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生可畏?“天”生可畏!

文/吴献章
Image

“后来,矶法到了安提阿;因他有可责之处,我就当面抵挡他。从雅各那里来的人未到以先,他和外邦人一同吃饭,及至他们来到,他因怕奉割礼的人,就退去与外邦人隔开了。 其余的犹太人也都随着他装假,甚至连巴拿巴也随伙装假。但我一看见他们行的不正,与福音的真理不合,就在众人面前对矶法说:’你既是犹太人,若随外邦人行事,不随犹太人行事,怎么还勉强外邦人随犹太人呢?’我们这生来的犹太人,不是外邦的罪人;既知道人称义不是因行律法,乃是因信耶稣基督,连我们也信了基督耶稣,使我们因信基督称义,不因行律法称义;因为凡有血气的,没有一人因行律法称义。我们若求在基督里称义,却仍旧是罪人,难道基督是叫人犯罪的吗?断乎不是!我素来所拆毁的,若重新建造,这就证明自己是犯罪的人。我因律法,就向律法死了,叫我可以向神活着。我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并且我如今在肉身活着,是因信神的儿子而活;他是爱我,为我舍己。我不废掉神的恩;义若是借着律法得的,基督就是徒然死了。”(加2:11-21)

《加拉太书》是新约第一卷成书的正典(早于马可福音),内中记载着圣经关于救恩论最重要的“因信称义”教义(是改教家脱离天主教的关键),被路德视为圣经中最重要的两卷正典之一,另一卷是同样论述“因信称义”的《罗马书》。如此重要书信,却是付上使徒彼得被活生生“打脸”的代价,而打他脸的,竟然是后生晚辈保罗!读到这卷保罗第一次旅行布道后的书信,难免兴起华人敬重长辈的传统受到挑战和颠覆的感叹:难道后生真的如此可畏?

从保罗“敬重那在你们中间劳苦的人”的主张来看(帖前5:12),他违背自己的教导,竟然在大庭广众下批判老大哥彼得,这咄咄逼人的气焰,简直目中无人!也不想想:人家彼得接受耶稣三年半的神学和神迹的洗礼、教导,是最贴近道成肉身的学生;四卷福音书统统都有彼得的踪迹,包括最后的《约翰福音》二十一章记载那有名的三次呼召“你爱我吗?”,彼得就是领受者。耶稣复活升天后,带领120人上马可楼祷告,圣灵降临后登台讲道,带动三千人(徒2章)、五千人(徒4章)信主的,就是这位被耶稣钦定为初代教会“磐石”的彼得(太16:18)。

再说,保罗还没有信主之前,彼得早已经是行了多样神迹的使徒,包括在圣殿美门前一句话就医好瘸腿的(徒3:1-10),带着圣灵所赐的权柄对贪财的亚拿尼亚夫妇行审判(徒5:1-11)。就在保罗刚皈依不久,彼得还行不可思议叫死人复活的神迹(徒9章),而且透过彼得的讲道,哥尼流一班人信主,罗马帝国属灵的冰山就此迅速溶解。保罗小老弟怎忍心不留情面地公开责备老前辈?无论如何也不该这么不懂敬老尊贤吧!

然而,保罗这看似违反人际常理的背后,其实大有文章,因为本书主旨所要触及的是新约最关键的“因信称义”教义。因此,吃饭事小,对真理而言却事关重大,保罗在加拉太这公开场合才会如此理直气壮地咄咄逼人。若彼得不与外邦人一起吃饭,不正暗示着外邦人地位较低?外邦人若想要拥有与犹太人一样的信仰身分,不就意味着必须走回遵守犹太律法的老套,也就意味着单单靠信耶稣得救还不够?此举正好严重威胁白白救恩的福音真理,使保罗不得不奋力挥舞“基督释放信者得以自由”的旗帜(加5:1),绝非仅仅显示“后生可畏”!

确实,圣经中后生可畏的纪录繁多,包括祭司以利眼中的撒母耳,扫罗眼中的大卫,先知以利亚跟前的以利沙,撒迦利亚眼中的马利亚(路1章),施洗约翰面前的耶稣(约1章);至于犹太教眼中的基督教,以及天主教眼中的更正教,后生确是可畏,甚或后生可厌?然而,正如林鸿信所说:“天真成为小孩才能进天国,与儒家敬老尊贤冲突。”这些典故背后藏着一个华人文化所缺乏的元素,就是权柄不一定来自年纪和经验,而是来自顺服真理。正如《传道书》四章13至16节所启示的,智慧不见得来自年纪;其实诗歌智慧书早已明确启示了智慧不来自年纪、性别、经验,惟有敬畏耶和华才是智慧的开端(箴1:7)。保罗所以冲撞彼得的权柄和权威,就因为这不是来自年纪和经验。权威的树立不是取决于自己,也不是来自接“地气”的水平面,而是其接“天气”后的垂直面——神本决定人本!

