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中的反思——向下扎根

文/栾红梅
Image

美好回忆

自从新冠肺炎今年三月席卷整个美国以来,我所服事的UMass Lowell (UML) 学生团契也受到了很大的冲击。学校将所有的课程都改为线上,学生们被困在了家里,我们教会和团契的聚会也都改为线上。一时间,团契活动中的聚餐、郊游、探访都没了。单单网上聚会的方式能走多远?然而满有恩典和怜悯的神并没有放弃我们,祂乃是让“我们晓得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就是按祂旨意被召的人。”(罗8:28)
其实神早已为UML学生团契有所预备。疫情期间,虽然我们传福音的机会少了很多,神却给我们开了另外一扇门,让年轻的基督徒在小组中健康成长。我们建立了姐妹门训小组、弟兄门训小组、每日读经小组、旧约圣经小组以及祷告小组,每个小组大约有4-6人。耶稣在栽培门徒时,祂并没有拣选5000人,而是“整夜祷告神;到了天亮,叫祂的门徒来,就从他们中间挑选十二个人,称他们为使徒。”(路6:12b-13)耶稣通过这少数几个人,将祂的生命和使命内化于这几位使徒中,并差派他们去传福音。

在小组中我们更加容易建立彼此的信任而愿意敞开心,分享我们生命深处的困惑、罪以及对主的爱和对人的负担。虽然每个小组的特点和成员不同,但是每个小组都是以神的话语为根基,以基督并祂钉十字架为中心。

在小组的分享和祷告中,我们属灵生命在基督里彼此建立、共同成长。每日新约读经小组,一周五天,每天大家读同一章新约圣经,并且每天在6:30-7点一起分享读经中的领受和感动。一段时间后,我们还会有问题解答。旧约读经小组则会每周一起读旧约3-6章,每周一晚上用大约2个小时来分享这一周的读经感想和领受。弟兄门训和姐妹门训用《以生命影响生命》、《以福音为中心的生活》、《合神心意的门徒》这几本门训教材都很适合年轻的基督徒。其实用哪本教材并非最重要,更重要的是主的同在。耶稣说,“因为无论在哪里,有两三个人奉我的名聚会,那里就有我在他们中间。”(太18:20)在小组中我们常常感受到圣灵的同在和带领。从弟兄姐妹们的分享中,我们不仅感受到主的爱和鼓励,也会受到提醒和劝告。神的话语和彼此的祷告,不断地更新我们的生命,让我们可以深深地向下扎根,向上生长和结果。

疫情将我们生命中的问题和软弱也显露出来,这是一个快速而又浮躁的时代,我们与主的关系常常很肤浅,也很表面化;我们与人的关系也只是泛泛之交。

疫情期间,我们团契面临最大挑战,就是还没信主的学生很少愿意参加线上聚会。疫情前,我们团契聚会前有一起聚餐、也会组织各种户外活动、甚至带学生去购物等。可因着疫情,我们必须隔离,无法再和学生有面对面接触。他们不来的原因主要是还没有跟我们建立起亲密的关系。虽然我们打电话或是用微信和他们沟通,但这样的沟通很表面,也有些不自然。疫情中,我们也给学生送饭、买菜送给他们。他们会偶尔上线和我们一起查经,但是一两次后就不再上线了。这让我们反思,没有信主的同学来团契的目的是什么?我们是否抓住每一个机会,用诸般的智慧,将他们完完全全地带到主的面前?

