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的祝福从敬畏信靠神开始

文/陈惟鞍、陈思朋、张淑慧 
Image

华人竭力为儿女谋求最好的教育环境以图长远发展。基督徒父母在下一代青少年离家升入大学后,挣扎于如何让孩子维持信仰和教会生活。面临宗教信仰与文化撕裂中的年轻父母,正烦恼于怎样栽培子女,选择公校还是私校?对青年一代信仰流失,教会老龄化的严酷现状,有负担者忧心教会未来发展。2021年7月开始,疫情后逐渐复甦的新英格兰校园中,我们遇见一个来自美国西海岸的三口之家,面对他们真实感人的生活见证,不禁让人眼前一亮。这一见证不单让人想起神的应许:“我在以色列人中为自己留下七千人,是未曾向巴力屈膝的,未曾与巴力亲嘴的”(王上19:18),更指明一条清晰蒙福的信仰生活道路:家长和孩子一起,专心从日常生活的点滴开始,以基督为中心,培养敬虔的生活习惯和品格,凡事信靠尊荣神,必然蒙福!

– 使者新英格兰校园同工周丽华 

文/陈惟鞍,Troy高中毕业生;译/李雪莹

2021年是大学招生很糟的一年。很多情况对高中生来说不合常理。Troy高中的一名学生被约翰霍普金斯大学(Johns Hopkins)录取,但他甚至没有进入加州大学尔湾分校(UC Irvine),一所长期以来被Troy的顶尖学生认为是保底学校(safety school)。还有一名被布朗大学(Brown University)录取的学生甚至没有得到加州大学尔湾分校(UCI)或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的录取信。一名被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录取的学生几乎没有被其它任何大学录取。Troy的学生被排名靠前的私立大学和常春藤名校录取通常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但2021年的情况却一反常态。

加州大学(UC)的录取结果在3月中旬出来。常春藤盟校,比如斯坦福大学、杜克大学等,录取结果在3月底至4月初出来。不用说,后者的学校名单是Troy许多人的目标。但当加州大学的名单出来时,真是意外的惨淡,只有很少一部分成绩和简历相当优异的学生被UCI, UCLA, UCSD或UCB录取。

Covid疫情对大学录取过程的影响是可以理解的,但结果真的大跌眼镜。疫情使得许多大学不要求申请者提供标准化考试成绩,所以这对全美很多优秀的高中生很不利。加上大学收到的申请人数增加了50%,录取率急剧下降,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在3月剩下的几个星期里,尽管我和同学们不在一起上学,但我们仍然保持着联系,整个Troy似乎都弥漫着一种恐慌。这对很多人打击非常大,看不到任何希望。说真的,也没有什么我们可以做的,学生们不能团结起来为自己辩护,因为我们都在同一条船上,我们的未来掌握在招生办公室的手中,他们除了粗略过目一下同学们尽力完善了很久的申请文稿外,什么也不做。如果我们连一个保底学校都进不去,怎么向自己交代?

在申请大学的过程中,我感受到了神的同在。当我在读圣经的时候,偶然了解到了希西家王。我以前从未听说过他,但当我深入阅读他的故事时,我意识到,我找到他并非巧合。希西家是犹大国历史上少数敬畏神的君王之一。当他最需要神的时候,他并不害怕,而是谦卑地来到神面前请求帮助。当亚述的18.5万大军敲开他的门,准备进攻时,希西家谦卑自己,向神哭诉,请求帮助。第二天早上,上帝用一次大能的打击消灭了这18.5万大军。当希西家被绝症折磨得奄奄一息时,他再次跪下来求神怜悯,神医治了他,使他又活了15年。从希西家身上,我学到了两件事。第一,我们的神是强大而又慷慨的,能够瞬间打败整支军队,但也能医治某人,让他活下来。第二,我学到了依靠神是多么重要。我在努力撰写大学申请文案的痛苦过程中,学会了更加信靠神。起初看到希西家这段经文时我并不买账,但当神四次向我展示这一信息时——第一次是在8月的牧师讲道中,第二次是在9月我自己读到这段经文,第三次是从11月另一位牧师的讲道,第四次是在12月中旬早期决定(Early Decision)结果出来时,我知道神要我注意到希西家的故事。