多马.默顿(Thomas Merton)说:“我是谁呢?我深深体认到我是被基督所爱的人,我的身份是藏在我生命的深处,在那里我体认到我是被神认识的人。”从《加拉太书》,神儿女可以学到如何因接“天气”,遂有了带动“地气”的权威,从而看重“天”生可畏者,而非仅仅“后生”可畏。即使我们眼中的后生晚辈举止行为似乎突兀,你我也能够从圣经的真理得到亮光,成全被神认识的下一代,好让神家能代代相传,长江后浪推前浪,免得教会成为没有传承者的一言堂,尽是些奉承之徒或阿斗之辈,导致优秀的年轻一代出走,信仰传承断层,酸楚地走上欧美教会关教堂、卖教堂的命运。

1. 权柄遭遇冲撞是有心事奉者的常态

不仅在安提阿的彼得受到挑战,保罗在加拉太的权柄也遭受挑战。写完了本书,保罗就要面对那些来自耶路撒冷、带着“母会”那挟天子以令诸侯之霸气的法利赛人(徒15:1-5),他们到安提阿“子堂”教训保罗在第一次旅行布道所传、仅仅因信不需割礼就可以得救称义的信息(徒13:39),才会引爆教会历史最重要的大公会议(徒15章)。其实,保罗四次旅行布道过程中,冲突和逼迫沿路相随,印证他所说:“凡立志在基督耶稣里敬虔度日的也都要受逼迫。”(提后三12)“后生”也好,“天生”也罢,事奉所配戴的权柄和遭遇的冲撞原本就是连体婴。

从圣经来看,摩西在旷野饱受两百万人的挑战和质疑,怪他不该带领他们出埃及,最后还惹火了老摩西杖打磐石,因此受罚不能进迦南地(民20章)。伟大的先知以利亚也曾被亚哈王质疑是以色列干旱的罪魁(王上18:17);施洗约翰亦受同胞挑战:凭什么用水施洗(约1:25)。耶稣骑着驴驹进入耶路撒冷后的行动,不论洁净圣殿或讲道,都引发法利赛人不满、责备,导致勾结计划送耶稣上十架(太21-23章)。想进入事奉的厨房,就不要怕热!

2. 经验和传统绝不能取代上帝的启示

卫理宗神学四大支柱是(1)圣经的权威;(2)教会的传统;(3)理智;及(4)经验,但后三者该源自圣经的权威。《加拉太书》一开始就表明保罗教导因信称义的权柄来自上帝的启示——神意(加1:1),不是出于人意(加1:11, 16)。他表明自己信主后三年才去耶路撒冷,且仅停留15天(加1:18-19);十四年后再去圣城,顶多与彼得、雅各、约翰行相交之礼(加2:9),印证他因信称义的论述并非沿袭耶路撒冷教会的传统。想事奉上帝,不论前辈或后生,只有接“天气”,才会拥有真正的影响力,也才不须看那会更迭的“地气”的“脸色”。

由此可见,任何人无论其理智和属灵经验如何“后生可畏”,都不能取代上帝的权威——其实,彼得若没有跳脱犹太教的传统和个人经验,哥尼流一班人哪会信主(徒10章)?此次“打脸”事件背后,彼得显然仍有不愿得罪犹太人因此流于妥协的无形压力(参加6:12),但保罗(也是圣经)劝勉神儿女要看真理过于种族主义或族群融合(后者乃“保罗新观 / New Perspective on Paul”所在意的),看上帝国过于地上国(后者乃先知约拿所看重的),看“神爱世人”过于爱国主义,看神的道、启示、福音过于教会传统、经验、律法。是的,神儿女是该尊敬长者,但当传统与启示冲突时,传统、经历与文化都得靠边站。在安提阿事件看起来颜面尽失的彼得,晚年竟以“我们所亲爱的兄弟保罗”来肯定打他脸的保罗(彼后3:15),就是看重真理的启示过于自己面子,懂得门徒造就、长江后浪推前浪的美好典范。

3. 权柄浮显在水平的生命与垂直接轨

生命的更新只能被取代,不能单单被除去;人和世界间的拉扯,只有十字架才能切割(加6:14)。原本是迦玛列门下的保罗,就因在前往大马士革的路上与复活的主相遇,遂有“与基督同钉十字架,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的“天”生经历(加2:20),带给他整个生命的改变,从而建构了新约关于三一神论、救恩论、教会论、末世论等最核心教义的雏形,也成为最有影响力的使徒。这浮现出,一个人的权柄不在其教育、背景、外貌等附属品(belonging),也不在其所为(doing),而是在其与复活的主连结后“天”生的所是(being)。