今天这些留在北美校园的学生,我们不知道他们还能留多久,还有多少中国学生能够来到北美校园。当前整个政治、经济、社会形势动荡不安,这些学生对前途感到迷茫和困惑,也比平时更需要关心和鼓励。我们也鼓励年轻的弟兄姐妹要抓住神所赐给我们的每一个机会,把这些学生带到神的面前。

感谢神,当团契中的年轻基督徒生命有所长进,他们首先表现出来的就是积极地传福音并且愿意付代价。这些年轻的同工们主动地提出各种方案,如何有效地线下和线上去接触那些还没有信主的学生。疫情前,主要是我们年长的辅导们主动提出组织慕道友的郊游。一个多月前,当麻州刚刚开始开放公共场所,允许小范围聚会。这些年轻同工就组织慕道友两次爬山和一次划船。虽然每次出游因着安全原因,不能召集太多学生,但久居在家的学生真的很需要这样的集体活动。当看到年轻同工用心服事这些与他们年龄和背景相仿的慕道友时,心里特别感恩,只有当我们的生命被主的爱所摸着,我们才肯心甘情愿地为主摆上和付出、积极主动地去服事。

另外,神也借着周围的弟兄姐妹不断地鼓励我们,让我们不要灰心,竭力作主工。桂仙和国军夫妇曾经来UML作了一年访学,去年初回到国内。疫情期间他们给学生团契寄了2000个口罩,400个N95,让我们深深感受到了主爱的力量可以超越地域和国界。我们也愿意继续将主爱传递出去,我们将大部分N95捐给了医院,将普通口罩不仅捐给了有需要的学生,也捐给我们周边有需要的弟兄姐妹和福利机构。感谢主,国军夫妇在回国前夕受洗成为神的儿女,因为他们在神话语上深深扎根,回去后他们不仅没有流失,还在当地教会继续追求,积极参与家庭事工。

我自己在疫情期间也经历了神的信实,神借着苦难让我学会顺服,让我的生命在基督里更深地向下扎根。慢慢习惯了网上聚会后,我也变得更加忙碌,长时间坐在电脑前,因为姿势不正确,我突然发作了坐骨神经痛。

坐骨神经顺着整个右腿背侧一直到脚尖,放电般撕心裂肺地痛,使我坐立不安,只能躺在硬硬的地板上。虽然我经历了晚期卵巢癌和早期乳腺癌的切除术,曾经做过8个月的化疗和3个月的放疗,但是却从来没有经历这种难以忍受的疼痛。剧烈的疼痛常常在夜里将已经熟睡的我叫醒,有段时间我甚至害怕睡着。有一天疼痛难忍,我想到了耶稣基督在十字架上所忍受的痛苦,又想到为什么我不能像坐骨神经痛那样地撕心裂肺、刻骨铭心去爱为我舍命的主耶稣呢?我与主的关系是何等地肤浅和表面。我开始呼求主,让我更深地感受到主爱,也更深地去爱祂,让我的生命在深处与主相交。神是信实的,祂应允了我的祷告,并且医治了我的坐骨神经痛。我开始操练更深地与主交通,我也想到我们身边的学生,这些年轻的基督徒,若是他们在开始信主时,就操练在生命的深处与主交通,帮助他们在神的话语和祷告中稳固信仰的根基,用虔诚敬畏的心事奉神,那该多好呀!

校园作为宣教禾场,有一天这些学生会离开校园,奔向世界各地。若是他们的属灵生命太肤浅,离开校园后,很容易就流失了,所以生命的扎根建造很重要。如何短时间内在校园中栽培出根基稳固、热心传福音的基督精兵,应该是我们校园同工的目标。小组提供了一个可以让年轻基督徒生命得以成长的健康环境,虽然这些小组会使得我们的同工变得更加忙碌,但是这对于信仰向下扎根却是有益处的。有些学生即便离开了校园,依然可以与小组中的伙伴们一起守望祷告。

愿主使用更多对学生有负担的弟兄姐妹,在北美校园中栽培出一批批真正愿意委身耶稣基督,肯背起自己十架跟随主的基督徒。

作者来自中国,来美就读医学院,毕业后从事相关工作。曾得过两次癌症,蒙神医治,并受呼召全时间事奉。于2018年加入基督使者协会,现为全时间校园宣教士。

Skip to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