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在天父面前的喜乐

文/何任
Image

“你必将生命的道路指示我。在你面前有满足的喜乐;在你右手中有永远的福乐。”(诗16:11)

阿爸父啊,你说在“你面前”有满足的喜乐,这一下子把我和你的距离拉近了!本来我是遥远地观看你的威严,如同在摩西时代,你在西奈山山顶显现时,以色列人不敢去山顶,只是在山下远远地敬拜。但是现在,你说,我可以来到你的“面前”,就好像你和亚伯拉罕立约时要他在天父面前行走;你如何与亚伯拉罕同行,我也要如何来到你的“面前”。这也好像耶稣去了伯大尼家,玛利亚坐在耶稣的脚前,在祂的面前听道。我这样污秽的人,却可以这样零距离和神接触,是多么让人幸福的一件事啊!

你说在你面前有“满足的喜乐”,在你右手中有“永远的福乐”,确实是的!本来我是远远地敬拜,现在居然可以来到天父的跟前,坐在祂的脚前,享受祂的爱,这本身就是那么让我满足,让我快乐!我彷佛就是天父的小孩,在祂怀里享受祂的爱,在天父面前雀跃欢欣,祂的右手里拿着给我最好的礼物!

在我儿时的记忆中,我在谁面前欢欣雀跃?是什么样的场景?我想起来了!小时候我的父亲经常出差不在家。到了他快回家的日子,我天天盼望他回来,甚至经常想像他会突然出现在家,给我们一个惊喜!每天我进家门前,在开门的时候我会向母亲报告说,“爸爸回来了!”好像他真的回来了,其实那只是我的希望而已。而当父亲真的出现在家里时,我会尖叫一声,然后一下子扑到他的怀里,在他的怀里撒娇。他的手里会像变戏法似的,变出他给我买的礼物。有时我也失望地发现,他没有给我买礼物。那时父母亲的经济拮据,我也明白,但那时我有所不知的却是,我的母亲似乎并不希望他回来。

后来我才知道,父母的婚姻非常不幸福,由吵架变成打架,后来终于到了要分道扬镳的地步。我和母亲生活在一个城市,父亲在另外一个城市。父亲一下子变得遥远起来。最后,他在我的生活中彻底缺席了,而我的心也成了一个孤儿,四处漂泊,到处寻找,却不知道自己究竟在找什么,得不到安息。我形影孤单,自怨自艾,不明白为什么我的家庭会这样不幸。久而久之,我的性格变得胆小、忧郁、担心、没有安全感,甚至会愤怒。我非常渴望爱,却同时又害怕爱。

其实,在我孤单漂泊的过程中,天父一直在寻找我,呼唤我。我到了美国之后,朋友邀请我来到教会。虽然在我的教育中,对教会有先入为主的不良印象,但我却答应了。第一次来到教会,感觉教会是那样明亮、温暖,又庄严、神圣;这里的人也不一样,他们热情、真诚、善良。这对于我那个时候忧郁的心,是个很大的震撼:这到底是一群什么样的人?他们过的生活为什么那么不一样?我当时认为,人被生到这个世界,会有各种困难,各样伤害,生老病死,毫无意义,注定是个悲剧。但是这些人,他们似乎和我生活在不同的世界。

他们给我传福音:“神就是爱。”“爱”?“爱”这个词对我来说非常陌生,我完全不能理解什么是“爱”,神本来就虚无缥缈,这个“爱我的神”就更加让人摸不着头脑。我问:“神怎样爱我呢?”传福音的人说:“神就像父母亲一样爱你。”我无语,因为我感觉不到我的父母亲爱我。他们如果爱我,为什么给我那么多伤害?

后来我才明白,父母亲虽然爱我,他们却不懂表达,而且因为人的罪,他们的爱是有限的;而天父的爱却是长阔高深。但是在很长的时间里,我对天父的爱,只限于理性的认识,是遥远的敬拜,却没有内心的感受。直到我看见这段经文,天父就好像久别的父亲,我是个孤儿流浪在外。但是有一天天父终于找到了我,邀请我到祂华丽的宫殿里,说我是祂失丧的女儿,现在终于找到我了!我可以继承祂的产业,而且可以来到祂的面前,扑到祂的怀里,享受天父的爱。祂的右手拿着最好的礼物,就是永远的福乐,祂全都毫无保留地给我!

我不再是孤儿了!孤儿有了家,这个家居然是最荣耀的宫殿,而且我的父亲就是统管宇宙的万王之王,而我就是王的公主。这听起来似乎有点太过美好,不像是真的,但却是千真万确的大好消息。有这么大有能力的父亲保护我,我还怕什么?天父会把最好的东西给我,我还担心什么?祂还随时帮助我,给我智慧,安慰我,给我力量。

天父的爱医治了我,代替了我一直缺席的父亲。而我后来也找到了我的生父,向他分享神的爱。天父也将我从各种捆绑枷锁中释放出来,驱散了我的忧郁,给了我喜乐,我在祂的面前大声歌唱,竭力跳舞!天父啊,只要能够来到你面前,我就心满意足了,我就得到了喜乐,因为“你必将生命的道路指示我”,我的心不再漂泊。

作者来自中国大陆,在北美留学时信主。道学硕士毕业后,和先生一起植堂。

Skip to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