瞧!曾贵为埃及王子的摩西,若非有西奈山异象,只能继续在旷野原地踏步;但当他遇见自有永有的上帝之后,人生就从句点,变成一连串的逗点,最后成为惊叹号。使徒保罗遇见主得以“天”生之后,在第一次旅行布道就有了让行法术的以吕马成为瞎子的权柄(徒13:8-11),接着在彼西底的安提阿讲了一篇纵横圣经精彩的道(徒13:16-41),并在路司得城发挥“特异功能”医好一个瘸腿的人(徒14:8-10)。此时保罗的“功力”已然与《使徒行传》中的彼得同等,这“功力”并非来自他水平的背景,而是在于他垂直面与造物主接轨使然。生命提升的定律是“同死、同葬、同活并靠圣灵行事”(加2:20,5:22-25),直到信徒取了基督的形像(加4:19)。影响力的本质乃“天”生可畏,而非后生可畏;不肯完全被主约束的人,就不要梦想被主重用!

4. 属灵成长的定律是怎样种就怎样收

成长需要功夫,罗马并非一日造成的。脱离老我与世界,须花上我们一生的长度。每一个人在重生得救后,即使有了里面的割礼(对比犹太人肉体的割礼),依然必须在顺服圣灵与靠着肉体这两个对立的世界中拔河,人人都可能陷入“因为情欲和圣灵相争,圣灵和情欲相争,这两个是彼此相敌,使你们不能做所愿意做的。”(加5:17)这仿佛亚伯拉罕按着血气与夏甲所生的ßà按着应许与撒拉所生的相互拉扯一样(加4:21-31),还可能会导致“靠圣灵入门,却靠肉身成全”(加3:3),陷入这类似伯拉纠主义的窠臼。

人生着实是一场拔河赛,“魔鬼和上帝正在战斗,战场就是人心”,“人生一般总是在两种互相矛盾的真理之间寻求平衡”(杜斯妥也夫斯基,《卡拉马助夫兄弟们》),生命旅程中没有骑墙空间。保罗除了提醒加拉太信徒提防“偷着引进来的假弟兄”(加2:4),免得被搅扰而去“跟从别的福音”(加1:6),他也借着提出诸多对比和对立(肉体ßà圣灵;血气ßà应许;律法ßà福音;奴隶ßà自由;私子ßà儿子;夏甲ßà撒拉;地上的耶路撒冷ßà天上的耶路撒冷)提醒神儿女,无论天生或后生,都须留心顺服圣灵的带领,成为自由的儿子(加4:1-7),免得被奴仆之轭所挟制(加5:1)。

年轻的您想要被主大大重用,就当知道“神的义正在这福音上显明出来;这义是本于信,以致于信。”(罗1:17)也该知道“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顺着情欲撒种的,必从情欲收败坏;顺着圣灵撒种的,必从圣灵收永生。”(加6:7-8)顺着圣灵结出属灵果子(加5:22-23),免得人生下半场空占地土,还可能陷入如参孙堕落后的悲剧(士16章)。信仰堕落的定律是容许属灵“小三”进来拔河,任何人无论其登上舞台时如何后生可畏,只要拒绝接续的“天生”养成,难免落入可怜、可惜、可悲的境地,岂能不戒慎恐惧!

“因此,我们自从听见的日子,也就为你们不住地祷告祈求,愿你们在一切属灵的智慧悟性上,满心知道神的旨意;好叫你们行事为人对得起主,凡事蒙祂喜悦,在一切善事上结果子,渐渐地多知道神;照祂荣耀的权能,得以在各样的力上加力,好叫你们凡事欢欢喜喜地忍耐宽容;又感谢父,叫我们能与众圣徒在光明中同得基业。祂救了我们脱离黑暗的权势,把我们迁到祂爱子的国里;我们在爱子里得蒙救赎,罪过得以赦免。”(西1:9-14)

作者1957年生于台南,台湾大学研究所毕业后即赴美进修,取得美国伊利诺大学(University of Illinois at Urbana & Champaign)理论应用力学博士后,转而进入芝加哥三一神学院(Trinity International University)接受神学装备,先后取得道学硕士及旧约神学博士学位。1995年返台出任中华福音神学院专任教师迄今,曾任实习主任、延伸神学教育部部长、教务部部长、神学硕士科主任等职,现任中华福音神学院旧约教授、研发处长、教牧博士科主任、宣教博士科主任,也是台湾“好消息电视台”之“空中圣经学院”的召集人。吴博士的著作有《旧约英雄本色》,《圣经真密码—启示录新解》,《跨世纪的英雄》,《圣经中的领导》,《启示录导论》,《天道:以赛亚书注释(卷二)》,《天道:以赛亚书注释(卷三)》,《天道:以赛亚书注释(卷四)》,《生命的转弯》,《思想起—从旧约看》,和《士师记析读—背约沉沦的循环轨迹》,《天道:传道书注释》,《搁浅的日子—约伯记注释》,《狮子坑里的职场战士──但以理书注释》,《其实你不懂我的心—约拿书注释》,和《何西阿书注释:何日君再回?》等。

Skip to toolbar