我们很容易被学校的名字所迷惑。比如说我要去哈佛或麻省理工或斯坦福大学听起来很赞,但我们需要记住的是,也是我从希西家身上学到的,如果没有神,这一切都不可能。希西家本来很容易就被亚述人打败了,但正是因为他的忠诚和信靠,才能够在人数寡不敌众的情况下胜利逃脱。即使在如此糟糕的一年大学申请中,每当另一封拒信或等待名单寄来时,我都出奇地平静,但我的许多朋友则不然。当他们没有进入他们梦想中的学校时,他们嚎啕大哭。但我这么平静是因为我知道我有神在背后支持我。最终,尽管我被我的首选学校拒绝,但我知道,我被录取的学校是神为我预备最好的,因为那是祂要我去的地方。

说我不担心是假的。我就是那拥有高GPA但却没有被加州大学尔湾分校(UC Irvine)录取的人之一。很有意思的是,当拒绝信堆积如山,多到以至于我几乎对看到“很抱歉,我们无法为您提供2025班的名额”这句话变得麻木不仁。申请结果也并不都是坏消息,但它们并不是我所希望的录取结果。终于,4月6日到了。常春藤日(Ivy Day),众所周知,是所有8所常春藤盟校发布录取通知的日子。就像我说的,我对拒信已经麻木不仁了,也不抱什么期望……直到我打开一封信,时间仿佛定格了,我第一次看到了“恭喜!”这个词。在那一刻,我感觉到了我的坚韧和对神的信心得到了回报。

然而,即使在我被常春藤盟校录取时,神再次向我展示了希西家。常春藤日一周后,我在《以赛亚书》读到了希西家。尽管在申请大学的过程中我已经学到了关于依靠神的教训,但神还想让我学到别的东西。在希西家死之前,他对自己一生中获得的财富感到非常自豪,他在巴比伦王子面前炫耀他的财富。神看到希西家得意忘形,告诉他,因为他炫耀自己的财富,希西家的王国将被巴比伦人毁灭。我再一次被神提醒,被名校录取并不全是自己的功劳。当然,我们有父母、朋友、老师支持我们,但如果没有神,这一切都不可能。如果我们像希西家一样,夸耀自己的才能和技能而不把荣耀归给神,那么我们就犯了罪。

那些该被更好的学校录取,但却没有得到机会的人,也让我们难以忘怀。在Troy最高水平的数学课——数学 IB HL 2 的学生中,我知道至少有两位学生因为没有被任何一所学校录取而要去社区大学。我知道去社区大学的结果并不糟糕,但对于Troy高中的学生来说,最初的期待显然不是这样。当一个学生没有达到他最低的期望时,也许会对他们的心理健康造成影响。他们会开始怀疑自己,情况也许会越来越糟。我完全相信对神的信仰可以避免这种情况。就像我尽管被第一志愿的学校拒绝,但我却没有恐慌,因为我相信神会带领我去最好的学校,我希望其他人在面对失败时也能拥有类似的信心。从世俗的角度看来是最好的学校,但从神的角度看未必如此。有一点永远不会改变:无论我们最后去的是什么学校,都会是最适合我们的。希望大家也能在艰难的时刻经历到神的同在,像我所经历的那样。

文/陈思朋,张淑慧(陈惟鞍的父母)

回顾2021年的大学申请,我们经历“敬畏耶和华是智慧的开端”,及“一宿虽然有哭泣,早晨便必欢呼”的旅程。因为疫情,上网课,本届高中毕业生,不但没有社交机会,大学录取也是摸黑进行。12年级的高中生,不止面对一联串被申请大学拒绝,还需面对被否定的待遇。

