励,他们肯定我们的创意和设计,并帮忙联系中国大陆从事这方面事工的弟兄姐妹。就这样,经过无数次的越洋电话、克服时差的沟通,及同工们一趟趟跑工厂打样、调色,最终确定了显色最好的铜版纸,且加上了使产品更“耐撕”的哑光膜,以便扛住幼龄孩子们小手的揉搓。

这一套送给孩子的圣诞绘本,承载了很多人满满的爱与辛劳。对我来说,也是一次从梦想到现实,有上帝全然带领看顾的旅程。祂使万事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期待看到每个孩子都能拥有这样一套故事,父母们在圣诞节到来前,每天打开一个礼物袋,给孩子讲述一个圣经故事,从小在孩子心里种下爱与恩典的种子。通过亲子阅读时间,也让我们自己回到儿时的模样,与孩子一起,重温福音这大好的消息——“神爱世人,甚至将祂的独生子赐给我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翰福音3:16)。

Skip to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