儿子就读于南加州有名的公立高中,越区就读必须经过甄试,才能进这所高中就读。相较其它临近学校只需上6堂课,这所高中每天7堂课,学生天未破晓就出门,孩子趁机在车上再补眠。每逢夏令时,往前调一小时,抵达学校时,往往天色还未全亮。为了让孩子多休息,家长往往在临近学校租房,或全家迁移,靠近学校。每年学校组队参加各项全国性学术或科技竞赛并获殊荣,除此以外,学校还安排学生暑期实习。所以,这所高中每年有许多学生考进所谓大学名校。可是今年加利福尼亚州立大学(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简称UC)在3月中放榜时,很多成绩优秀名列前茅的孩子,反而被放在后补人选名单(Waiting List)。这些成绩优秀的孩子们,失败早已司空见惯,考场上的常胜军也默然接受Waiting List,但当发现同学中成绩较差的,却因为种族、肤色、性别等原因,被UC录取时,很多学生无法接受。儿子高中有两位同学,高中修完大学高阶数学,却没有收到任何一间UC大学录取通知。被哈佛录取的学生,UC也没有录取他们。UC不但否定这些孩子的入学,并且否定他们在四年莘莘学子晨昏颠倒,努力读书的成果。18岁的孩子有多少人可以承受如此打击,为人父母如何装备孩子,迎战不公平待遇?

还好我们有耶稣!

很多家长,深信孩子要赢在起跑线,忙碌于补习班,才艺班中接送,孩子周末的活动行程排得满满的,弹完钢琴,还有小提琴、棋艺课、画画、素描、跆拳,不胜枚举。而主日崇拜或团契生活却排在最后,很多孩子在年龄小的时候,积极参与教会唱诗和节庆活动,但等到受洗后,因为补习、学校功课或比赛,牺牲了教会生活,渐渐远离神。很多家长甚至鼓励孩子或容许孩子将学业功课放在神之上。

还好我们选择有耶稣!

当儿子在10年级的AP英文课拿到第一个B时,我们没有找补习班,没有找家教,我们找神。儿子每天睡前开始读圣经,从神的话寻求智慧。当11年级AP历史拿到第一个B时,儿子学会祷告,将努力的成果交给 神。当要找老师写推荐信时,我们先求蒙神喜悦,才去找老师。
在拿到大学录取通知前,我们祷告,相信神要给儿子最好的学校。所以,当儿子收到第一封UC的Waiting List时,虽然有失落,有眼泪,但也因为有盼望,他可以面对接踵而来的拒信或Waiting List。当接到唯一的一所UC录取通知时,他比任何人都开心。因为总算“有学校读了”。这个简单的喜乐及信心,持续相信神必预备最好的学校,带领他继续面对被拒绝、被否定的挑战。4月6日,学校通知儿子被其中一间长春藤大学录取时,喜乐的泪水,不断从心中涌流。“一宿虽然有哭泣,早晨便必欢呼。”

在他12年级准备申请大学期间,每每从教会实体聚会回家后,最常听儿子说:今天牧师又提到希西家王。在几个月的时间内,神透过教会不同牧者的口讲述希西家王的故事。一再提醒儿子:不论什么景况, 神永远掌权。希西家王在面临亚述王的十八万五千人军队兵临城下,两方兵力悬殊时,希西王转向神,求告 神的帮助,神在一夕之间,歼灭敌人;当希西家王犯重病,先知预言他的年岁为期不久时,希西家王再次求告神,怜悯人的万军之耶和华,再次允许王的祈求,延长希西家王在地上的年岁。

大而可畏的神,创造天地的主,有怜悯人的心肠,当我们回转求告祂,祂就怜悯我们。这次大学申请,每个高中生如同待宰羔羊,大学召试者(College Admission Officers)在几分钟内,随笔一批,就决定申请者是否被录取,莘莘学子多月用心准备,字字斟酌的个人论文,优秀的SAT成绩,各项比赛奖杯,在短暂几分钟内被决定是否被录取。这些大学召试者,如同亚述王军队,轻易即可摧毁孩子们多年的辛劳,17岁的孩子孤军奋斗,就如同希西家王与亚述王:双方兵力悬殊,家长如何装备孩子面对这兵力悬殊的待遇?只有求告神。

在等待大学放榜的日子,我们全家学习信靠神,懂得要存谦卑的心与神同行,放下自恃的好成绩,不管收到哪间大学的录取通知,相信都是神眼中看为好的。这份简单的信心,带领我们全家经历平息风浪的喜乐,至终看见曙光,但反观儿子的同学,因为没有 神,不认识神,不懂得依靠神,往往跌落网罗中,被忧郁、暴躁、绝望所辖制。17、18岁的孩子如何在跌倒后再次站立,家长如何帮助孩子,重拾信心?
回转向神,求告神,依靠神,是唯一途径!

家长用尽心思,举家迁徙,跨学区,送孩子到最好的小学、中学、高中,靠自己的方法,接送孩子奔波于各种补习班、才艺班和比赛。家长希望给孩子最好的,最舒适的生活环境,最好的高中,最好的大学,进藤校,进而功成名就,完成美国梦(American Dream)。然而,只有爱我们的神才知道什么环境对孩子是最好的。我们的帮助来自依靠神,“我要向山举目;我的帮助从何而来?我的帮助从造天地的耶和华而来。”(诗121:1-2)当儿子读小学二年级时,我祷告问神,是否还继续留在当地的私立小学,神要我们越过这山 (hill)到临近学区就读。那学区因为升学率高,学风好,相对房价高,有些家庭需要借地址,才能顺利就读。因着神的应许,硬着头皮跟学区打电话,并留言:“我们想到你们学区就读,请问我们需要买房子还是租房子?”没想到学区马上回电,要我们填个表格就行,不需要借地址或迁徙。我们可以随意选该学区的任何小学就读,等升中学时,跟学区申请要换哪所初中,学区马上首肯,相较于居住在该学区的居民,就没有随意更换学校的自由。

“敬畏耶和华是智慧的开端”(箴9:10),神的智慧真是超过我们所求所想。

“耶和华的眼目看顾敬畏祂的人和仰望祂慈爱的人。”(诗33:18)在儿子接到藤校录取通知后,怜悯人的神再次用希西家王在敌人面前,炫耀其财富的故事,提醒儿子要谦卑,不可炫耀,要知道这一切是神的赏赐。希望神将希西家王的教训放在孩子的心中,因为“骄傲在败坏以先;狂心在跌倒之前。”(箴16:18)

儿子求学的过程,一直在神的祝福恩典中前进。祂指引我们的道路,进到最好的小学,他所读的中学更是加州五所模范中学之一(School To Watch),高中,甚至大学,神都为儿子预备在祂眼中看为好的学校。因为“在你一切所行的事上都要认定祂,祂必指引你的路。”(箴3:6)

为人父母当知道,儿女是神所赏赐给我们的产业,家长是园丁,是被托管照顾这些产业。家长希望给孩子最好的这没有错,但我们要明白,最好的是将孩子带到神的面前,尊主为大,帮助孩子与神建立直接的关系。相信孩子在神的看顾中,神给的就是最好的。敬畏神,信靠神,才是为人家长传承给孩子最好的产业!

后记

神不但给儿子预备了大学,也在他身边预备了爱神、爱人的华人团契,有弟兄姐妹嘘寒问暖,负责来回教会、团契的接送,带他去买雪季衣服,甚至准备家乡食物、鸡汤等,这份浓浓的爱超过我们所求所想。感谢神,认识神是一生最美的祝福。

Skip to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